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一八章 又见隐形人(三)
    “哎,现在培菜会已是处于瘫痪状态,质查斘册是否叛变那是日后的事了。不过,现时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必须有应对方案才行。”古青冈说道。

    “请问你有斯朗润的消息吗?现时他在哪里?如果能找到他,可能对扭转局势非常有帮助,现在只有集我们三人的智慧,沉着应对,冷静地与鼎明集团周旋,秘密争取得到美国当局支持,才有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听到隆武堡的说话,古青冈顿时象打了鸡血一样振奋起来,并说道:

    “斯朗润当时和我一样,都注『射』了禅安『露』,变成了隐形身和我一齐……一齐走出『操』控室,由于当时情势危急,我们各自分散走了不同的道路,因此失散了,如果能找到他,我们还是最佳组合,我们的力量就会徒增,我一定会战胜鼎明集团的!”

    隆武堡听后,叹道:

    “哎……难为你两位了,作为共同奋战的铁三角,我深感惭愧,你们为培菜会牺牲了这么多,而且没能再变回真身,真的委屈啊!现在已是深秋,寒意渐浓,你赤身『裸』体的,不堪忍受啊!我马上叫人送一套衣服给你穿上取暖,喝口姜汤补暖,吃个馍馍充饥,再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再来商议鼎明集团的事吧。”

    “也好,拿一件大一点的羽绒服吧,我想好好地安慰一下自己,这段时间受的刺激太大太多了。”

    于是,隆武堡便叫人拿来一大套衣服,并帮古青冈穿上。穿上衣服的古青冈,看上去十分别扭,特别是衣领上方,空空而也,犹如一个无头鬼。由于他没有穿鞋,裤脚下面也是空『荡』『荡』的,看上去就是一套衣服悬在地面上。行走时,更象一个鬼魂在游『荡』。

    隆武堡呆看一会后,便说:

    “我已叫人熬汤做饭了,等一下会送上来,你先过那边坐一下,你劳碌了这么多天,那里的座椅宽大,可以半躺半坐着,这样比较舒服,也可以喝杯热茶,和我谈谈应对鼎明集团的策略。”

    古青冈应允,便跟着隆武堡来到大座椅前坐下来。当他坐下后,还没反应到是什么回事,大座椅背部、托手、椅脚等处便自动伸出了钢条,牢牢地被固定在座椅上,不能动弹!这个议事厅座椅的机关可谓累试不爽,此前隆武堡也是用这套机关来擒住陶坊川和劳昌松的。

    在这个过程中,古青冈从疑『惑』、质疑到忿恨怒骂隆武堡,但是隆武堡始终没有说一句话,任由古青冈在飙躁,然后关上那里的门,回到藏着黄哿漾的地方。还好,黄哿漾没有什么事,也叫喊不得。

    隆武堡便宽衣解带,狼虎般地骑在黄哿漾身上行**。泄欲完毕,他整理好现场,扶着黄哿漾,从专用电梯直下停车场,将她扶进车后座安放好,便又上来准备把古青冈搬下去,一齐拉到秘密住所安置。

    当隆武堡再次进入议事厅时,古青冈变成沉默不语,只是静坐在那里。隆武堡再仔细看看,发现古青冈似乎有所不同,那钢条套着的衣服的地方明显瘪了,好象把他的肉也勒凹了许多!

    隆武堡走上去,想用手『摸』着古青冈的头,却发现他衣领上面和看到的一样:空空而也!隆武堡不相信,又用手掌压着古青冈的胸部,那衣服马上凹了,再压压其它地方亦然!也就是说,古青冈已经摆脱了钢条的控制,逃跑了!

    隆武堡异常震惊,四下张望搜寻,没见到任何踪迹。他稍作镇定,便细细研究古青冈是如何摆脱钢条逃走的,看着那钢条依然紧套着整套衣服,他不禁自问:难道古青冈有缩骨术?

    这时,隆武堡想起了机关遥控器,便马上走到主台上打开抽屉,发现遥控器还在,疑窦之际,他猛然发现遥控器的位置和原来的有差别,应该有人动过。也就是说,有人拿到遥控器开启机关把古青冈放走了!佢是谁?为何要把古青冈放走?

    隆武堡马上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无暇多想,关好议事室的门,立刻拿出一支长长的电棒,在空旷的地方急速挥划,划尽整个议事室空间后,没有见到任何反应,才松了一口气。

    这支电棒是全劢与电枪一齐设计造出来的,按动电掣时释放的电压非常高,如果碰到人后,人会立刻晕过去。隆武堡想用电棒检查古青冈是否还留在这里,就象用电蚊拍赶拍蚊子一样。

    确认议事室无异常后,隆武堡小心关闭好各道机关,关牢门窗,使匆匆离开,载着黄哿漾直抵直升机处,携着她驾机直飞盛堂后山隐密老窝。

    途中,隆武堡看着被征服的猎物,不禁一阵暗笑。

    原来,当保安队长向隆武堡报告,说有人凭一张纸条来租赁写字楼时,隆武堡觉得非常蹊跷,便通过闭路电视观察来人。看着有几分姿『色』的黄哿漾,隆武堡心动了,他决定让她进来,一来可以了解她到这里的真正目的,以便有什么风吹草动自己可以及时掌晓;二来可以视时机拈拈花香。

    当隆武堡了解到这个女人就是陶坊川的妻子后,他意识到不能再让她回去了,便使用正心水将其控制,带回自家窝里随时恣意行『淫』。为了日后的大计,唯有将对隐形案有所了解的人都控制在自己手里。另外,隆武堡有一种意识,此后,应该增加些女的实验标本,以应实验的全面『性』。

    自此,他用盗来的正心水把黄哿漾控制,既把她当作活人试验品,又随时泄欲。

    很好!今后黄哿漾住的地方离陶坊川不远,适当时候,可以让佢们见见面,看看佢们有什么反应,这也是一种实验。

    对于古青冈的逃脱,隆武堡现在觉得已不大为然,虽然他是隐形人,但也是肉身一个,没有高科技工具掌握在手,没有一个自己安全的窝,很难掀起风浪,大不了吓唬吓唬普通人。虽然他是培菜会高级职员,但是他与美国高层没有渊源,他能联系到美国方面的人已全然被鼎明集团螫傻,现时作为一个白丁,不可能有人相信他。也就是说,他不可能促使美国当局处置隆武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