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九一章 应对(二)
    “酒这东西有时真是坏透了!当时我们的跟随人员已立刻岔开话题,按他们观察,大贡一直沉浸在筵席的喜庆和酒乐中,对此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也不追问任何事情,这事对我们没有影响,更不会泄『露』朱遂贮与定福公司的要害关系。大贡可以说是一个赌博人,现在生活潦倒,曾经负命案、避债藏匿,他的详情此前已印发在资料上,你们都有一份。”古青冈答道。

    “按照丝琳和黛妮从朱遂贮口中得知,朱遂贮在鼎明集团里过得不太如意,现阶段他处于得过且过的状态。相反,其他几个人,比如全劢和朱遂赋很受朱生幡的重用,也做出了一些成绩。我们是否需要调整策略,将监测重点放在全劢和朱遂赋身上,甚至想办法将他俩纳入我们的联系人。”斯朗润望着二人说道。

    “朱遂贮贪玩的个『性』与其所在的技术型岗位有所冲突,但是这不可能动摇他在鼎明集团的地位,全劢虽有冒尖的潜质,但毕竟还是一个『毛』头小子。朱遂赋胆小怕事,更不堪担当大任,目前来说,将监测重点转移可能不太合适。”古青冈答道。

    “对,我同意古青冈的观点,不必再扩大内线范围,再说,我们目前也找不到收卖到全劢和朱遂赋『操』作点,也就是他们对鼎明集团来说暂时没有污点,如果『操』作不慎,甚至会让朱生幡知道,那就不好办了。另外,现阶段我们还要继续给朱生幡打气,还要努力获取能与朱生幡作交换的关键筹码,能否从税务方面入手,『逼』使朱生幡与我们再次合作?因为鼎明集团有多笔国际贸易存在逃税,这些我们都曾配合和帮忙他们掩饰。我们设法派人向大国税务部门举报,一查必准,朱生幡必然再找我们,我们就有筹码了。”隆武堡说。

    “朱生幡现在胆子非常大,大国隐形案新专案组所有人员都被他弄傻,我担忧他会再次以同样方式处置税务人员。他现在似乎并不太依赖我们了。对了,朱生幡有没有可能想以同样的方式对付我们培菜会?”斯朗润说。

    “不会吧,鼎明集团还是没戒『奶』的娃,有何实力与我们斗?毕竟培菜会是全球老大美国的间谍组织,用小指将朱生幡拎起可以说是毫不费力,这是从大方向来说。再从实际数据分析,我们培菜会组织严密,分支机构遍布全球,经验丰富足智多谋的高级人员众多,鼎明集团分给我们培菜会每人一滴水的量都可以汇成一口水塘了,佢们的禅安『露』有那么多吗?可以判断,朱生幡用禅安『露』攻击我们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我们需要弄清一个关键问题,鼎明集团现在禅安『露』的库存大约有多少,这样就可以预测朱生幡未来的动,也可以籍此评估鼎明集团是否会利用禅安『露』攻击税务部门。”隆武堡说。

    “对,调查鼎明集团的禅安『露』库存是非常有必要的,至于佢们会否用禅安『露』攻击我们,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科技的力量可以改变一个纪元,我们不能用传统眼光看问题。这样吧,我再次约谈朱遂贮,看看能谈出什么端倪,而你约谈斘册,也争取套到关于鼎明集团的真实信息,并将调查禅安『露』库存的任务分派给他们。”古青冈说。

    经过讨论,根据各人的主张,会议决定还是要以斘册和朱遂贮为鼎明集团的重要内线,并将叫他们立刻弄清鼎明集团的禅安『露』库存;筹划向税务部门举报鼎明集团的逃税行为等等。

    散会后,斯朗润独自留下来,他边整理会议记录资料,边在思考鼎明集团的情况:

    朱生幡近段时间看似无什么举动,但按其个『性』推断,他是闲不住的人,这平静背后,似乎暗藏着惊涛骇浪,而线人又无任何反馈,这二个线人是否真的尽力了?又或者是线人的联系人隐瞒详情?

    朱遂贮属古青冈线下,斘册属隆武堡,我不曾与他们直接接触,事隔一层如隔山,我也不能越过培菜会规则而直接了解,怎么办呢?

    这次会议,古青冈与隆武堡彼此互赞,非常默契,这其中是否有私人感情在里面?又或者他们有其它目的?

    二人各自庇护门下的线人,从情感上来说,这属于正常,但是不能排除二个线人真的有问题,现时二个线人的都是懒散无束,这是鼎明集团骨干应有的素质吗?

    对于斘册为何长时间呆在美国,隆武堡开始的解释有点牵强,后来讨论到鼎明集团没有大动作才趁机补充解释,这是否属于修饰补过?

    假如真的如我所推测,朱生幡用对付专案组的方案对付培菜会,他有胜算吗?又如隆武器所说的,他真的有足够的禅安『露』来打这一仗吗?假如有,我们又该如何防范?虽然培菜会也拥有了鼎明集团的动物机器,但数量极少,也曾尝试用昆虫器跟踪朱生幡等人,却鲜有成功,因为朱生幡也开发了反跟踪系统。

    另外,我们安设在后山的探头有部分被涂污了,应该是鼎明集团所为,奇怪的是,他们却没有深入核查探头的来源,也没有将全部的探头涂污,难道这并非出于他们之手?是自然原因造成的吗?比如某些昆虫在上面拉屎拉『尿』、结网吐『液』等。又或者是他们觉得全部弄污探头会令我们更加怀疑,所以立刻停止涂抹?

    现在是关键时期,不能贸然派人进去查看,而此前从鼎明公司购入的动物机器机件处于老化状态,已经不能执行侦探任务。

    总总情况表明,目前的形势较为复杂,为防万一,还是将这些情况向总会反馈再作打算。

    fbi高层通过培菜会收到斯朗润的汇报后,非常重视,马上列案记录,并催促古青冈和隆武器上交关于鼎明集团的评估报告,以便排期讨论。

    古青冈也在忙碌地整理过滤培菜会有关议案,他现在焦虑的是朱遂贮。想当初,他满口答应策反朱遂贮作为培菜会线人时,信心满满,并且顺利地完成此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