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零九章 较量(十三)
    “怪不得进入这里一点也不闷,看来定福公司在后山大多数工程我们并不知晓,一定要详细查清,说不定还有很多机关我们不知道的。”

    朱生幡思忖完毕,便询问厂里工人关于这空气流向问题。几个工人都答不上,表示不知道。全劢似是欲言又止。

    朱生幡知道问不出所以然,不再作声,继续察看周围环境。他走到一个架子面前,静静地看着架上的每一个仪器,若有所思。

    “这架子摆放的地方似乎不太合理,离实验台太远,对于做实验取用大大不便,上面的仪器什么种类都有,杂七『乱』八的,需要超强的记忆力才能记住这里摆放着什么,而且这些仪器看上去很久没用过了,盖满了灰尘,而刚才看过的仪器干净整洁,应该都是正在使用的,与架上的不甚相同,难道这个架上的仪器是备用的?”

    朱生幡寻思着,随意拿起其中一个泛黄的坩埚观摩,很明显,这个坩埚已很久没使用过了,甚至可以说是被弃置在这里的。他再瞄一眼旁边的滴定管,便放下坩埚,意欲拿出滴定管查看,却听得全劢说:

    “里面的电路已修复好了,那里有很多书籍和资料,我们进去看看吧。”

    朱生幡听后,缓了一阵,便跟着全劢往图书区走去。他不太习惯被别人打扰,尤其在钻研和做实验的时候,所以才缓了缓,以便调整自己的情绪,不让内心的波动反映在表情上。

    另外,令朱生幡疑『惑』的是,全劢是不轻易打扰别人的,此前全劢每次突然找他或打扰他,都是有重要事情,而这次却没有任何紧急情况。因此,朱生幡再看多一眼那个仪器架,尽量记住上面的设置。

    图书区现场情况与此前昆器反馈的基本一样,凌『乱』不堪,碎纸满地。

    朱生幡伸手掏掏碎纸机里的碎屑,摇摇头,又走到书架旁,连续翻开几本书浏览,却都是失望地摇摇头。最后,他交代几个工人将这些书籍全部打包封存,留在厂里保存,待日后再提取细细查阅。

    正在忙碌间,朱遂贮那边传来一个最新发现的消息:新发现二个与培菜会有关联集团公司!

    接着,朱遂贮进一步阐明二个公司的详细情况。初步查明,这二个公司是超塑精钢和聚乙烯聚供应商,旗下多名人员与培菜会有较密切的接触,熟知超塑精钢聚乙烯聚等原料的用途,极有可能知道培菜会的内幕和了解其与鼎明集团的关系。现在意欲用禅安『露』处置这些人员,但是在美的禅安『露』存量不足,急需补给。

    朱生幡听后,沉默了很久,似乎也没有想出对策。

    全劢见状,连忙说:

    “或者先处置部分主要人物,销毁与鼎明集团相关的资料,并同时紧急调运禅安『露』前往美国,然后再处置余下人员。”

    朱生幡未置可否,静了一会后,便对全劢说:

    “后山这里的事情相当紧急,你专心负责搞好这里的查探工作吧,美国那边的事还是由朱遂贮处理行了。”

    全劢听后,微微点头,便走到一边去了。

    接着,朱生幡告知朱遂贮作好歼击准备,他会马上补给禅安『露』,由一批新畜器运送到相应地点,并约定了具体对接频率信号和接应地点。

    安排好禅安『露』补给后,朱生幡便走进厨房区,看到所有厨具都是普普通通的,没有什么特别。再看那遗剩的果蔬,也再普通不过。

    “不对啊!假如斯朗润古青冈长时间呆在这里的话,厨房一定配备到西式厨具,而也一定有西式蘸料调味料,而这里只有些油盐酱醋,很明显,在这里开饭的人就是大国人!那么,朱遂贮怀疑斯朗润古青冈呆在这里是否正确?

    此前听朱遂赋说杜觇曾经在这里出现过,难道这里就是杜觇就餐处?杜觇曾与全劢十分要好,刚才全劢的贸然打扰,是不是为了掩饰某些东西?是为了不让大家撞见杜觇?

    此前我曾对全劢产生怀疑,所以才重用朱遂赋,并在后山基地发现杜觇。假如杜觇现在还在后山,以他凶残的个『性』,还有全劢这个不知是敌是友的同伴帮助,是否会对我们产生不利?

    早前,这里的大门诡异地打开,却没见到任何人出入,这是否可以推测,是杜觇这个隐形人以隐形身打开的?或者这里根本不是培菜会的空间?那么,斯朗润古青冈躲到哪个角落了?难道化名改姓潜伏于美国民间?”

    想到这里,朱生幡决定立刻返回鼎明基地,先作全面规划策谋,谨慎对待全劢,然后才决定采取何种行动和方案,以免现时出现不测。

    于是,朱生幡指令全劢留驻后山基地,交代他做些缮后工作,包括继续清理培菜会办公区,厘清其电路网络线路及监控线路走向等。

    交代完毕,朱生幡立刻返回鼎明基地。坐在鼎明基地的『操』控中心,他的心踏实了许多。

    此时,朱遂贮已用禅安『露』解决了二个与培菜会有密切联系的集团公司相关人员,此前的禅安『露』接收也颇为顺利和及时。

    于是,朱生幡便细细听取朱遂贮述说自从自己被『迷』掳后,鼎明集团所发生的事情详细经过,包括众人如何应应急防卫,如何决定歼击培菜会,如何多方联动出击等。讲述完毕,朱遂贮便向朱生幡询问一些不解的事情:

    “你是如何设置和调动昆器把那张报信纸条送达给我的?当时我收到纸条时还是半信半疑,也不敢贸然拿出来和其他人商量,只不过暗暗做了些准备工作。当时为了打开一份资料包,我想起你曾经推荐一个摧墙软件,所以到你工作室去拿,发现那里的门是打开的,所以顺利地拿到软件,并凭此资料包获悉你被关押的地点,为什么你的工作室会无缘无故被打开?现在最好检查里面的是否丢失了东西。此前你是如何向美国区补给禅安『露』的?美国那边还有补给站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