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一六章 又见隐形人(一)
    佢们来到黄哿漾最初进入的那个办公室。进来后,隆武堡马上将办公室的门窗关好。黄哿漾惊慌万分,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

    “放心吧,不会吃掉你的,拿给你看的东西属于机密级的,所以需要隐密点,这样对陶坊川的安全有保障。”

    隆武堡说完,便打开投影机,找出一个u盘,调整好各项放影参数后,投影机便开始播放了。

    影像中出现了陶坊川在吃饭的镜头,他和劳昌松在一起,没有此前的疯疯癫癫状态,但他们却是苟于言笑,更象二个被严格管理的学生。

    “这影像中的地方是哪里?我可以去见陶坊川吗?你是如何有这些录像的?”

    “哈哈哈,暂时不用见陶坊川吧,见我不是一样的吗?”

    隆武堡说话间,已经附于黄哿漾身旁,用手抚『摸』着她全身,继而亲她的脸。黄哿漾想反抗,可这时根本用不了力,软绵绵的,想大喊却没能叫出声,只得任由隆武堡摆布。

    隆武堡正在入港启航时,外面突然传来了重重的敲门声,他不得不停下来,走到窗前通过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却没见到外面有任何人,但是依然有断续的敲门声传来。

    隆武堡惊讶不已,连忙走到门前细听究竟,的确是有人在敲门声!

    这个地方是隆武堡专属场所,从来没有人未经预约会主动找上门,大厦保安队长亦然,来人敲门是什么意图?又偏偏在这个时候来打扰?

    为了稳妥起见,隆武堡并没有开门,先通过监控查看外面情况,但是,监控屏幕显示外面没有任何人影,而敲门声还是每隔几分钟就响一次!

    隆武堡甚为惊奇,看看旁边的黄哿漾还处于清醒状态,而且还有逃走意向。他便把黄哿漾抱进一个小房,安置好后关好小房门,准备去开大门看个究竟。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大门,同时一个大阔步地跨出去,左右张望,却没见到任何人影。他又朝走廊两边搜寻探看,依然没有见到任何人!

    隆武堡虽然觉得蹊跷,但间谍的素质令他冷静下来,他并不急着回到屋里,而是面向大门站住,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时,隆武堡耳边传来了一个似是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

    “隆统理,你还好吗?”

    隆武堡虽然是久经沙场的间谍,但是还是被这个无头无根的声音吓到,不过他很快地恢复镇定,并已初步明白了什么回事。

    “隆统理,找你找得很辛苦啊!你知道我们组织已全然瘫痪了吗?”

    隆武堡并不答话,径直走到门前,推开大门,弯腰作了个请进的手势。

    “好了,我已经进来了,里面再说话吧。”对方的话依然象不知何方飘来一样。

    这个情景曾经在隆武堡脑里预放过多遍,没想到现在真的发生了,此刻,他真的不知如何应付。不过,凭着多年间谍的功底和素质,令他镇定下来,以不变应万变,并问道:

    “古青冈,这是为什么?”

    “虽然你任大国外事统理一职,但千万不要忘记你还是培菜会一只,fbi还记录到你的名字,我想知道你对培菜会现在的遭遇的看法和对下一步工作有什么安排。”

    “我正在为此事头痛,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何不能现身?难道你也试用透清『液』而隐形了?”

    “如你所说,我的确注『射』了透清『液』,只有这样才躲过了鼎明集团的袭击,但是,我再也变不回真身了,只能四处游『荡』,历尽千辛万苦才找到你。”

    “为什么会这样?那怎么办?请详细说出你的遭遇吧,我们好好商讨研究对策,以改变你糟糕的现状,并拯救培菜会。”

    “好吧,既然你没知道详情,容我细地向你讲述吧。”

    于是,已变成隐身状态的古青冈坐下来,向隆武堡讲述他这段时间的所有经历:

    “此前,我们发现了鼎明集团已经启动袭击培菜会的计划,便紧急商议对策,为了使事情影响最小化,我们采取了‘擒贼先擒王’的策略,将朱生幡『迷』掳控制,并成功使其供出袭击计划。在我们想采取进一步行动时,鼎明集团在朱生幡缺席的情况下,突然向培菜会发动袭击,短时间内,培菜会在录职员都被注『射』了禅安『露』而变成傻人。

    当时,我和技术人员刚好在后山实验室,那里成为鼎明集团昆器唯一未能进入的地方,所以我们几个免受禅安『露』的侵害,在接二连三地接到培菜会各地各级人员的紧急求助消息后,我们却无法提供帮助,对自己的处境也忧心忡忡,因为从监控看到,鼎明集团各种动物机器围绕着我们的所在地后山实验室打转,企图闯进来对我们实施袭击。

    在这种紧急形势下,我们分别联系到关押朱生幡和斘册朱遂赋处的看守,了解到那里还没有沦陷,便叫他们挺住,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到那里救援转移在押人员。通过一番心理挣扎,我决定注『射』透清『液』变隐形身,以便挽救大局,这也是在三个技术员提点下做出的决定。

    注『射』透清『液』后,隐形效果很快就显现。于是,技术人员选定时间为我打开『操』控室大门,我便走出了后山办公区,驱车急速狂奔赶往关押朱生幡的地方。半途中,却见到另一台车从后面飞速赶来,似乎也有急事。由于车道狭窄,对方无法超车,急躁得想撞我的车,我意识到这样必然出事,便靠边让对方过去。没想到对方居然靠近来挑衅,并想下车走过来质问,后来可能佢们当中有人劝阻,便不管我了,并飞速消失于路上。

    后来,我才想起,我已是隐形身,因此猜测,佢们可能是看到我车内空无一人,心生疑『惑』,下车来是想看过究竟的。

    之后,我也加速赶到关押朱生幡那座大宅,将车开到隐密处,可是已经太迟了,我看到朱生幡已被几个人救出来扶上车,救他的人就是刚才把我『逼』停的那伙人!我想跟踪佢们,却考虑到孤掌难鸣,便想着到大宅里看看我们的看守人是否还能帮忙,无奈的是,他们无一幸免被注『射』了禅安『露』,全部成了无用之人,因此现在也没有知道那伙人的去向。

    『迷』茫之际,我想着用电话等通讯工具联系你很容易泄『露』机密,对你也不利,所以便直接来到这里找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