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三一章 鼎明沦败(七)
    “没出息!一点小挫折已受不了,谈何好好活着!好吧,堂兄,你自由了,从此你可以自寻出路,好好地去活着!”

    说话的人从入口进来,原来是朱遂赁!离事发不到二个小时,朱遂赁及时赶到!只见他迅速走到『操』控台,寻找吊网开关,并安慰道:

    “从隆武堡闯进这里时,我们已经知悉,经过讨论,我们急忙通知朱遂页和朱遂贸策应,与此同时,我驾驶改良的大鹏l7直赶这里,朱遂费和朱遂贷留在鼎明基地察看和『操』控全局,他们一直在向我通报现场状况,刚才他们跟我说了,已利用禅安『露』将敌人螫晕,所以我马上进来解救你们。现在局面已控制,朱遂贷很快也会驾驶l7到来这里的。”

    “你先打开钢罩开关让我们出去吧,遥控器刚才在隆武堡手上,去找找。”朱遂页说道。

    “先把你们的兄弟朱遂贸放下来吧,他身受重伤,急需治疗。”朱生幡急切地说道。

    朱遂赁听后,便迅速走到隆武堡伏睡处,将他全身搜遍也不见遥控器。接着朱遂赁分别在斘册杜觇全劢苏现身上搜索,也未找到。

    朱遂页叫他直接在『操』控台『操』作,并讲述『操』作步骤。朱遂赁点拔了很久,却未见网罩有任何动静,又问朱遂页是如何『操』作的。

    “这个设置全部是斘册弄的,具体我没『操』作过,应该他会留一手,不会轻易让我们『操』作的。你走近看看遂贸兄弟如何,看上去他的情况很糟糕。”朱遂页答道。

    朱遂赁听后,便走到悬吊着朱遂贸的下方,只见遂贸面程紫黑『色』,胸膛和肚上一大片血红,却已凝结,再没有新血淌出。他只好摇摇头,哽噎地叹一声:

    “遂贸不行了!”

    “遂赁,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你先把钢罩弄开吧,再看看吴忉典和他几个兄弟怎么了。”朱生幡叫道。

    朱遂赁听后,走到『操』控台,拨弄一会后,钢罩发出吱吱嘎嘎响,随后慢慢上升。但此时的朱遂贮还被捆在钢罩上,所以钢罩也连带着朱遂贮上升。本来朱遂贮已是神情呆滞,又经此一吓,两眼翻白,鼻扭嘴歪,全无神『色』。

    朱遂赁连忙『操』停,叫朱生幡、朱遂页、朱遂赋先蹲身钻出来。但是钢罩仅仅离地三十厘米,他们三人只能卧着匐钻而出。由于过度紧张,朱遂赋被卡住钻不出来,只在那里大叫。朱生幡体胖年重,根本钻不出去。只有朱遂页勉强钻出来。朱遂赁不作他顾,连忙走到朱遂页身边,帮他解开绳索,以便多一个帮手。

    这时,突然闯进一个人,吓得朱遂赁一惊,看清是朱遂贷后,大喜,并叫他帮朱遂页解索,自己继续去『操』控钢罩。

    当朱遂贷帮忙将朱遂页的绳索解开后,会议室灯光再次熄灭,现场再次陷入慌『乱』。朱遂页急忙说道:

    “别惊慌!遂贷遂赁,我们先『摸』着隆武堡杜觇苏现和斘册,想办法把他们绑住,并抬到一起,别让他们趁机跑了!”

    遂贷遂赁听后都说好。三人迅速『摸』索着隆武堡他们刚才所在的位置,但是找了很久,却『摸』不到任何人。

    “你们还是到『操』控台想办法把后山基地各个关隘暗道关了吧,以防隆武堡他们逃走。”朱生幡说道。

    三人听后,便迅速『摸』向『操』控台方向,可是他们好象被一堵墙隔住了。又经过一番『摸』索,始终逾越不了那堵墙。随后,四周有微弱光线亮起,光线并逐渐明亮。至此,他们看清那堵墙原来是一个圆柱透明玻璃,上顶天花,下合地板,将原来的钢罩也罩过,朱生幡和朱遂贮依然还在钢罩里面的,他们都被这个圆柱困住了!看看外面,『操』控台上有人在闪动。

    “好啦好啦,终于等到人齐了!一瓮收纳,免却日后麻烦。哈哈哈哈哈!”

    这把熟悉的声音是从『操』控台上的麦克风传来的,此时的隆武堡已端坐台上,气定神闲,俨似一个胜仗将军。

    “先把朱遂贮放下来,然后把钢罩收起吧。”

    只听得嗦嗦吱吱的响声,绑住朱遂贮的软钢索松开,钢罩上升缩入了天花。朱遂贮轻跌落地,神情颓然。朱遂页双手伸开掌贴圆柱上,懊恼地望着隆武堡。随后,又见到杜觇全劢斘册走了出来,分别坐于隆武堡二边。

    “不必惊讶,结局早已注定!想不到吧,你们的禅安『露』早已被全劢掉包了,螫注入我们体内的只是葡萄糖而矣!我们演的戏『逼』真吗?或许你们有疑问,为什么我们不怕你们马上报复将我们处决?不怕不怕,因为我还有一个孙子掌控全局。朱遂贮,来看看朱缔沾吧,他可不是你的儿子了,而是斘册的儿子,我的孙子。哈哈哈哈哈哈!”隆武堡狂笑道。

    朱遂贮呆呆地掉过头来,脸贴在透明圆柱上,向外张望。只见朱缔沾怯怯地从后面走出来,走到朱遂贮面前,隔着玻璃相望,并叫了声:

    “阿爸。”

    “他不是你爸爸,已经和你说了,你爸爸在这里,叫斘册,请不要忘记!”杜觇说。

    苏现拉拉杜觇,并摇头作眼『色』,示意杜觇不作打扰。心里却暗道:

    “虽不是亲爸,却有养育陪护之恩,此情不能绝。就如我爷爷苏从文爸爸苏本科,此生都应该得到敬奉,而不是翻脸人情薄。”

    朱遂贮茫然地望着朱缔沾,似是不曾相识。朱缔沾回头看看隆武堡等众人,也得不到更多提示,只有苏现用眼神鼓励他与朱遂贮交流。

    “阿爸,你保重,我会叫隆爷爷不杀你,你和妈妈好好地生活吧,或许,我再也不能和你长久在一起了,以后,我会找机会与你见面的。”朱缔沾迟疑地说。

    “好,朱缔沾虽然年纪轻轻,可以说有情有义,且今天也立了大功,全劢教你的『操』控步骤都一一熟记于心,并且顺利地完成这些『操』作,擒拿了鼎明集团全部主力,值得嘉奖。”隆武堡柔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