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二零章 又见隐形人(五)
    经过校对核实,朱生幡发现自己有二次进入实验室时,热源录像都没有显示到自己的热源像,就象根本没有人进入实验室一样。

    因此,他再次确证了热源录像有多次被置换,时间长短不一,但是监控录像仅有十分钟被置换。为什么两套录像并不同步置换呢?

    苦思良久后,朱生幡已经明白过来:热源录像是针对监控隐形人而设,置换热源录像就是掩盖隐形人在实验室的热源像,也就是遮掩隐形人作案的行迹,很明显,就是隐形人进入了实验室,并且盗取了正心水!而监控录像根本不能监录到隐形人,所以不需要做手脚。

    至于隐形人偷盗正心水的具体过程,可以这样推理:

    隐形人多次尾随朱生幡进入实验室,基本掌握了朱生幡研制正心水的进程和试验情况,等到正心水研发成功后,依例尾随朱生幡进入实验室,待朱生幡离开后,便用准备好的仪器分装冰柜里的正心水。因为实验室的门在里面无需任何验证就可以打开,隐形人轻松地带着战利品走出去。完事后,便通过电脑联网,将实验室的热源录像置换!可以断定,监控录像唯一被置换的时间段就是正心水被盗的时间,因为隐形人打开冰柜时监控会拍到冰柜门的开启和关闭。

    说到实验室的大门开启情况,朱生幡曾听朱遂贮描述,当时他被掳,朱遂贮为了打开培菜会一份资料包,想起了放在他办公室的摧墙软件,便急匆匆地赶往那里,没想到办公室的大门却是打开的,顺利地拿到摧墙软件,根本不用花心思如何开启设置多重验证的门。

    另外一件事,昆器携带纸条向朱遂贮传递朱生幡被掳的消息,该消息是以朱生幡名义发出的,并要求朱遂贮立刻对培菜会实行全面歼击。

    听到这二件事后,起初朱生幡是诧异的,后来经过细细了解,才知道事情的详情,不禁暗暗感叹,部署秘密力量是多么重要。

    如今,想不到只能自己进出的实验室,却被人轻易进入,轻易盗取正心水,能够这样做的,肯定是鼎明集团内部人,而且是鼎明集团的骨干,潜在鼎明集团的隐形人!

    此前,朱生幡曾对从后山培菜会实验室搜集到的剩余实验『液』体进行检测,确认这种『液』体就是禅安『露』残余成分!只不过可能放置时间长了,渗杂着小部分其它成分。这证明,禅安『露』和正心水一样,也曾被窃取,这些残留『液』体真的是培菜会留下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么,潜伏在鼎明集团替培菜会盗取禅安『露』和正心水这个隐形人是谁呢?

    从置换技术存在瑕疵这方面来看,可以排除朱遂贮所为,更何况此前正是他的果断出击,才挽救鼎明集团于危难中,他也不可能是隐形人。

    红外热源探测器是由斘册负责秘密设置的,其他人都不知道,更没知道热源器的功用,但是热源录像这么快就被人『操』作置换,这与斘册有关吗?不!斘册作为朱生幡的亲生儿子,不可能有什么企图。热源器之所以这么快被人知悉,是因为鼎明集团也被人监控了,说白一点,就是被隐形人监控的。前段时间被培菜会『迷』掳,面对严刑『逼』供,没说出鼎明集团半点机密,不失大明子孙风骨,不愧为大明传人。

    早前,朱生幡已对全劢进行全面审视,虽然排除了他向培菜会通风报信的嫌疑,但是他很多行为都存在不同疑点。这次,全劢依然被朱生幡列入怀疑对象,实验室的热源录像被置换是发生在全劢调回到鼎明基地之后,他完全有作案时间。更重要的是,全劢那半截“玉臂”,分明就是隐形人的独特标记!

    看来,鼎明集团现在面临的对手不是溃败的培菜会,而是隐形人!而且隐形人对鼎明集团的窥视并非一朝一夕,甚至连禅安『露』、正心水和莲花雾秘方都已窃得!隐形人悉心处虑窃取这些『药』水,有什么阴谋?

    “一定是全劢!全劢就是隐形人!全劢背后还有很多隐形人,包括苏现和杜觇!能否对全劢进行全面监控?”朱生幡自思自问道。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思考,朱生幡觉得也有矛盾,假如全劢是隐形人的话,这样卖力为培菜会窃取禅安『露』和正心水,却对培菜会的溃败置之不理,相反,非常卖力地痛击培菜会。

    “这样看来只有一个可能,遗留的溶『液』是全劢故意放在那里的,目的就是转移视线,将培菜会拉进来搞浑这趟水!不,一定要采取果断措施,将全劢控制,拷问到底,甚至象培菜会一样采取电刑、精神摧审法!”

    想到这里,朱生幡便开始就控制全劢作了详细计划,把重点放在如何防范全劢的隐形同伙上。其中有二个选项令朱生幡难以决择:

    第一,是直接用正心水控制全劢;第二,是由吴忉典派兵捉拿他,进行严刑审问,弄清隐形人的阴谋。

    第一个方案干手净脚,使全劢没有任何反制可能,但是却没能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很容易留下隐患,甚至会遭到其他隐形人的报复。

    第二个方案处理得好的话,可以了解隐形人的阴谋和动态,以便采取进一步行动,了绝后患,甚至可以帮助官方查清所有的隐形人案。但是,耗时漫长,其过程中极有可能遭到其他隐形人的干扰攻击,甚至会被反制。

    眉头一皱一展间,朱生幡决定采取第三个策略:给予全劢注『射』正心水,只启动定位功能,不启用控制其脑细胞功能,利用昆器跟踪其行踪,『摸』清其底细再作谋划。

    这样做是为了稳健起见,因为现在没有确凿证据表明全劢是鼎明集团的敌人,一旦处置他,必是伤筋动骨,没有情面可言,但是万一判断错了,毕竟全劢还是朱生幡外甥的儿子,亲情必不可挽回。其次,可以真正在人体上测试正心水的实效。

    于是,朱生幡将实验室的门从里面打开设置成需要设置指模、人脸和密码三重认证,每次进入实验室时先查看热源录像,确认无隐形人尾随进来后才开始工作。

    做好这些防备工作后,朱生幡便开始实施行动,趁全劢来到办公室之际,或借共进晚餐之机,或在开会时,暗里启动昆器,给他注『射』正心水,直到他骨骼中的类金属累积到一定量,用电脑可以接收其发『射』出的定位信号。这个过程,都是朱生幡亲自一人『操』作。

    此后,朱生幡便任由全劢自主工作,自主活动,放长线观察他的所有行动。

    这天,斘册有事回央勐,因后山基地的工作较为紧凑,需要鼎明集团核心人员接手,他便向朱生幡请示让全劢暂时接管后山。朱生幡表示同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