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百章 较量(四)
    奇怪的是,朱生幡正历经重大变故,此刻却没有半点焦虑,也没有花精力去思考此事的前因后果,和刚才醒来时错综复杂的思想截然不同,尔后他更是无聊地打开电视观看节目,困了便上床睡觉,竟然一觉睡到大天光。

    第二天一早,用过早餐后,小乾叫朱生幡跟他去一个地方。朱生幡也不细问,静静地跟着小乾走出去。

    小乾领着朱生幡来到走廊一边,用卡刷开一道门,出去后,辗转走了几道走廊,来到另一道门前,刷卡进入,又走完一道长长的走廊后,再进入一道门。

    小乾示意朱生幡坐在沙发上,并给他泡了一杯茶,他也不谦让,捧茶便喝。

    这时,门外走进二个男人,径直坐在朱生幡对面一张长桌旁,各自把手中一叠资料放在台面上,其中一个说:

    “你是鼎明集团老总朱生幡吗?你知道你为何来到这里的吗?”

    “我是叫朱生幡,我不明白为何我会无缘无故来到这里,还是请二位示明。”

    另一个人说道:

    “好吧,先来介绍一下我们二个人。我叫程自观,他叫南谦沪,我们都是定福公司安全巡查人员,我们想向你了解和核实近段时间鼎明集团对定福公司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详细情况。”

    “这些情况斯朗润非常清楚,我们刚刚还在袤州洽谈签署了一项重大合作协议,但是没有你所说的对定福公司进行重大战略部署。另外,你们那边刚和我洽谈完,这边就将我掳掠关押,居心何在?我怀疑你们不是定福公司的人,你们说这些话就是想挑拨我和定福公司的关系!”

    “真正的牙尖嘴利,说得自己正气凛然,别忘了,你对大国的罪恶,可以被枪毙一千次了,这些罪证都保存在我们资料库里,我们一旦将一小部分资料上交大国当局,你和你的鼎明集团、你的家族将会倾刻瓦解,也可以说将会烟飞灰灭,你还在痴想成为明皇?你还指望邬其广能通力帮助你遂你所愿?”

    “原来你们千方百计撮合我和邬其广的会谈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目的就是把我掳掠至此!想不到定福公司是一个如此卑鄙和下三流的组织,是我太幼稚太相信你们定福公司了!”

    “你是一百步笑五十步,你把袤东警员和新专案组成员弄傻弄疯,这是大义凛然吗?你搜刮大额银行存款,这是天经地仪吗?你……”

    “好了,不要偏离我们今天的主题了,朱总的这些行为都是他们公司的整体策略,有些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相信我们以后还有很多合作机会。朱总,现在我们要弄清楚一件事,就是目前你们集团对我们公司采取了什么策略,现阶段有何动向,请你如实说出来,表出你的诚意,这样我们才有合作的可能。”程自观打断了南谦沪的说话后说道。

    “真可笑,我们双方这么多次的合作都是非常愉快的,想不到如今你们却节外生枝,把我拘禁,还『逼』我说什么对你们公司的策略,毁约反面的是你们,还装作德高义重,真可笑,真可笑!我要见斯朗润,亲面质问他为何如此!”

    “哈哈哈,装德高义重的是你朱生幡,就让我揭穿你卑鄙的面目吧!你看看这份口供吧!”

    南谦沪说完,便将台面一份资料重重地掷在朱生幡坐的沙发旁。

    朱生幡拿起来翻开便看。这是一份朱遂赋的口供,按照记录,他将自己所知道关于鼎明集团的绝大部分情况都一一供出,包括分别弄晕袤东警厅和新专案组成员、在股市上的大手笔『操』作、鼎明基地概况等,连正在筹划攻击培菜会的事也一一抖出。

    朱生幡面部凝重,额上有汗渗出来,但他并不吱声,心里在暗骂朱遂赋这个软蛋,真正的阿斗。此时,他关心的是斘册,他担心斘册也会将鼎明基地和集团所有的事供出,更担心斘册将自己的身世供述出来。但是,朱生幡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并以嘲笑对方来否认朱遂赋所供:

    “这是朱遂赋的口供?可笑!你们的想象力挺丰富的,这是画鬼吓自己吧?相信你们也制作了一份斘册的口供,快!拿来给我看看,看看你们是如何忽悠我的。”

    “不愧为鼎明集团老总,大名鼎鼎的明正善,临『乱』『色』不改!老实告诉你,斘册没有口供,他的嘴硬得很,估计是跟你学的。”南谦沪说道。

    “朱总,翘首以盼设立明皇室,这是你的大梦想,而你总将希望寄托于大国总事身上,你也睡得太沉了,致使你深梦难醒。”程自观摇摇头说。

    “可笑可笑,你们定福公司一边鼓励引导我们努力促进成立皇室,另一边又在嘲笑讽刺我们这一行为,看来你们公司很喜欢胡弄别人啊,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有理由认为你们根本不是定福公司的人!所以,要我相信你们,除非叫斯朗润来见我,否则,我不愿配合你们做任何事情。”

    “你他妈的你是谁?在这里跟我们讲条件,老子现在不鸟你了!马上交给国警部!”南谦沪说道。

    朱生幡听到这说话后,沉默着不作声。此后的几天,任凭程自观和南谦沪恐吓诱骗,他再也不开口。后又动用刑具『逼』供,都未能撬开朱生幡的嘴。

    这天,程自观对朱生幡说:

    “你想亲面斯朗润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没有这个可能,因为他人现在在美国,不过,为了让你信服,我可以接通他的视频信号,让他向你证实我们所说的吧。”

    朱生幡对这个说法很有兴趣,点点头表示同意。

    程自观便走出房间,大约十分钟后又回到,打开墙上的多媒体屏幕,经过调试,斯朗润跃然出现在屏幕上。

    “朱兄,你还好吗?”

    “斯朗润,不用哆嗦,请直接解释你为何要这样做!”

    “朱兄,你也太不厚道了,居然把枪头对着我们,也想把我们象大国警员解决,你能解释这是为何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