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一三章 寻夫(一)
    陶坊川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消息了,黄哿漾原来淡定的心也逐渐变得焦虑不安。

    黄哿漾到陶坊川单位反映情况,希望单位能帮忙找到他,或者利用组织的力量揭开陶坊川疯颠之谜。但是,陶坊川所在单位的人都是新面孔,或者陶坊川事发前后都不在岗,对此前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也没有任何资料记录到陶坊川为何突然变成疯颠状态,对她提出的问题无从解答,也不知道如何帮助她。黄哿漾十分失望,却又无可奈何。

    黄哿漾又去陶坊川同事家,了解到佢们现在都是呆在家里,还是处于疯痴傻戆状态。她不禁悲从心生,此刻,她更愿陶坊川象同事一样,傻傻的呆在自己身边,而不是不知所向。

    黄哿漾动员同事的家属一齐去要求单位披『露』真相,给所有警员一个说法,但是这些家属看上去明显动力不足。

    经过进一步询问这些家属,黄哿漾才知道,佢们曾经集体到警署讨说法,警署的人员都是新面孔,没能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后,由一个姓黎的上级领导出面,给每人发放一大笔治疗费,并且每位警员每月都领双薪,这才将事情平息下来。

    黄哿漾知道,佢们所说的黎姓领导就是黎再,思来想去,黄哿漾决定也去找陶坊川曾经的上级,把陶坊川作心腹对待的黎再。她不为治疗费,不为双薪,只为能找到陶坊川,或者有他的去向。

    经过多次通报预约,黄哿漾都未能见到黎再,传话人都是以黎再在忙关键案子,不能与局外人接触为籍口拒绝了她。黄哿漾想着总不能如此拖下去,便横下心来,决定硬闯黎再办公室。

    黄哿漾巧妙地逾越多道护卫和门禁,终于来到黎再所在的办公区,当她试图再往里走时,终于被一个保卫拦住。黄哿漾不断解释来这里的原由,并极力要求见黎再,但是保卫并不卖帐,把她架到一边。

    这时的黄哿漾已拿定主意坚决不离开,她想到通过吵闹吸引黎再注意而出来接见她。于是,她便大喊大哭,但是,经过多轮哭喊吵闹,仍然没有见到黎再出来。黄哿漾打算豁出去了,便睡在地上打滚嘶喊嚎哭,俨然象一个泼『妇』赖汉一样。

    保卫实在看不过眼,便放开黄哿漾,任由她在地上打滚,并说道:

    “你要找的人黎再早已不在这里上班了,听说他现在也是傻傻的不知日午,我们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应该是和你丈夫此前疯疯颠颠差不多一个样吧!”

    听到这话,黄哿漾停了下来,迅速站起来,揪着刚才说话的保卫衣领,说:

    “我不信,除非你带我到黎再原来的办公室看看,看过后保证不再来烦你们了。”

    那个保卫爽快地答应,并把黄哿漾领到一个办公室门前,还特意找来一把锁匙将门打开,向黄哿漾表明这个就是黎再原来的办公室,并示意她进去看个究竟。黄哿漾也不客气,随着保卫一齐走了进去。

    里面已布满灰尘,一张办公台上放着一个工作牌,看样子也很久没动过了,上面是黎再的名字和照片。黄哿漾见到办公台上有文件资料,想拿来看看,却被保卫拦住:

    “这些东西你不能动,这里就是黎再的办公室,看看这些灰尘就可以知道黎再已经很久没来过了,你还是离开这里另想办法吧。”

    保卫的说法似乎就是事实,黄哿漾听后,甚为失望,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决断,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无奈地离开了。

    黎再有着陶坊川同样的遭遇,同样不知所踪,是谁把他们弄成这样的?此前陶坊川负责的案件是隐形人案,难道陶坊川和黎再都是因为此案而变疯变傻?这都是隐形人所为?对啊!陶坊川所有同事现在也是如此状态,有些人也已不知所踪。

    想到这里,黄哿漾惊悚万分,恐惧占据着身心,不停地打冷震,全身无力,无助地瘫在那里。她心『乱』如麻,脑里恍恍惚惚,不由自主地回放陶坊川曾经的点点滴滴,又似乎有一种力量带着她检索搜寻线索,从而解开陶坊川失踪之『迷』。

    突然,她想起了自己的股票帐号曾经无缘无故自动购买了涉美股票,这个是陶坊川现在疯痴的另一个原因吗?

    股灾发生后,黄哿漾留意过有关股市的新闻,曾经有一段时间,大国『政府』誓查『操』控和做空股市的人,也成立了股市调查组。

    去找股市调查组能否对找到陶坊川有帮助?黄哿漾决定试一试。

    几经周折,黄哿漾终于打听到股市调查组所在办公点。当到达那里时,很吃惊,这里就是陶坊川所在的单位,而自己却浑然记不起!

    既然来到这里了,黄哿漾还是按照原来的思路,将自己股票帐户异动的事向调查组叙述。调查组人员对她所说的并不太重视,只是装模作样的登记在案,便打发她离开。

    黄哿漾见状,想着自己的丈夫是这个部门职员,如今已失踪,而他的同事却对此冷漠不关心,便来了火,大声叫道:

    “我作为一个警察妻子,如今我丈夫,曾经就坐在你们的位置上工作的同事,却不知在何方,你们如此漠不关心,说不准明天你们也和我丈夫一样不知所向!看来陶坊川留下的纸条也不必交给你们了。”

    调查组成员听后,一片沉默,似乎被黄哿漾所说的塞住了口。

    这时,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走了出来,轻声对黄哿漾说:

    “哦,你原来是陶坊川陶组长的夫人,请随我进里面再详细谈吧。”

    黄哿漾也不客气,随着那人直进入里面一间房,坐了下来。那人急切地询问有关陶坊川遗留纸条的事。黄哿漾并不正面回答他,而是以一个妻子身份,急切地打听陶坊川的现况,及其造成这种状况的原由:

    “坊川很多同事现在都是疯疯癫癫的状态,我想知道这是为何,佢们是否还会恢复正常?你应该是一位领导吧,作为坊川的上级,你能否告知我实情吗?坊川现在失踪,是否是组织上的安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