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八四章 隐形真相(四)
    “唔,这些问题很多人都想知道,可以告诉你们,肖涯不是隐形人,地下赌场的失款不是他所为,盛堂**案也非他所犯,而是另有其人。

    这个人可以说既与金眼公司有关系,又与培菜会有关系,但佢也不是力本,佢是谁?现在暂且不表,稍后我会告诉你们,姑且叫佢为‘隐者’吧,或者可以说佢就是隐形人!

    隐者以隐形状态囊纳摊场赌资,以隐形状态乘貌美身俏的目标女人睡着之际,给她们喷洒‘莲花雾’,其作用是将她们『迷』魂,后***了她们。

    这些女人大约有几十个,其中包括蕉莞、淮涣、阳展媚和吴厢萄。可以确定,她们四人所生的孩子就是隐者的骨肉,分别叫杜觇、苏现、朱缔沾和全劢,杜觇的透明肚,苏现的半脸,朱缔沾的玉指,全劢的幻臂,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他们身体的某个部位的‘隐形’,他们是隐者所生,这是最好的佐证。说到这里,你们关心的案件应该能得到很明朗的释疑了。”

    此时,陶坊川与劳昌松表现出的愕然,使隆武堡颇为得意。

    “那么莲花雾又是什么来头呢?实际上,它是禅安『露』的衍生,是朱生幡对禅安『露』作了轻微改动,掺合了莲花精素进去而制成的。具体是将禅安『露』主要『药』方注于欲开的莲花蕾中,经过一段时间的互相渗合后,摘蕾提炼,便制出了莲花雾。在卧室喷洒少量莲花雾后,人非常容易入睡,对改善睡眠非常有用。但是,如果莲花雾调配的浓度太大的话,它就会使人昏昏沉睡,任由人摆布却不知!隐者就是利用高浓度的莲花雾**女人的。”

    听到这里,劳昌松与陶坊川惊疑万分,他们没想到真的有隐形人存在,而且还生了很多儿子。他们在努力地用隆武堡解说的情况去释疑每件隐形案,都觉得合乎逻辑,纹通理直。

    苏现曾二次被抓住,却都逃脱,应该就是隐者所救;杜觇因涉及碾轧三十多人的命案被抓,后却离奇逃脱,这也可以认为是隐者施救的吗?这些隐形人现在身居何处?他们还可以现形吗?

    “那么,肖涯究竟是一个什么角『色』?为什么他屡屡出现在银行短款案网点和**案的外围?是巧合吗?”劳昌松问道。

    “肖涯是一个赌徒,很不幸,他被动地卷入了这一系列案件中,但是,这不是巧合,而是被刻意定制安排的。坦白地说吧,隐者是培菜会一个职员,也可以以说是培菜会的主要决策者……”

    “斯朗润?!”劳昌松和陶坊川同时蹦出这个名字。

    “非也非也!先不谈他是谁,现在谈谈他是如何‘盯’上了肖涯的吧。在基本确定把银辉储蓄所作为首次盗取目标后,隐者在该网点周围发现一个副非常熟悉的面孔——计仕伟。

    计仕伟与隐者是同乡同龄人,小时候,他经常欺负隐者。有一次,隐者因感冒喉咙痛,发不了声,计仕伟以玩捉『迷』藏为名,将隐者骗到自家楼阁狂揍,可怜的隐者,无法呼叫,被打个半死,给隐者留下的严重心理阴影,且终生难除。而计仕伟却以此为泄快,并威胁隐者不要告诉家长,否则会再揍他。

    从此,隐者把对计仕伟的憎恨深深地植入心里。这次佢巧遇计仕伟,隐者要寻找机会狠狠地报仇。于是,隐者详细规划了报仇方案,首先将计划附于盗取银行资金案中,想把这个案件嫁祸于他,也就是当观察到计仕伟出现在某个银行网点外围时,隐者便启动方案,实施盗取银行资金。”

    “计仕伟?我们从来没听过这个人。”陶坊川不解地问。

    “好吧,请听我细细道来吧。你道这个计仕伟是谁?原来他就是肖涯!天下间相貌相似者很多,但是象计仕伟与肖涯长得如此相似的的确少,双胞胎的相貌虽然很相似,但是大多数其声线却有很大差别,而计仕伟和肖涯说话的声音却是一模一样!

    因此,隐者将肖涯错认为是计仕伟,并开始实施了他的报复计划,导致肖涯之后遭遇了一系列荒唐的事,包括他在酒店风流时,隐者重重的摔门,导致肖涯被惊吓,并逐渐患上严重的心理病。

    除了银行短款案外,还有盗窃摊场赌资、**『妇』女案、偷放犯人、大国边境赌场筹码的丢失,都是隐者为了能嫁祸于肖涯而做。

    或许你们并不知道,隐者制造了所有的事件都是佢完全不顾忌副作用,给自己注『射』透清『液』,变成隐形人后而运作的,以致日后佢偶尔受到透清『液』副作用的困扰,而需要及时服用配制的解『药』,否则就会表现得疯疯颠颠,没有控制力,全然变成傻人一个。

    当然,有了隐身的便利,佢也可以畅所欲行,看不顺眼的人可以整蛊佢,赌场的钱可以随手抓,看上的美女可以在夜里***……”

    “隐者是朱生幡吗?还是朱遂贮?”陶坊川问道。

    “都不是!但并不是所有的案件都是隐者所为。盛堂余州商铺失款案是蕉莞指使苏现盗窃的,这件案你们应该都清楚了,尤其是劳昌松,你当时作为卧底,牺牲『色』相与蕉莞近距离接触,又扮作苦力工接近苏本科,应该是无所不知了吧。另外,向海外媒体出卖隐形盗案机密和勒索贪官是朱遂贮所为,他这一行为,完全是为了拿钱还赌债。”

    “苏现也是注『射』了透清『液』而隐形的吗?杜觇也是如此吗?他们现在身处何方?隐者另外二个儿子全劢和朱缔沾,他们又在哪里?他们注『射』了透清『液』后,还会恢复真身吗?”陶坊川问道。

    “苏现和杜觇在一起,也是和隐者在一起。全劢和朱缔沾都在缅甸禅邦控制下的央勐,那里有一个地宫,名叫鼎明基地,他俩就呆在鼎明基地。目前注『射』透清『液』只能维持5-6小时隐形状态,『药』力过后,都会恢复真身的。

    可能你们还不知道鼎明基地是一个什么机构,它是朱生幡在缅甸央勐经济特区开辟的一个窝点,其表面是游泳池、温泉区,但实质上是金眼公司用来秘密研发一切高科技机器,包括动物机器、昆虫侦探器,是后山以外的另一个秘密研发地,占地大,有绝密的地下室,连批准朱生幡建设的央勐司令彭作论也未知其底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