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七三章 玩性不改(六)
    “大贡,赌博那些事,你是真正行家啊!”

    “过奖了!相对来说,还是赌球公平一点,比赛结果不是庄家能控制的,赌客如果认为这场球某队可能会作假,也可以买对方球队,二边随便买,公平!”

    “对对对,回去又拿个帐号给我,我再玩玩。”

    又经赌场几番浸泡,朱遂贮输赢不大,他便拉着大贡游羚羊谷、仙人掌植物园等景点。之后,由于朱生幡多次催促朱遂贮返国,朱遂贮便计划好归程。

    回去之前,大贡想劝肖涯一齐回去,便到隧道里找他。可是,肖涯已不在。那个亚裔男子告知大贡,肖涯已离去,并托转告一句话:此后会无期,唯默念西土。

    大贡默默地看着肖涯原来所住的地方,感慨良多。又想起前些天那个壮男的恶举,突然,他有所醒悟:这个壮男的蹊跷跌到、拳打肖涯偏颇不中,与自己曾棒打杜觇离奇被挡何奇相似!

    对于这个关联,大贡惊恐不已,二次奇异事件都是发生在异国他乡,前者是神秘地挡住自己,免使儿子被打,后者是神秘挡住壮男,免使肖涯被打。这二者究竟是什么关联?

    这似乎有一个神秘人从中作梗!不是人们所说的隐形人吧?是相传的隐形人苏现吗?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隐形人与杜觇、肖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大贡想不通,悟不透,只好疑『惑』地嗟然而去。他不想再停留在异国,以免再遇怪事,便筹划与朱遂贮返回大国。

    于是,大贡便和朱遂贮往酒店方向走去,在通过一条大街时,只见前面人头涌涌,好象有什么大型『露』天节目。但是,细细听来,那边传来的声音似乎是一种喊嚷之声,而且还是大国语言!

    “我是世界之主……你们都在……我的统辖下!美国……不是老大!我们隆……隆族才是天下之王……”

    接下来听到的似乎是英文,大贡听不懂,问朱遂贮是否听得懂。

    朱遂贮细心听着,便解释英文的意思与大国语言差不多。听着听着,朱遂贮很好奇,似乎前方那个声音很熟悉,他便拉着大贡走过去。

    拨开人群,朱遂贮和大贡都看清了眼前的人,原来他是斘册!

    对于这个一直在朱生幡身边的助手,大贡的印象不太深,接触不多,甚至名字都记不起。直到前些天他来找朱遂贮,大贡才记住他名字。

    他为什么还逗留在这里呢?而且在胡言『乱』语,这多象《超人怪兽》中的台词啊!他在这里大喊龙的传人,难道他受了美国人欺负而在这里表达不满?

    朱遂贮更是惊愕,想不到斘册,这个突然被朱生幡认为义子的朱遂贺,如今又突然在这里以疯癫的状态出现。这多象注『射』过禅安『露』的新专案组成员啊!他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也被注『射』了禅安『露』?是谁注『射』给他的?许多事情也不能和大贡说,更不能告知定福公司的人,怎么办呢?

    正当朱遂贮满腹踌躇时,大贡已经走了上去,牵扶着斘册。可是斘册还是甩扭摇抓,不听使唤。

    旁边已有人走上去询问情况,大贡听不清佢们说什么,只得用大国语言说没事,自己可以处理。

    朱遂贮见状,连忙走上去帮忙架住斘册,二人挟着他到一个角落坐下来。

    又有人捧来了一杯热开水,让斘册喝。此时的他已不再叫喊,只是低声嘟囔着。

    朱遂贮意识到事情不简单,也不顾斘册,马上走出人群外围,通过免监控途径拔通朱生幡的电话,详细地将斘册的情况告知他。

    朱遂贮猜测,斘册变成现在这样,可能是『操』作失误,将昆器携带的禅安『露』误注入自己身体。这样一来,就必须向阿叔汇报,寻求解决方法或解『药』。

    朱生幡听到朱遂贮的描述后,大吃一惊,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付。他交代朱遂贮一番:

    “你现在好好安抚和照顾斘册,我这边在想办法,能有好的方案,会第一时间告知你处理。”

    放下电话后,朱生幡头脑飞快地转动着,他想不明斘册会有注『射』了禅安『露』的症状。他是如何沾上了禅安『露』的?现在是对付定福公司的关键时候,而且斘册还肩护着将动物机器安置在美国的重任,虽然听他说已将全部的动物机器安置妥当,但是稍有闪失,必为定福公司获知,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更不用说让美国fbi和反恐中心知晓。

    所以,现在没有必要追查他如何沾上禅安『露』,当务之急就是稳定好斘册,把他的疯癫症状消除。那么,肯定要拿出自己悉心研发的解『药』。但是,天长路远,如何能快速安全地把解『药』送到大洋彼岸的美国呢?

    这边,大贡和朱遂贮小心守护着斘册。此刻的斘册,『迷』『迷』糊糊,不能交流。

    朱遂贮无比担忧,因为他也略知斘册在美国所要执行的任务,假如斘册不能恢复好,这些任务是无法完成的,如果让定福公司知道这些任务的详细内容,说白了,定福公司知道鼎明集团要攻击它,定福公司必然会迅速反击制御,鼎明集团败溃是肯定的。这样,对于朱遂贮来说,并非好事。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能向麦都他们求助吗?不!向麦都求助,无疑令定福公司更有可能了解到斘册来美国的任务。

    难道他这种症状不是由禅安『露』引起的?而是一种病症?但此前从来没听过和见过斘册有这种病症呢!假如是普通的病,那么有什么『药』可治?

    朱遂贮想到这里,下意识地『摸』着斘册衣裤口袋,除了手机钱包外,好象也没有其它东西了。

    朱遂贮很无奈,便翻看斘册的钱包。在钱包的侧格,他惊喜地发现有一包类似『药』品的东西。他仔细看看包装,却没有任何文字标签。此时的他已顾不了那么多,把包装撕开,果然是『药』丸!是三颗粽黑『色』的,略有成年人小指一半那么大。朱遂贮不作多想,连忙拿出一颗伴开水给斘册服用。

    不到十分钟,斘册居然恢复了正常!这让朱遂贮和大贡惊喜万分。围观的人也四下散去。

    朱遂贮连忙与朱生幡联系,告知他现状。后来朱生幡又与斘册通话,询问了些情况。斘册说没事了,并保证能将余下的工作做好。

    正在这时,朱遂贮瞥见戴集和另外二个人正往这边赶来,他意识到让他们见到此情此景不好,便连忙闪到一边,小声地和斘册说保重,又故作喝了酒玩得很开心的样子搭着大贡肩膀,走出s型路线行进。又故作惊讶的和戴集打招呼,好象遇见戴集是非常意外一样。

    戴集也没有太大反应,只当朱遂贮喝醉了,携着他一同回酒店。

    斘册知晓朱遂贮一些情况,装作没事,悄然离去。

    经过一宿休整,朱遂贮便和大贡飞回大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