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零二章 较量(六)
    邬其广说完后,呡了口茶,看着朱生幡,示意其表态。

    “能够帮得上国家的,我必定尽全力,但是我们公司能力有限,如何才能为国家效力呢?”

    “朱总,你谦虚了,不用说你们此前拯救大国经济的义举,如今你们公司的微型设备更是一种有力的武器,我们就是想你利用它歼灭培菜会这个组织,此前你已经部署了这项行动,现在你能继续推进这项计划就是为国家效力,我们千方百计把你从培菜会手中救出来也是这个目的。所以,从现在开始,大国总事将以整个国家的力量来支持你,支持你歼灭培菜会!”

    “有一点我不明白,如果涉及到间谍组织『性』质,大国『政府』可以通过驱逐查封定福公司,在国际上通报此事并警告美国,何必要动用民间力量呢?”

    “这个问题也是我想向你解释的。如今国际上是多事之秋,前段时间,因为昂济事件,大美关系跌入了历史低谷,运用外交手段解决,其效果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更何况,培菜会组织已渗透到大国各行各业,甚至大国『政府』各个部门,佢们以正常的身份进行间谍活动,要清除这些间谍,利用外交手段显然是不可能的,大棒哪能搔到耳窿的痒!”

    此时的朱生幡思绪万千,这些天的事来得太突然了,一件事的发生,几乎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又有另一件事接着发生。

    见到朱生幡沉默着,邬其广继续说:

    “我知道,你对设立明皇室翘首以盼,这与我们大国对外的策略没有冲突,相反,设立皇室会加强大国的凝聚力。遥想历史,清朝统治的期间,大大小小的反清势力始终存在着,这是民心所向,可以说,明朝在民众心中是昭日璀璨的,直到现在,这种感情依然存在很多民众心中,如果能够利用这种情感,我们就可以引导民众,不再惧怕美国日益掌握世界话语权,在各个渠道上打压大国,对于加强民族团结,凝聚民众力量都有很好的作用,这些,都需要你的鼎力合作。现在,我还可以向你承诺,此前的三方草案对你我双方来说还有效,当然,这个要剔除培菜会!”

    “现在答应你似乎太过仓促,我需要时间考虑,也需要有心理调整过程,一切都要等我回到公司与班子成员商讨才能决定。”朱生幡答道。

    “没问题,这个可以理解,稍后我会安排你回去的,但是现在情势紧急,我建议你首先考虑处置培菜会大国分会会长斯朗润,甚至连同培菜会其他主要骨干,假如再拖延的话,对你可能相当不利。

    一方面,培菜会完全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对你和鼎明集团进行全面打击,现在你已离开鼎明集团多时,很多不可控『性』因素存在,此前你被『迷』掳就是一个例证。

    另一方面,培菜会完全可以通过美国『政府』将鼎明集团定为国际恐怖组织,因为培菜会已掌握了鼎明集团拟袭击培菜会的证据,包括缴获你们大量的微型机器,由此,美国就有理由动用全球军事力量打击鼎明集团。

    届时,大国『政府』不可能也不敢维护你,只能配合美国,将鼎明集团查处,到那时就真的不可救『药』了!

    唯今之计,建议你还留在我们的保护圈内,我们部署商议歼击培菜会的计划,通过电话和网络遥控『操』作,指令鼎明集团骨干行动就行了,这样可以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如果你非得要回到鼎明集团才能开展工作,我们愿意保护你的安全,派遣装甲设备护送你回到鼎明集团,然后马上秘密对培菜会采取歼击行动。”

    “好,我决定采取第一种形式,留在你们这里遥控梳理好鼎明集团的运行工作,再次部署歼击计划!在这危急关头,我愿意站在大国民众一边,抵抗美国帝国的欺霸!”朱生幡康慨地说道。

    之后,朱生幡与邬其广细细商讨歼击培菜会计划,并把部署到培菜会各分会尤其在美国的动物机器数量、类别、隐匿地点等等都详细地阵列出来。

    讨论完基本情况后,朱生幡提出联系全劢和朱遂贮,邬其广点点头,示意几个随从一行领着他,辗转来到一个大堂门前,随行人员打开大门,扶着朱生幡走了进去。

    大堂高处,上面坐着一个人,西装覆革,梳着油亮头发,气定神闲地望着进来的人,一言不发。

    朱生幡左右察看,却没见到什么通话通讯网络设备,这里更象一个大的会议室,依稀觉得上面坐着的人很熟悉,不由的停了下来。随行人员示意他继续前行,他极不情愿的再走了几步,这时他终于看清前面的人是谁,他就是与朱生幡曾经合作了二十多年的伙伴,如今却是反面成仇的对手斯朗润!顿时,朱生幡额冒大汗,脸『色』如土。

    “朱兄,二十多年了,咱们风里浪来的,没有见过你象今天这样如些惊慌失魂,你祟尚佛学的寡欲清心,为何近要时刻都在算计别人呢?真没想到我们的友谊会变成今天这样的结局,难道这不是佛对你的惩罚吗?”

    朱生幡左右看看,似乎想问随行人员是怎么回事,又似是向佢们求助。而随行人员面无表情,示意朱生幡继续向前,并要求他坐在斯朗润下面的凳子上。

    “来,朱兄,咱们好好聊一下,也不枉二十几年的友谊。”斯朗润说道。

    朱生幡不愿向前,也不愿坐下来,此刻他想见邬其广。斯朗润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便说:

    “放心吧朱兄,邬其广稍后会来的,我们现在先聊一聊吧。”

    朱生幡一言不发,稍为调整下情绪后,便径直走到斯朗润面前的凳子坐下来。

    “朱兄,想必你会急切地想知道我为何会在这里,邬其广为何会把你送到这里。”

    “我更想知道的是你为何翻脸不认人,把我囚禁施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