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八七章 隐形真相(七)
    “之前还说朱遂贮不是隐形人,现在又说他才是隐形人,究竟是什么道理呀!”劳昌松忍不住质问。

    “我没有说朱遂贮是隐形人!隐形人是朱生幡的助手,一个经常伴在朱生幡左右的小伙子,做着开车扛行李、斟茶倒酒、安排朱生幡日常的工作,还兼任着保镖职责。

    金眼公司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可能连朱遂贮也不记得他的名字,现在再向你们重复说一次他的名字吧,他叫斘册,而不是朱遂贮。

    斘册作为培菜会职员,其工作就是监视朱生幡的一举一动,并向培菜会报告。禅安『露』和莲花雾配方都是他配合窃取的。正是这个叫斘册的小伙子,使整个隐形案更加扑塑『迷』离,连培菜会和朱生幡也蒙在鼓里。

    最初,斘册只是想报复计仕伟,不惜自我注『射』透清『液』变成隐形身,既可实施报复计划,又可发泄欲望和搜纳钱财。就这样,斘册一发不可收拾,直至到将央勐的星际赌厅的筹码一扫而空后,才发现自己认错了人:肖涯不是计仕伟!

    之后他便收手不干,搜扫大贡的银河、浩宇赌厅筹码,那纯属是警告和惩罚大贡不要打杜觇,因为杜觇就是他***淮涣后所生的亲儿子。”

    隆武堡停下喝口水,又继续说:

    “此后,斘册的主要精力集中在保护他的儿子上来。苏现二次逃脱,都是他所为;而杜觇在警车上逃脱,正是斘册和苏现营救的结果;斘册在杜觇被同学殴打的事上,也帮忙实施了报复。

    殴打杜觇的同学叫黄亦登,其父亲黄少是盛堂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与杜觇的父亲大贡曾有过节,所以通过关系运作,对殴打杜觇的事不负责,并促使杜觇被学校开除。斘册为子报复心切,在黄少的楼盘开盘当天,隐身弄『乱』摇号顺序,恰如其份地‘配合’大贡的人捣『乱』开盘,并殴伤黄少,出了口气。后来,斘册又通过隐身探取黄少的多件违法事,并将这些事匿名举报到各部门,导致黄少破产蹲牢,大大解恨。”

    “隐形人搞出的风雨真不少啊!”劳昌松喃道。

    “救出苏现后,斘册把他安排在泾渭堂二间闲置房里,并将苏现自己的身世和全部来龙去脉告知他,也说出他还有几个弟弟,分别是杜觇全劢和朱缔沾。

    苏现起初惊讶不已,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后,他理解了斘册的行为。

    之后,苏现非常思念爷爷苏从文和妹妹微可。斘册看出苏现的心思,为免却苏现寂寞,斘册将苏现带到后山培菜会的营地,利用在我管理下的空间,设计将杜觇全劢朱缔沾微可一齐带到后山团聚。这就是这几个小孩为什么一齐失踪了一段时间的原因。

    在这期间,斘册还安排苏现、杜觇和全劢去看望苏从文。虽然我提供给他们的地方各项生活设置齐全,并且还有各类高科技机器,但是,如果那么多人长时间在后山呆着,我担心培菜会一些人问起,解释不了。所以,最后还是将全劢杜觇朱缔沾微可四人送回,以免被培菜会怀疑。

    蕉莞的死,苏现很伤心,并要求瞻仰她的遗体。由于没有试验过尸体是否可以隐形,我怀着试验的心态,答应斘册和苏现的请求:盗取蕉莞的尸体!试验是成功的,透清『液』对尸体也有效。斘册和苏现以隐形之身潜入太平间,将大剂量透清『液』注『射』进蕉莞的尸体,之后便背着隐形的蕉莞尸体离去。也是这个行为,令我们获得了宝贵的实验数据,感谢上天!”

    隆武堡顿了顿,看到陶坊川和劳昌松似是麻木了,缓了一会后,却不管他们,又继续说:

    “说到这里,你们可能有疑问:为什么我要帮助斘册和苏现?这又得从我另一个身份解释。参与隐形案并非因为我是大美双重间谍,而是因为这个身份:父亲!这个神圣的称谓,这个平凡却又肩挑无形重担的形象,这个在外面吞下无限凄酸,却始终在家里保持平静积极的角『色』,让我不得不选择了渗乎于隐形案中!

    可以说,对于隐形案的发生,我是被动地介入其中的。谁叫斘册是我儿子啊!当初,斘册是隐瞒着我偷盗培菜会的透清『液』去作『奸』犯科。后来,培菜会发现透清『液』短缺,便严密审查每个职员。斘册焦虑地找到我,将他的情况说出来。因此,我将整件事揽下来,向培菜会承认是我自己实验失误所致,并拿出相关证据,这样才得以蒙混过关。

    其实,我也可以配出透清『液』,『操』作和配方我都熟记于心。但是,这种透清『液』有一个很大的副作用,就是损害注『射』人的基因,使注『射』人的基因变得不伦不类,甚至会基因突变,突变后,有可能使人变成一个怪物,力本的颠疯表现,就是一个例证。所以我从来不去尝试注『射』透清『液』,也苦口婆心的劝导斘册不要注『射』。

    可是,斘册为了他那些儿子,什么都不顾了,作为一个父亲,非常理解他的行为。这个过程中,斘册因为透清『液』尝了不少苦头,经常会变得疯疯颠颠,就象力本的症状一模一样!

    很幸运,我的预见是正确的,并为此悉心研配出一种解『药』,名叫安镇灵,服用这种『药』后,疯颠症状会马上消失,所以我叫斘册随身携带这种『药』。这种症状在发生前当事人会有感知,当出现这种苗头后,必须迅速服用。显然,安镇灵目前只能治标不治本,所以我还在加倍努力研究配制一种更有效的『药』方。

    虽然我与斘册是父子关系,但外人却不知,金眼公司的朱生幡不知,培菜会也不知,除了美国fbi个别高层。这也是我做间谍的警觉:万事未雨绸缪,瞩远而行。你们是警员中的精英,始终避不过禅安『露』的注袭,也想不到今天却落在钢套里,可叹!但这怪不得你们,只怪你们的运气太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