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七八章 巧编军队(五)
    就在毕业前夕,烯佩艾艾地对朱生幡说她已有身孕。朱生幡听后非常兴奋,紧紧拥着烯佩,满满地洋溢着激动之情。

    但是,朱生幡也不得不要作诀择是否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经过多番踌躇,他顺从了祖宗的遗训,决定把孩子生下来,至于对学业事业的影响,只能尽量克服。烯佩也表示同意。

    抱着刚出世的儿子朱遂贺,朱生幡喜上眉梢,又亲又抚,当爹的激动盈贯于心。

    可是,就在儿子满月后不久,烯佩和儿子双双失踪,只给他留下一张纸条:我和儿子走了,请不要记挂,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朱生幡简直疯了,四处寻找未果,继而向美国警方报警。警方经过一番查探,最后向他透『露』,烯佩已离境,具体去向未清楚。

    万念俱灰的朱生幡只得回国,寻遍烯佩的家乡,问遍烯佩的亲朋好友,仍然没有半点关于烯佩和儿子的消息。

    为此,朱生幡痛不欲生,却又不愿将此事告诉身边的人。在足足消沉了半年后,朱生幡才挺过来。

    从此以后,他对那些相貌和身材与烯佩相近的女人,都想方设法接近勾搭,并向她们许下各种美好诺言,得手玩腻后,便毫不留情地抛弃她们,以泄前愤。若是怀有自己血脉的,即进一步作妥善安排。

    在央勐,朱生幡邀请淮涣到他公司上班,其意实即是想把她弄到手作为情人的,可惜阴差阳错,被大贡捷足先登。

    之后,朱生幡事业一帆风顺,但一直没有结婚。

    那次,他又到美国考察,趁闲隙间到纽约时代广场走走,远远看见一个形象与烯佩非常相似的女人,他下意识地走过去,意欲搭讪。当他看着眼前的女人时,怔住了。这是真的吗?她分明就是烯佩!

    朱生幡小心翼翼地走近,想问个究竟。对方似乎已知道他的意图,转身便走,并走到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旁边,拉着他的手说:

    “seche,go!”

    那个男孩大约1米7,瘦个子,戴着一顶鸭舌帽,脖戴穿着一尊古罗马斗牛勇士的黑珠链,牛仔裤衬t恤,脚穿波鞋。

    朱生幡见此形势,似乎明白了什么,快步走了上去,细细辨认眼前的男孩。这男孩的额头与自己的惊人想似,还有那双大耳朵,分明和朱生幡家族的耳朵一样!

    “这是我的儿子!”朱生幡心里暗道。

    事不迟疑,朱生幡快步走到那个女人面前,把她拦住,并气吁喘喘地说道:

    “烯佩,找你找得很辛苦啊!这是我们的儿子吧?”

    “idon“tknowwhatyousay!”

    那个女人茫然地看着朱生幡,似乎不认识他。

    “你不要装了,你分明就是烯佩,你的声音是变不了的。这就是我们的儿子!你看看他的额头,他这对大耳朵,分明与我的一模一样……”

    那女人连忙拉着男孩,绕开朱生幡,急忙走开。朱生幡紧跟其后,他不想错过苦苦思念和寻觅多年的儿子。女人经不住纠缠,站住并用中文说道:

    “我们并不是你想找的人,请让开!”

    “烯佩,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苦吗?儿子现在都有十五岁了,你就这样忍心他连亲爹都不相认吗?过去,你带着儿子偷偷离开,可能你是有苦衷的,现在我不会责怪你的,只要你肯让我和儿子相认,你有什么困难或苦衷尽管说出来,我会尽一切努力帮你解决,请相信我!”

    这时,女子一把抱住朱生幡,大声痛哭起来:

    “生幡,我对不起你啊!”

    经过稳定情绪后,烯佩将这十五年以来的经历一一道出:

    当我父亲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并生下了儿子后,他极力反对,在他的意念中,我只能嫁给白人。所以他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并以『自杀』为要挟,强令我带儿子立刻离开你。

    在历经无尽的悲痛后,我决定顺从父亲的意愿,带着斘册离开你。在离开你后,我寄居于父亲的一个美国世交家里,凭借着斘册在美国出生的条件,取得了绿卡,落户美国。但是,我暗暗发誓,此生不嫁,以此来对父亲粗暴干涉婚嫁的抗议。

    在这十几年中,我无时不刻都想着联系你,想儿子能叫声‘爸爸’。但是,父亲明显知道我的意图,并警告我不能有这个念头……

    “岂有此理!哪有这样的父亲!我要见他,当面和他理论清楚!”朱生幡愤愤地说。

    “没有用的,我父亲是顽固不化的,和他理论绝有可能会牵发他的心脏病,也有可能促使他端刀拿棒来对待你!不如这样吧,你留下联系电话,适当时候我会联系你,安排你和儿子见面,好吗?”

    朱生幡犹豫着,也不作答,走到那个男孩旁,手搭着他肩膀,上下端祥。男孩却十分不自在地望着朱生幡,下意识地躲闪。

    “斘册,这……这是你亲生父亲,你们谈谈吧。”烯佩对男孩说。

    朱生幡拉着斘册,细问了些生活学习身体等情况。斘册较内向,除了回答朱生幡的问题外,不主动作声。

    最后,朱生幡将斘册拥入怀里,紧紧地抱着他。事后,他要求将斘册带回大国。

    “这事还得再议,现在也不是时候。我父亲对于我嫁给非白人是极力反对的,至于将儿子交给你,他可能会同意。我回去好好做做他的工作吧。近段时间,我认识了一个男人,他是白人,我父亲也同意,我想趁此机会跟父亲说将儿子交给你,这样好吗?”

    经过一番思量,朱生幡勉强同意烯佩的建议。双方互留联系电话,就此别过。

    又经烯佩不暇努力做工作,她父亲终于同意将斘册送到朱生幡身边。

    斘册在十八岁那年,回到了朱生幡身边,并且当上了朱生幡的“助手”。朱生幡并没有对外公布斘册的真实身份,直到现在。如今,一晃已二十几年,当年的『毛』头小伙子,现已日趋成熟稳重,可堪大任了。

    前段时间,为了加强鼎明集团核心人员的凝聚力,朱生幡想向朱遂贮全劢和朱遂赋他们公布斘册的真实身份,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样不好,便以收斘册为义子的方式来加强大家的信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