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一五章 寻夫(三)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一个保安模样的人走了出来,拿过黄哿漾的纸条,细细琢磨了一番后说道:

    “小姐,对不起,这里没有你所要找的人。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是本地人,真真有朋友介绍我来的,希望你能帮帮忙在这里找一层写字楼。”

    “对不起,你还是到其它地方找吧,我们这里没对外招租。”保安说完便走了。

    黄哿漾甚感无奈,想到心酸处,不觉泪盈盈。为了掩饰,她连忙走到一侧,扶墙抽泣,甚是凄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原来那个保安从大厦里走出来,对黄哿漾说:

    “你进来吧,我请示了老总,他说租赁写字楼的事可以商量。”

    说完,便拿出一个卡交予门岗刷寻,便开门让黄哿漾进去。

    黄哿漾忐忑地跟着保安走进大厦,来到一间房前,门打开时,发现这房间实际上是一架电梯。电梯没有楼层指示,不过很快就到了一个楼层。

    在保安的带领下,黄哿漾到了一个办公室,并叫她坐在沙发上等候这里的负责人,并倒了一杯水给她,便离开了。

    大约半小时后,一个人走了进来,他戴着金丝眼镜,头发用摩丝梳得整整齐齐,身穿猩红西装,脚穿油亮黑『色』皮鞋。

    黄哿漾站了起来,目迎来人。

    “坐吧,听说你想在这里租写字楼办公,是吗?”来人说道。

    “哦,对,你们这里有什么规格的写字楼?可以带我去看看吗?”黄哿漾说。

    “哈哈,还没请教你尊名呢?还有,你公司主营什么?需多大面积的写字楼?”

    “我叫黄哿漾,请多指教。我公司经营进出口贸易业务,与附近的多间公司有业务往来,想在这里租写字楼,为的是方便与这些公司联系。我们需要三到五百平方面积。”

    “好,跟我来吧,带你去看看,这里刚好有一层空置的写字楼,大约三百多平方。”

    来人站了起来,往外面走,并示意黄哿漾跟着他。黄哿漾也起来跟了上去。

    二人再经乘坐电梯,到达一个很大象是会议室布置的地方。来人随即介绍这里的情况,并不时地瞥窥黄哿漾。

    “旁边有一个小办公室,我们到那里喝杯茶,顺便洽谈详细情况吧。”来人说道。

    黄哿漾点头应诺。

    来人洗杯烫壶泡茶一应相当娴熟流利,不一会,便把一杯功夫茶放在黄哿漾面前。黄哿漾也不客气,捧杯慢饮。缓了一阵后,来人说道:

    “黄女士,你在公司任何职务?有名片吗?你拿的那张纸条从何而来?”

    黄哿漾略过一丝卑慌的表情,缓了一会后,便答道:

    “我……我是公司行政主管,刚巧今天没带名片,那张纸条是对口公司给我的。”

    “哈哈哈,你还没弄明白这张纸条的意思就牟然而来,不是来这里找写字楼那么简单吧?你知道后面三个字‘隆武堡’是什么意思吗?”

    “不是这里的名称吗?”

    “告诉你,隆武堡就是本人的名字,你连这些都没了解清楚,别再装了,你究竟为何而来?”

    “这……你认识……哦,不好意思,我找错地方了,打扰了。”

    黄哿漾这时感觉到这个人有点可怕,一阵不安在心里冒出。于是,她说完后便站了起来,快速往外走。

    “你不想见陶坊川吗?”

    黄哿漾听到这句话后,一阵激动,连忙止住脚步并快速转身问道:

    “陶坊川在哪里?你知道他的下落?”

    “别急嘛,坐下来,我慢慢告诉你。”

    黄哿漾还急切地想往下问,但缓了一阵后,便冷静下来,继而静静地坐下来,等待对方回答。

    “很好,为了使你听得真切点,我和你挨着坐吧。”

    隆武堡说完,便从对面沙发站起来,走到黄哿漾旁边坐下来。黄哿漾有意识地挪开闪躲。

    “别怕,我吃不了你,我只是将你所关心的事告诉你。”

    黄哿漾屏着气,停止躲闪,只用防备的眼神看着隆武堡。

    “哈哈哈,你既然如此害怕,那就算了,请回吧。”

    隆武堡说完便站了起来,作送客的手势。黄哿漾疑『惑』地望着他,继而说:

    “好吧,你坐下来,告诉我陶坊川现在在哪里,万分感激!”

    “你是他的妻子,这我知道。放心吧,他现在很安全,只是在执行特别任务,一时三刻还没能『露』面。”

    “我想见他!你能帮这个忙吗?相信你有能力帮忙的。”

    隆武堡坐下沙发,靠近黄哿漾,用手搭着她的肩膀。黄哿漾有意识地挪了一挪,但不再象之前那样躲闪。她现在只想了解丈夫的去向,所以对隆武堡的小动作不再作计较。

    “哈哈哈,你丈夫这个任务不简单,估计难以见面。如果有什么口信,或者我可以帮你捎告他。”

    “陶坊川为什么变成疯癫癫的样子?这个原因你知道吗?又或者就象你所说,是为了破案需要?他还能恢复正常吗?”

    此时,隆武堡的手已经横着搭在黄哿漾双肩上,表情暧昧,歪着头看着她,眼放着电。

    黄哿漾很不耐烦,把隆武堡的手放下来,说:

    “先生,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请放尊重一点。”

    “好吧,我们再喝杯茶吧。”

    隆武堡说完,便起来坐到对面,又开始泡茶了。

    “既然你说不出我丈夫的去向和状况,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但是请你回答我这个问题:你为什么知道我是来找陶坊川的呢?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呢?”

    “先喝茶吧,等下我给一样东西给你看,这可以证明我对你丈夫的行踪是了解的。”

    “那现在就给我看,我没空了,要回家了。”

    “既然你不想知道陶坊川的下落,那就算了吧,请自便,我这就送你出去。”

    黄哿漾犹豫着,她不想离去,只想找到丈夫。她默默地坐在那里,捧茶慢呡,以掩饰自己的踌躇。

    “既然你是来找陶坊川的,那你是找对地方了,又何必计较一些小节呢。”

    隆武堡边说边挨近黄哿漾坐下来,并又开始动手动脚。

    “你不是说有东西给我看吗?让我看了,咱们再聊天也不迟,这样也可证明你了解陶坊川的情况,要不,我凭什么信你?”

    “好,随我来吧。”

    隆武堡说完,便拉着黄哿漾的手往外走,俨然象拉着自己的女朋友一样。黄哿漾横横心,也不作计较,跟着他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