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八九章 隐形真相(九)
    劳昌松听后,微微一怔,双手下意识地想『摸』『摸』头,却被钢套勒痛,才记起自己全身已受控。

    隆武堡并不理会他,继续说道:

    “朱遂赋逃出后山基地后,马上将在后山遇到力本的情况一一告知朱生幡。朱生幡除了对力本所叨唠的话疑窦重重之外,全劢提供侦探器录得定福公司的资料,更让他震惊不已,这些都有力地证明力本是定福公司控制的人,力本是经过定福公司苦心训练后,才能说出这些话的!

    如今,朱生幡对在大国设立皇室册封明皇可谓望穿秋水,如果他发现这些都是定福公司忽悠和谋取他,你们认为朱生幡会采取什么行动?

    朱生幡并不知道,所有这些离间定福公司和鼎明集团的信息,都是我们适时地故作无意地散播展示给他的。因此,斘册进一步分析说,定福公司的目的是想将鼎明集团陷身于隐形案中,使朱生幡有求于定福公司去调停,从而迫使朱生幡以禅安『露』配方来交换。

    由此,朱生幡为了确证定福公司的所作所为,便亲自指挥出动昆虫侦探器侦查定福公司,所查得的结果就如斘册所分析的一样,定福公司并非是真诚与朱生幡合作,而是觊觎他的禅安『露』秘方、鼎明基地和泾渭堂。

    因此,朱生幡作出决定,集结所有的动物机器,准备歼灭定福公司所有成员,好戏即将拉开帏幕!

    哈哈,我们就此分化了定福公司和鼎明集团的关系,使双方互相猜疑互相斗个你死我活。

    实际上,定福公司也确实是在紧密地筹划谋取朱生幡的禅安『露』秘方、鼎明基地,不用我们离间佢们,佢们迟早会有一战,只不过我们加快了这个过程。

    可以想象得出,朱生幡会再次使出杀手锏,培菜会将会无形解体:所有的间谍人员变成傻子,所有的资料变成空白,美国方面无从考究,只得草草撤回培菜会机构。

    最后,鼎明基地属于我们的,后山基地也属于我们的,鼎明集团也属于我们的,所有的动物机器、侦探器,透清『液』、禅安『露』和莲花雾也统统属于我们的,而朱生幡不过是一个傀儡而也,要知道,朱生幡身边有我们三个人,全劢、斘册和朱缔沾,三个都是他非常亲近的人、倚重的人和得力助手,哈哈哈哈哈哈!”

    “好策略!不愧为大美双重间谍精英,不过,现在你可能会改变对付我们的策略!”

    只见陶坊川驮附着椅子,跚跚而来,并唠叨着。

    “哈哈哈哈哈,好样的,居然回来了,还以为你撇下劳昌松不管了呢!不愧为患难兄弟。不过,你也跑不了的,安放椅子回原位坐着吧,接着轮到劳昌松去方便了。如果说到对你们改变策略,无非就是让你们选择死法而也。”

    “隆先生,你认为我们跑得了吗?快让劳昌松去洗手间吧,在这婆婆妈妈,哆哆嗦嗦,作为一个间谍精英,连这点信心都没有,你在我的心目中已开始减分了!”

    “哈哈哈哈哈,你还挺会用激将法,不过,你说得有道理,去吧,劳昌松,别憋坏了!”

    只见劳昌松的左手钢圈已松开,椅子也不再固定在地上。就在隆武堡手按遥控器的同一时刻,一声“啪”响,他手上的遥控器已掉在桌上,继而又有“啪啪”的清脆声音响起。

    隆武堡双手捂脸,似乎已受伤。只见一条类似绳索的东西卷着遥控器,飞地传递到陶坊川手里!

    原来,陶坊川在保安队长安排吃完饭后,经过那间放着古兵器的房间,见到有自己熟知的鞭子,便巧手地拿来藏在身里。

    在获知隆武堡的真正身份后,陶坊川苦苦思索脱身之道,终于想起怀里的鞭子。所以,他用艺术语言赚得去厕所的机会,伺机行动。当他回来时,用话语分散隆武堡注意力,并尽量靠近隆武堡,拿出他曾『操』挥得熟烂的鞭子!对,打伤隆武堡的手是这条鞭子,打伤他的脸也是这条鞭子,而将遥控器卷夺到陶坊川手的更是这条鞭子。

    这时,陶坊川快致地观察研究遥控器,并按着一个健,只见他身上的钢圈逐渐松开,但仅仅松开一点后又戛然而止。

    再看看隆武堡,他已恢复平静,仍然坐在上面,但见到他脸上多了一条红痕,这是陶坊川施鞭所致。陶坊川再想挥鞭,却发现他的右手的上臂和下臂被新伸出的钢条套住,用不了力。

    “哈哈哈哈哈哈,作为高级侦探员,你算得上及格,很多谢你赏我一鞭,使我在间谍生涯上又多添一笔教训。别再作非份之想了,我这里还有总控机关呢!在没吃你一鞭之前,我打算今天就把你们结束了。但现在,我改变了主意,我要你们欲生不能,欲死不罢。只有这样才能解我鞭伤之恨,再者,我们的实验正需要活人标本,你们也很幸运,能成为隐形人。至于你们吃饭时吃进去的轻剂量禅安『露』,就不必要吃解『药』了,混混沌沌好日子啊!哈哈哈哈哈哈。”

    “有一点我觉得你在撒谎,既然朱生幡对禅安『露』守方如命,培菜会也没法拿到禅安『露』的配方,你何来的禅安『露』?还说在饭菜上下了禅安『露』来吓唬我们!”劳昌松说道。

    “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好侦探!逻辑清晰,思路慎密,把我说得真的是撒谎一样。告诉你们,朱生幡一直把斘册当作自己的儿子,如今也在内部公布认他为义子,凭借这样的关系,又与朱生幡的朝夕相伴,斘册拿到完整的禅安『露』配方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斘册并没有将完整的配方交给培菜会,而是将配方减了多道工序后才交给培菜会,斘册对比留了一手,真正的配方我们是掌握在手的!明白了吧?”

    听到这里,陶坊川和劳昌松瘫软地坐回椅上,无言无语。尽管他们还在苦思脱身之道,无奈受因乏力,无以为计。待得禅安『露』『药』效发作时,二人斜身歪头,始终避免不了与早前新专案组其他相关人员一样的命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