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七二章 玩性不改(五)
    经此一幕,壮男惊疑万分,不敢造次,一边擦着手的血迹,一边叽里咕噜地哼着,疑『惑』地走开了。

    朱遂贮同样疑窦重重,心想:这肖涯现在学佛,真的做到了佛法无边受佛庇护了?

    此情此景掠过大贡脑间,记忆若隐若现,他似乎在记忆中找到了某些关联,这种关联却又倏然隐去,将记忆清零,任他努力回忆,也没能忆起曾经与现在情景关联的情节。

    “他说真倒霉,遇上一个魔障,他准备搬走,离开这个晦气之地。”亚裔男子翻译道。

    只见壮男利索地卷起他的物品,头也不回地走自隧道口。

    朱遂贮无趣,便拉着肖涯说去食饭。肖涯推却,说只想休息下,叫大贡朱遂贮二人自便。

    大贡已感觉到,肖涯可能就象上次一样,会随时一声不响地离开,此刻,他想再劝劝肖涯一齐回国,回盛堂,便说:

    “在盛堂时,你妈整天和我唠叨,嘱咐我帮忙找到你,泪常浸眼。肖微可没有了妈,现在你也不在她身边,对她的成长非常不利。做人要有担当,都要负起作为儿子和父亲的责任。更何况,我听人说,修行未必需要到如来佛祖前,只要心诚,处处都是修行地。”

    “我为众生子,众生皆我子。”肖涯念完后不再作声。

    大贡想及朱遂贮没知道肖涯以前的事,不想谈及肖涯出走和肖微可现况之事,更不想细谈他和肖涯的以往。

    沉默了一会后,大贡又再三要求肖涯给出联系电话或方式。奈何肖涯闭目自养,缄默不语。大贡只得作罢,拉着朱遂贮离去。

    朱遂贮疑『惑』不解,又见大贡多次提示他不要问肖涯的事,也得作罢,闷闷地回到酒店。

    “大贡,听说这赌场都有贵宾房,那是什么样的档次?我想进去见识一下,赢他三几十万。”朱遂贮问道。

    “有的贵宾房设施非常豪华,配有大型水簇箱,里面有海底世界中的各种奇异鱼类;配置有豪华卧室浴室;配有精美糕点『奶』酪生果等小食;配有各样新鲜花卉,香气扑人;还有专业的顶级美女技师帮忙按摩,可以边按摩边赌博。累了可以随时到卧室休息,休息好后可以继续作战。这些房间一般用来招待沙特、阿联酋等西亚各国王子、大国高官或佢们的公子哥们、大国暴发户、欧美大亨等等,就把佢们简称为贵宾吧。这些房间的起注金额相当高,一百万到五百万不等。不过,这都是小注,大多数人都是几千万一注,其中一些沙特王子和大国高官一注一亿甚至十亿的豪赌,眼睛都没眨一下。”

    “哥,太厉害了吧,我可没上到这个档次。赌那么大,佢们赢钱吗?”

    “肯定有些人赢的,多的能赢一二千万吧,再想赢更多就有点难度了,但是,输起来可能高达几十亿都有。”

    “怎么会这样呢?你都说过,百家乐是较为公平的一种赌博项目。”

    “嘻嘻,凡严重的交通事故都是速度快所致。赌博也一样,赌注大了,总会有人用之于计谋,说白了,就是讹诈。所谓的讹,就是赌场方出千,但赌场方不是每一盘都会出千,只是在某个关键盘局,金额特大才会出千。有些贵宾觉得一个人玩百家乐很枯燥,想找一些人一齐玩,可以作为参考对比。贵宾房注码那么大,想找个赌伴不容易,所以赌场经常养一班陪赌人,也就是赌台上的掮客,美其名叫‘坚客’,并冠以佢们各种头衔,比如什么亚太总栽,什么集团公子,什么金融寡头,什么油轮巨头等等。这样,坚客的身份与贵宾就匹配了。于是,根据贵宾的要求,赌场便派遣适合贵宾的坚客出台同赌。坚客通过无线隐蔽耳机接到信息,每一盘的结果都预先知道的。这样,把贵宾引入输钱的泥潭是轻而易举的事了,这就是所谓的诈。”

    “怎么个引法?”

    “嗯,举些例子你就明白了,比如,坚客故意连输几盘,作输红了眼的样子,马上重注押庄。贵宾定以为坚客已是晦运连连,肯定会押重注在闲。坚客看了,再次加大庄的注码。贵宾受牵动,也跟着加大闲注,双方可能如此连加几次注。结果开出庄,贵宾大输。又如,坚客接连故意投注在贵宾的相反面,即是贵宾投庄,坚客便投闲,反之亦然。如此挑逗,见机加大注码,激发对方也加大注,注码大了,胜之亦易也。”

    “按你这么说,我们到这里赌博是百分百输的?”

    “在大厅玩没事,都很正规的,可以说赌场不会在大厅出千,因为大厅都是小注额投注,凑凑人气而矣,所赢的无非是一些费用开支,贵客房才是赌场方杀大货的地方。”

    “哈哈,我没资格让赌场杀大货,还是在大厅捡几块吧。你当年在央勐的场有没有贵宾房呢?也象这里一样吗?”朱遂贮问道。

    “央勐跟拉斯维加斯、澳门这些国际赌场有很大的差距,沙特王子这些大客肯定不会去央勐赌的。他要下注几个亿,你能吃得下吗?只有赌场大鳄才能吃得动这些贵宾。很多大客都是被国际赌场洗身后,才屈严就尊到央勐这些小赌场,期望能够在这里翻身回本。可惜,大多数人从此沉沦没迹,当年赌桌上一掷亿万的豪气,只能作一段隐痛的回忆。”

    “这些人这么有钱,为什么还去赌博?而且还赌那么大。”

    “大多数人开始都是抱着娱乐心态玩玩的,但赌博上瘾,便一发不可收拾。有一种职业叫做叠码仔,佢们专门从事挖掘引导新赌客到赌场赌博,从中抽取洗码费。最初,这些叠码仔选定目标赌客后,便和佢们玩得不亦乐乎,今天高尔夫,明天策马环山,后天游艇钓金枪,下个月非洲猎鹿,更不用说杯酒美人了。目标人玩得这么开心,当然会在佢们的圈子晒。这样,又吸引更多人参与这些娱乐活动中。当玩腻了这些项目后,叠码仔便提议去国际赌场娱乐,并装着很关护佢们一样,苦口婆心劝导佢们不要大赌,目标赌客赢了点钱后,马上拉住佢们不要再赌。回去后,便传诵某某赢了几多钱,以便更多人心动,并加入这个圈子。经过几轮在赌场的浸染后,绝大多数目标赌客对赌博都已上瘾。从此,叠码仔便可以有大笔洗码费进帐。有些叠码仔还吃底面,即是和赌客约定,下注一万就作二万或十万算,另外一万或九万是叠码仔或其后台老板受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