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七九章 巧编军队(六)
    对比二人优劣,朱生幡还是认为斘册作为军队的指挥人更合适,因为他的慎密细心,能够利用这支军队更好地保护鼎明基地;相反,如果吴忉典掌握这支军队的话,绝有可能因他暴躁的『性』格而鲁莽行事给鼎明集团惹麻烦。

    决定将军队的指挥权交给斘册后,朱生幡打算将他叫来交代一番,不过转念一想,目前鼎明集团的诸多事务都要倚重于他,把军队指挥权交予他,他能应对得来吗?

    不,不行!朱生幡拍脑嗟叹,差点让这事干扰了最重要的事,也就是对付定福公司!没有斘册的帮忙,歼击定福公司行动会大大受制肘。

    吴忉典在军事方面有独特的天赋,将他安放在这个位置上可以说较为合适,所谓人无完人,只要在大局上掌控着,设置科学军制,对于重大行动需请示朱生幡或鼎明军组,吴忉典就不能为所欲为,其暴躁的脾气也不能在大范围内扩散,相反,这样可以充分开拓发掘其军事方面的优点,未偿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朱生幡叫来了吴忉典,吩咐他规划好北笼山和叶箭河的哨岗位置、联动互应、辖值范围等。

    吴忉典点头应诺,并马上到叶箭河边北笼山上踩点勘察,忙得不乐亦乎。

    这边,朱生幡在着手准备履行对彭司令的义务,他能够胸有成竹地答应彭司令,并不是他真的能打拢大国『政府』调和缅掸双方,而是在打旧牌张,屡试不爽的炸弹——昆器。

    时至今日,是应该广泛地充分地利用自己研谋多年的成果了,调和缅掸停火问题,比起对付定福公司容易得多了,这就是所谓的“天下难事必作于易”!

    朱生幡通过机动昆器查探得知,缅军即将挺进太姐山区,离央勐不到一百公里。

    朱生幡叫来芒利,通过一番面授机宜,芒利领令而去。芒利即将赶赴缅军前线,与缅军将领联络或和谈。

    芒利对朱生幡的吩咐不甚淡定,甚至严重怀疑其可行『性』,不过彭司令已经交代过,一切都要听从朱生幡的命令,这也是军令,不容质疑,更加不能抗令而行,如今唯有硬着头皮上。

    芒利来到交火区,很快就被缅军抓住押守起来,他对士兵说:

    “我要见你们长官,我带来了一个重要消息,涉及到你军安全问题,请你们马上帮忙传话吧。”

    押守士兵哈哈大笑,并嘲笑芒利作为一个俘虏,贪生怕死,为了保命而胡编『乱』作些事情来蒙骗大家,并不把他的说话当作一回事。相反,还狠狠地揍了芒利一顿,并把他押入深窗独囚。

    芒利『摸』着嘴角的血丝,后悔不该听信朱生幡的妖言『惑』语,但也不得不生硬地挤出朱生幡教过的话:

    “你们这班孬种,没听信我的话,今晚你们就会着魔的,这魔就是太姐山上的蛊蚊,它们将会令你们抽搐不停,痛苦万分!这就是我要来告诉你们长官的事。”

    芒利的说话更加让众多士兵狂笑不已,纷纷说今天遇到的是一个疯子。士兵们还没有笑完,只见其中一个突然口吐白沫,右手右脚不停地小幅度频繁摇摆,就象戏中小丑故意做的搞笑动作一样。

    所有的士兵们都惊愕失『色』,眼直直地望着那个古怪的士兵。紧接着,另外一个士兵好象学会了这个动作,也跟着颤抖地摆动左手左脚!

    芒利看着此情此景,惊诧万分,终于领悟到朱生幡所说的,马上变得趾高气扬。

    接连又有三个士兵发生异常动作后,其余士兵面如土『色』,马上走过来求芒利说出治疗办法。

    “快点带我去见你们长官吧,不然来不及了!”芒利象念剧本一样说。

    士兵们七手八脚地打开牢门,松开芒利身上的链扣,立刻带路把他迎向长官室。

    长官田保疑『惑』不解地看着士兵们迎来的人,且怒火急飙,马上喝住士兵们:

    “妈的!你们莽莽撞撞的闯进来,也不通报,都给我退下!谁带头的立刻到『操』场跑十圈!”

    “长官,这个人……”

    “都给我退下!听到了没有?”

    田保一个贴身护卫走到他身边,小声向他说了刚才的经过。田保皱了皱眉,然后大声喝道:

    “你们这班饭桶,凭敌方俘虏一句话在这里妖言『惑』众,咱们当兵的不怕鬼神,不怕妖魔,枪炮干天下,你们胆敢再在这里停留一刻,我立刻……”

    田保的话还没说完,告诉他详情的贴身护卫头歪舌坠地伏在地上,双目斜反转白变成了斗鸡眼,甚是吓人。

    芒利趁势念道:

    “蛊蚊不可欺,太姐山多神灵,望长官敬天尊地爱部属。”

    “你是谁?你为何要来到这里告知我们这些事?”田保问道。

    “我是太姐山土生土长人,现效命于彭作论司令的部队,太姐山的蛊蚊奇毒无比,只蛰外地人,也就是说,凡长期饮用太姐山一带的水的人,都会免受蛊蚊叮咬,所以在此劝告你们赶快退出太姐山区域,不再来打扰我们。”

    芒利刚说完话,另一个士兵也出现抽搐现象,现场『骚』动起来。田保也有了三分怯『色』,看着一只蚊子飞来,心惊胆战地『乱』拍猛拨。

    尔后,田保定过神来,连忙对芒利说道:

    “这位兄台,既然你是本地人,应该对治理这种蚊子有独特的方法,何不传授给我,我会将你释放,并重重奖赏你,行吗?”

    “你们退出掸帮地界万事已经解决了,不用我教你们什么治蚊方法。”

    “但是我们从来没听过有蛊蚊这种说法,为何偏偏这个时候出现蛊蚊呢?”田保问道。

    “略子高原那边一样有这种蛊蚊,可以说蛊蚊是我们克钦地区的保护神。蛊蚊既是一种生物,又是一种神灵,我们本地人忌讳谈论它,以免触怒神灵而受到惩罚,关于蛊蚊的事,我不想再多讨论,你们是否离开太姐山,好自为之吧。”

    田保半信半疑,一时之间也没想出什么办法应对,只得叫人将患病的士兵送去诊断,把芒利放开,决定将军队后撤一段距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