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九九章 较量(三)
    第二天在回盛堂的路上,朱生幡的心情非常好,就差没吹口哨庆祝。想及庆祝,他记起沙塘有一间叫味诱的乡间饭店,那里的烧鹅可谓一流,能够吃到心仪的菜『色』,也算犒劳到自己了,最重要的是那里乡间气息味浓,是个放松的好地方。于是,他便叫斘册下高速直奔味诱饭店。

    此时正值午饭时间,味诱饭店已是杯响盏热,一簇簇食客来往穿梭,这等生意,令邻里同行眼红不已。

    因为包厢已满,朱生幡在大厅挑了一张近窗的饭台,点菜食饭。

    透过玻璃,外面的农家景『色』一一在目,一排排栏栅爬满青豆藤、丝瓜藤,一株株玉米苞蕾吐丝,一沟一壑似乎都有鱼儿在畅游,这些,在朱生幡看来,可以与大山名川清溪幽泉媲美。

    “难怪这里的食客人山人海,这些菜『色』真鲜美,真真正正的农家原有香味!”朱遂赋赞道。

    “大家多吃点,特别是这道烧鹅,嫩香爽脆,难得经过这里,以后我们要是成为皇室成员,就不太方便到这种地方了。”朱生幡笑道。

    用餐完毕,按照朱生幡的意向,由朱遂赋驾车驶上高速直奔盛堂。

    没开多久,朱遂赋觉得无比困倦,意欲换斘册开车,无奈斘册也在打瞌睡,叫不醒,而朱生幡好象也熟睡了,朱遂赋实在没办法继续驾驶,只好打应急灯停到应急车道,坐在座位上睡过去了。

    当朱生幡在『迷』糊中醒过来时,他已是躺在床上,并感叹很久没睡过这么沉的觉了。此时四周昏暗,他还以为自己是在鼎明基地里,回想此前的情况,感觉有什么不同,再仔细看看周围环境,才知道这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朱生幡大吃一惊,倏地弹坐起来,转头四望,隐隐约约看到这是一间私人卧室,他连忙下了床,找到门口想打开门,却见门是反锁的。

    直到这时,朱生幡才想起此前的事,他是到味诱饭店吃完饭后,上车很快就睡着了,直到现在才醒过来,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他想看看时间,无奈手表手机已找不到。

    正在踌躇间,房灯已亮。接着,一个年青小伙子开门走了进来,并礼貌地说:

    “朱先生你好,我叫小乾,我主人交代,以后由我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洗漱用品已放在房里卫生间,你先洗漱吧,稍后我马上给你送晚饭。”

    朱生幡听到此话,并不答话,头脑飞速转动着,努力回忆此前发生了什么,想来想去,确定就是在车上睡着后,醒来就到了这个地方。

    “现在几点了?今天是26号吗?”朱生幡问道。

    “先生,今天是26号,现在是傍晚七点二十分,到晚饭时间了。”

    朱生幡算了算,自己这一觉,足足睡了五个小时,而这个过程被人转移了睡觉地点都是全然不觉,那么朱遂赋和斘册二个现在怎么了?他们现在就在旁边吗?

    “我那同伴在哪里?你们是如何把我弄到这里的?你们又是什么人什么组织?”

    “对不起,朱先生,这些我不能回答你,我只按照主人的吩咐照顾好你,其余的事我一概不知。”

    朱生幡无言,再次察看房子四周情况,这是一间很平常的卧室,象酒店客房一样的设计,除了床外,还有桌椅、沙发、电视等用品,房内有个独立卫生间,还有窗子!他慢慢踱步,不时往窗外瞅。

    小伙子似乎知道朱生幡关注这里的环境,便轻声对他说:

    “朱先生,这间房外面有个小花园,你可以从门口直接出去外面散步吸吸新鲜空气,不过,花园四周都是封闭的,通不了外界,你好好在这里休养吧。”

    朱生幡不作声,默默地走向卫生间,开始洗漱。在这个过程中,他脑子不停地思考着:造成我现在的境况是所谓何事?究竟何人通过何种方式所为?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对方是通过『药』物催眠,从而控制了我们三人。

    “培菜会!”

    当这三个字在朱生幡脑里闪出来时,他的内心复杂无比,这是一种直觉,也是朱生幡相信基本可以确定的对象。

    想到这里,朱生幡不想向小伙子再作多问,也不思考如何才能逃出去,更不悔恨相信了斯朗润,而在思考事情的来龙去脉,以便作出应对策略,包括培菜会如何把他弄到这里的,斯朗润这样做又是出于什么目的,他为何要在双方与邬其广签了协议书后突然反脸,培菜会此后还会采取什么策略。现时他最担心的是培菜会已经知道鼎明集团的全部计划,如果是这样的话,突然反脸就非常正常了。

    因此,朱生幡最记挂的是那些已集结隐匿的动物机器,担忧其会被发现,被培菜会拿作证据,这样,反过来会将鼎明集团颠覆,鼎明基地、后山基地和泾渭堂可能就此落入培菜会掌控中,设立明皇室那只是镜中花水中月了。他推断,或许就是那些动物机器让培菜会发觉自己的阴谋,才会导致今天自己被『迷』掳软禁。

    不用担心!如果朱遂贮和全劢全力做好维护工作,动物机器的隐匿潜伏绝对没有问题的,相反,朱生幡更担心斘册和朱遂赋,不知二人是否一同被软禁,二人是否会泄漏鼎明集团的攻击计划,尤其是朱遂赋,浮躁沉不住气,受不了打击。

    不管如何,一定要镇定,只能当作没有任何事发生,静观其变。

    想到这里,朱生幡淡然地走进卫生间洗漱,完毕,小乾已端来了晚餐。朱生幡也不谦让,更不顾忌,坐下来便吃。

    小乾收拾好后,对朱生幡说:

    “朱先生,我出去了,这房门可以打开的,你可以随时到外面花园逛逛,这里有开水,也有茶,请自便吧,有其它什么事可以随时按桌上这个开关,我会第一时间赶来这里。”小乾说完便走了。

    朱生幡也不计较,随后打开房门信步走出去,穿过一条不长的封闭走廊,便到了花园。

    花园里一个凉亭上亮着二盏微弱的节能灯,借着灯光,朱生幡看清花园周围都是爬满藤蔓的高墙。虽然这里树青草绿,却没有一丝风,十分闷热,朱生幡在凉亭上坐了一会后,耐不住这么『逼』闷,便回到房间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