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八六章 隐形真相(六)
    “你还是听我说完吧!之后,鼎明集团利用动物机器逐步将目标大额股票帐户『操』作,购入以上所说的涉美股票,甚至将帐户中原有的其它股票抛出,再购入涉美股票。这样,进一步推动这些股票的上升。

    营造好大国国内股票市场的气氛后,培菜会开始营造国际氛围,充分利用昂济消泯国家体制的理论主张,组织美国各届人士,包括两会议员、『政府』要职人员、律师、团体组织等,发声鼎力支持昂济,推动昂济总统对大国累伸橄榄枝,从而使大国股市倚势飙升激扬。

    各个涉美股票升到目标价位后,鼎明集团与定福公司便开始将持有的股票逐步抽离,直到完美离场,并转移处理好资金。

    随后,在风尖浪上,昂济的下台,导致大国股市暴跌,鼎明集团与定福公司抽离的资金只能由大国股民垫付了。

    陶组长,股市风云中,其后当事人报案的情况,估计你是一清二楚的,我就不多说了。

    虽然黎再现在已算高位,但恰恰是这样的宗旨和个『性』,导致他陷入团团『迷』阵,吃力不讨好。他只不过是定福公司的一颗棋子,凭其水平,难以坐上大国总事位置,定福公司也没花太大精力去扶持他,甚至可能会把他打入冷宫,控其自由。”

    “看来定福公司足可撼动大国根基啊!它如此兴风作浪,你作为大国间谍,肩付重任,又知晓如此重大机密,为何不及早向大国情报机关汇报?现今隐形案已被朱生幡抹去,警方基本没有人知晓此案详情,此案也等于是‘隐形’状态了!难道还等朱生幡和定福公司一齐把我们解决吗?”劳昌松站了起来再次质问道。

    “作为一个国家的特大案件专案组副组长,用激动的情绪来处理事情,不适合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装傻扮疯『裸』身赤脚而隐忍多日,看来也是白费功夫啊!”隆武堡淡淡地说。

    陶坊川拉着劳昌松,示意他坐下来。劳昌松稍稍整理下情绪,坐了下来。

    “唔,你们也很关心力本的情况吧,他现在就在后山,被培菜会关押着。作为一个活体试验标本,力本经受着诸多痛苦。现在他头发全白,外貌与一个老人无异,而且精神崩溃,神经错『乱』,每天口中唠嗑着培菜会授教的话语,话语的大意说他是隐形人,犯了很多案,包括银行短款案、储户大额失款案、**案、做空股市等案。这些案也是你们新专案组要查的所有案。

    培菜会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很明显,就是想将所有的案子推给一个疯子,制造更大的『迷』雾,掩没真相,以让这一系列案件永远成为『迷』案,甚至消弥无人知晓。或许过些时日,培菜会就将力本释放。当然,释放前,培菜会将力本打扮一番,包括将他的白发染黑,还他本来的面目,以使世人确认他是真真正正的力本。”

    “其实培菜会是多此一举,它可以用禅安『露』将大国国民全部弄成傻子,何必将案子引向力本如此哆嗦呢!更何况,人们真的会信一个疯子能『操』控这一系列的隐形案件吗?我再次问下隆武堡先生,你为什么对隐形案的所有细节如此熟知?在我看来,你才是隐形案的主角、导演者!”劳昌松用坚毅的眼神望着隆武堡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不愧为经验丰富的侦查员!不过,有一个词你用错了,我不是主角,或许只算得上一个导演,一个临『乱』上阵的导演!在说我的故事之前,先和你们说个事,你们之前用餐的饭菜里,已下了类似禅安『露』的『药』,十小时内如无解『药』,你们将会变成傻子疯汉,现在已经过了三小时,放心,还有很多时间。另外,你们喝的茶里面也放入了加强型禅安『露』,你们现在所坐的椅子,也有一道机关,先让你们体验下吧。”

    隆武堡刚说完,陶坊川和劳昌松坐的椅子突然伸出了几道钢条,分别将二人的双手腕部,双脚腕部、膝部,腰部和臂部全部固定了。二人想挣扎站起来,却是徒劳无功,原来椅子也是牢牢固定着的。

    此时的陶坊川后悔不已,因为在隆武堡说出隐形案的各个细节时,他已意识到眼前这个隆武堡很可能就是隐形人,所以便提出去厕所,想趁上厕所之机察看周围环境,以便作好逃走的准备,但是另一种声音告诉他不要冲动,还需要再进一步确认他是什么角『色』才可以行动,以免得罪了在国警部部长心目中能够挽救隐形案全局的联系人,没想到他的第一感觉是对的,更没想到这座椅就是一道暗机关!

    此刻,陶坊川的大脑不停地在思考着:就算我能逃出这个地方,那些蚊子侦探器依然可能找得着我,依然可以把我蛰傻,隐形案依然会“隐形”消匿,真相或许永远不会被世人所知。

    突然,陶坊川忆起了一件东西,心头又悄然亮了起来。目前,这件东西很可能会扭转隐形案的走向,得好好利用它,但是此时还不是时候,还要再进一步观察隆武堡的动向,并趁此间隙琢磨出最优方案。

    “你就是真正的隐形人?所有的隐形案都是你所为?”二人同问。

    “哈哈哈哈哈,别存非份之想了。这些椅子不知折杀了多少身手敏捷的间谍,你们与那些反应灵敏身怀绝技的间谍相比,相去甚远,不必作无谓的挣扎了!

    还是让我说说你们关心的事吧。首先,你们最关心的当然是我,我是一个什么角『色』。告诉你们,我不是隐形人!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自始至终都是叫隆武堡。我也不改行,自始至终都是一名间谍,是大国的间谍。但是,我还有另一重身份:美国间谍。对,我是双重间谍,一边为大国服务,另一边也为美国服务。

    现在说说谁是隐形人吧!他叫斘册,自始至终,他都没出现在你们警方视线内,因为他隐藏得太深了,他时而呆在盛堂的泾渭堂,时而潜伏在后山基地,时而潜伏于鼎明基地,更多时候是伴随于朱生幡旁边。然而,他又是培菜会职员,等于参予了培菜会大多数的决策。他与我一样,有着双重身份,其一,是培菜会职员,其二,是朱生幡的得力助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