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二一章 又见隐形人(六)
    通过昆器传回的影像得知,全劢到了后山后,全面接管斘册的工作,认真细致投入,相当负责任。朱生幡看后,甚觉疑『惑』,并暗对自己说可能错怪了全劢。

    因此,朱生幡此后对全劢的监控变得松懈,甚至一天才看一次监控他的录像。

    这天晚上,朱生幡在翻阅当天监控全劢的录像时,发现他在电脑上收到了一份文件,文件内容全是杂七『乱』八的符号或文字。全劢看完后便删除掉,并作了清除痕迹处理,也就是永久删除。

    全劢虽然在电脑上作了永久删除,但昆器已经将其内容拍录下来。朱生幡觉得可疑,便将昆器拍录的这段内容作了特别保存,并进行破译处理,但没能推译出什么名堂。

    随后,全劢匆匆赶往原定福公司办公区,当进入办公区里厅时,昆器的信号似乎中断了,没有图像传回来,但好象还能传送声音。

    朱生幡此时才醒悟过来,快速在电脑上调整频率,以便能接收前方图像。但是,任由朱生幡调校,始终没能看到图像,甚至最后连声音也没能接收了。

    朱生幡非常恼气,心里想着等待全劢回到央勐后,决定启动脑细胞控制行动,控制大局,免使全劢随时变成可怕的敌人。

    思忖之际,前方又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声音,很模糊,但仔细点也能听得到,只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说:

    “……目今培……隐形人随时可能会光临,你发明的趋形棒耗电快,还需改良,所以……”

    “没问题的,这段时间我抓紧……想不到培菜会漏网的人变成了隐形人,我们……好好坚守……”答话的声音就是全劢。

    朱生幡努力地再想听清楚点,但是前方传来的声音已模糊不清,到最后一点也听不到了。

    “培菜会?培菜会的人变成了隐形人?培菜会漏网之鱼无非就是斯朗润!”

    朱生幡拍拍脑袋轻叹,事情的变化令他始料不及,也难怪斯朗润这个狡猾的狐狸能够逃脱鼎明集团的歼击,原来他变成了隐形人!他是如何变成隐形人的?难道此前所有隐形案中的隐形人都受其控制?而他也熟知如何变成隐形人的?

    朱生幡意识到这些谈话非常重要,便又调整昆器频段,意欲接收信号窃听全劢的更多谈话,却没有成功,到最后连嘈杂的声音也没有了。

    无奈之下,朱生幡便反复细听昆器刚才录得的语音,希望从中过滤出有用的信息。

    趋形棒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它可以对付隐形人?而且是全劢发明的,他却不向鼎明集团展示,这说明有一个更令他更有归属感的人或组织,此前怀疑其背后有高人指点,应该就是现在与他谈话的人!全劢为这个人或组织做出的成绩绝对不亚于鼎明集团,也可以说远远高于鼎明集团。所以,全劢发明的大部分高科技产品可能都不为鼎明集团所拥有和运用。

    又经过几天对全劢的跟踪监控,朱生幡发现全劢一旦进入原定福公司办公区里厅后,昆器信号都受到干扰,现在连声音都没法接收到了。经过一番思虑,朱生幡决定召集鼎明集团骨干开会,并召回全劢参会。

    鼎明基地会议室,朱生幡、朱遂贮、朱遂赋、斘册、全劢、吴忉典和李归政等人列席开会。朱生幡首先发话:

    “前段时间我们取得对培菜会决战的重大胜利,这全凭各位果断和努力,尤其是朱遂贮和全劢,充分发挥了自己所长和应变能力,在我和斘册朱遂赋缺席的情况下,力挽狂澜,基本摧毁了培菜会这个组织,可喜可贺!

    而对后期扫尾阶段的工作,各位也不遗余力,细心校核,不放过任何漏网之鱼,为巩固这次胜利作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尤其是全劢,在央勐与盛堂间来回走动,不言苦不说累,令我非常感动。

    这么多年来,鼎明集团与培菜会的交汇由泛泛合作到频繁交往,又由深度合作到互相猜疑,又由决裂到最终的开战,真是令人心酸的一出悲剧啊!这也是所谓人心难测,世事难料。

    所以,不必为过去惋惜,不必有锱铢之算,我们要站高看远,只有这样才能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中『操』浪弄『潮』,让历史给我们大明撰写长诗巨剧,让大明与宇宙同在。

    但是,目前培菜会还有遗漏的残余势力,我们还需万分小心。此前,伴随着鼎明集团与培菜会的角力,有一股神秘的势力总是充斥其中,甚至连警方也无可奈何,更令人疑『惑』的是,这股势力似是烟雾浓云,无形中控制着鼎明集团的方向,更是控制了大国警方的命脉,这股神秘力量就是家传户通的隐形人!隐形人势力穿透在我们所有行动中,甚至连警方都认为我们鼎明集团『操』控了隐形人势力,以致鼎明集团成了警方的对付目标。

    凡此种种表明,现在我们不得不把部分精力放在对付隐形人上来,只有弄清和解决隐形人的事,我们才能放开手脚全面渗透大国政事,进而光耀我大明。

    为什么要对付隐形人呢?刚才我说到培菜会残余势力,其中一个重要人物就是斯朗润,我们动用了全部动物机器进行全球扫描查找,对其所有的关联人进行监控,都没有斯朗润任何音讯,有一种可能,他已在地球上消失,去见上帝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也不用担忧,但是,还有另一种可能,他也变成了隐形人!”

    大家听到这个观点后,都表现出惊讶的神『色』,接着便议论纷纷。

    “大家还是先听我说完吧。苏现是众所周知的隐形人,曾经在央勐生活过,至于他是否对鼎明集团有敌对的可能,这个需要进一步探讨,但是假设苏现是培菜会中的一员,那么这个可能『性』就变成了百分百!与之对应的还有杜觇,早前我们曾经在后山基地发现杜觇的影像,收回定福公司后山控制区后,虽然我们对所有区域进行清查,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但是他是培菜会成员的可能『性』极大,这就是我们必须对付防范隐形人的另一个原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