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七七章 巧编军队(四)
    朱生幡微笑点头表示同意。于是,二人就设置军队驻守鼎明集团问题进行细化讨论,达成了以下草议:

    一,朱生幡完成了以下行为之一可认定为履行了义务:负责引见与缅军谈判的中间调停人,并力促调停人把缅军拉到谈判桌上来;或者以调停者的身份撮合缅军与掸帮的谈判,并力促谈判成功;能够促使缅军停火的其它途径或手段,具体做法不需明示知会掸帮。

    二,掸帮负责鼎明集团在央勐的一切安全;分派一支军队由鼎明集团编制供养和调用,只用于驻守鼎明集团央勐所在的地方,此项条件的前提需要朱生幡能够促成缅掸和谈或停火;委派一名代表由朱生幡方安排和谈或通报事项,此名军官名叫芒利,是彭作论的亲嫡部下。

    三,朱生幡成功促成缅掸停火后,将叶箭河在北笼山段的管辖权移交鼎明集团,任何人在该河段出没,鼎明集团辖下军队有权盘查或驱赶,鼎明集团有权在该河段设置各种机械或障碍,掸帮不得干涉。

    四,鼎明集团每年向掸帮缴交税金等费用共五百万元。

    ……

    由于彭作论坚持事成之后才给朱生幡分派军队,朱生幡也不再计较,因为在促成缅掸停火上,他有十分的信心,也不怕彭作论食言。

    当晚,朱生幡破例与彭作论花天酒地,与央勐歌妹共谐理连,全程都是悉心投入,彭作论睁大眼睛也不敢相信朱生幡会有如此开放的一面。

    一宿花酒,二天的休复,朱生幡总算恢复了常态,此刻,他精神饱满地坐在悠『荡』椅上,思索着该任派谁来统辖掸帮拨来的军队,目前,他心目中有二个人选:斘册和吴忉典。

    吴忉典是朱生幡的外甥,对军事方面有着浓厚兴趣,喜欢钻研枪支弹『药』和排兵报阵,十足的军事『迷』。见到他如此着『迷』军事,朱生幡便拿给他一本《孙子兵法》,希望他能从理论上钻研一下军事,但是他始终没有将这本书翻开过一页,令朱生幡连连摇头。而且,吴忉典粗暴急躁,祟尚用武力解决问题。

    斘册冷静细心,不会被纷芸复杂的外界干扰,做事慎密无纰漏,是一个难得的将才,最重要的是,他是我朱生幡真真正正的儿子!

    “对啊!是时候将重任交予斘册了,他是我真正的儿子啊!”朱生幡深深地叹了口气。

    此刻,这个儿子的来历又一一呈现在眼前:

    那时,朱生幡在美国就读化学医『药』学,他刚满二十岁,对异『性』的朦胧感充满暇想,总梦想在异国能遇上一个异『性』知己。

    烯佩是同校的大国留学生,有一双大眼睛,标准瓜子脸,一袭旗袍,镶珠高跟鞋,浅笑酒窝『露』,顾盼俏脸映。

    她分明是朱生幡倾慕的类型,但朱生幡把这种倾慕只是藏在心里。在朱生幡意念里,烯佩乃俏佳人,追者甚多,若没有些斤两,牟然追求,成功率不高,自己只有积攒某些优势或荣耀,才可大胆追求。朱生幡相信,这个优势或荣耀,就是学院一年一度的居里奖,他要夺得这个奖项,以此荣耀来博取烯佩的青睐。

    所幸的是,烯佩都是独身来往,没有关于她恋爱的消息,这更加坚定了朱生幡的信心。他还有一个想法:是不是烯佩在等他?基于这个想法,朱生幡更加充满动力,从而埋头钻研他的参赛项目。

    朱生幡终于得奖了!他捧着居里奖,激动万分,想着即将可以向心仪的人表白,有这个奖项作筹码,无疑是稳『操』胜券。可是事与愿违,朱生幡收获的只是失望:烯佩拒绝了他的求爱!

    朱生幡反复地喃念着烯佩的拒绝理由,似是陷入了一种情绪漩涡,不能自拔,世上居然有如此拒绝求爱的说法:

    “居里奖代表不了吃饭睡觉,更代表不了快乐安康,所以也不代表爱的能力。”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沮丧、自艾自怨、颓废等等的情绪占据着朱生幡,之前的雄心壮志变成了得过且过,苟且偷安。但有一丝丝安慰的是,烯佩还是独来独往,没见到她和其他男生走在一起。

    由此,朱生幡逐渐调整情绪,苦思冥想烯佩对他说过的那句话,它可以理解为:食饭睡觉,快乐安康,被她奉为至上至高的追求目标。追求快乐安康无可厚非,但是,食饭睡觉是非常普通的事啊!烯佩为什么把它当作一种追求呢?

    朱生幡苦思不得其解,以致厌食难眠,从而影响学科成绩。这时,他才恍然大悟:食饭睡觉真的很重要!如果不重要,为何厌食难眠影响了自己全部的生活呢?也因在书上看到一位禅师那句“修行,就是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时,他彻悟了,感叹烯佩所说的话精辟有哲理。

    从此,朱生幡重新振奋起来,依此理论悉心研究能使人处于快乐状态的良方,“禅安『露』”“莲花雾”就是在这个初衷上发明的。

    朱生幡的努力奋起,在学院里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荣誉。那时,烯佩似乎开始对他有所关注。朱生幡内心甚觉欣喜,却没有表『露』出来。

    那一天,在教学楼楼道里,烯佩与朱生幡迎面而行,朱生幡心中虽然小鹿『乱』撞,但始终没有勇气再次开口示心迹,就在相会那一刹,朱生幡唯有微笑站回一边表示谦让,让对方先行过去,可是烯佩似乎也在相让,也想让朱生幡先过去,就这样,二人左移右闪,始终都未能空出过道给对方离开,真真的是“冤家路窄”!

    倒是烯佩大胆地开口道:

    “躲躲闪闪算什么英雄,有种的就撞过来,这里是美国,永远赞赏奖励勇士!”

    朱生幡听到这说话,愣愣的,反应不过来,俨然在梦游一样,待他明白过来时,烯佩已经走出了几步,正在大步走下楼下。

    “烯佩,我爱你!请你接受我的爱!”

    朱生幡边说边朝烯佩跑过去,追上她后,便大胆地拉住她双手,并单膝下跪,仰面定睛,深情地望着烯佩。

    烯佩面『露』羞红,似是激动,又似是紧张不知所措。

    “烯佩,你放心,在美国,我是勇者,在全世界,我就是英雄,我要以我的坚强与睿智来保护全世界,尤其是保护烯佩你!你愿意吗?”

    烯佩红云满腮的点点头,朱生幡激动地站起来,把烯佩拥入怀抱,围观的人都拍手给予祝福。畅快与甜蜜从此占据了二人的心。佢们出入成双,往来结对,羡煞旁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