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五一章 内斗(五)
    杜觇听后,认为全劢在针对自己而说,于是便抢着说:

    “谁说斯朗润强大?谁会无所事事去弄一个死狗?如果你觉得对付斯朗润有难度,完全可以放弃竞争,集中精力去干其它事!”

    全劢听后,非常不舒服,但是他没有反驳,而是沉默不语。隆武堡感受到气氛不同,便将话题交给朱缔沾,以便缓和气氛:

    “缔沾,你有什么看法?你跟随杜觇做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相信你已经学了不少东西。”

    “如果捉到斯朗润和古青冈,就把他们象处理我妈妈一样,关起来,然后把我妈妈放出来。”

    朱缔沾这样一说,现场气氛更加尴尬,这样的说话令隆武堡始料不及,一时之间不知如何答话。倒是斘册从容地说:

    “你妈妈阳展媚作为鼎明集团骨干夫人,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放她出来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让她留在这里陪你养父不是很好吗?你总不能拿杜觇的妈妈淮涣作比较,淮涣可是什么都不知,对我们隆家没有任何影响。”

    “我倒愿意我妈妈在我身边,没有妈的人是不完整的。”杜觇说道。

    本来全劢此前已经对杜觇有看法了,杜觇这一句话令全劢觉得是在嘲讽他没有妈妈。从此,全劢把杜觇当作一个讨厌的人,甚至当成一个仇人。虽然全劢在日常交往上还是保持应有的礼貌,不与杜觇撕破面孔,在很多事务处理方面也不和杜觇争辩,但是一种深深的恨已植入他心里。

    苏现见到气氛甚为微妙,连开口说道:

    “我们的身体肤发源自于父母祖先,对父母祖先的敬仰和尊重是我们应有的情怀和道养,父亲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咱们兄弟还是同心协力做好隆家的事业,至于谁被选为皇位继承人,还是由爷爷和父亲以后再定夺吧。”

    杜觇本来已有气,听罢苏现这番话后,认为苏现在说自己不够团结,而且又用爷爷和父亲来压大家,更加躁火,偏偏这个时候斘册又说了一番看似是激励,但却使杜觇火上加油的话:

    “我们隆族的人是强者,就应该精锐进取,将一切敌人降服,也应该敢做敢当,勇往直前,强者就应该永远在路上。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尊敬父母,也不能嘲笑别人的父母做得不好。正如苏现所说,身体肤发受于父母。”

    杜觇听后正想说话,却又听道斘册继续说:

    “为什么我这样说呢?现在有一件沉重的事告知你们。前段时间鼎明集团突然袭击培菜会,你们的『奶』『奶』,我的妈妈不幸也被注螫了禅安『露』,疯傻并举,从纽约公寓阳台上掉下楼而丧命。她叫烯佩,此前一直没有对你们说起,这个都是我的疏忽,身在鼎明集团参与攻击行动,却不知道烯佩也列入攻击的名单。我妈妈长时间不在我身边,这种苦恼和无奈我比任何人都有深切体会,如今我也没有妈妈了,你们可以说我是不完整的吗?”

    “好了好了,这些伤心事不要再提了,杜觇你也不必太介怀,只要我们隆家上下齐心,世界就属于我们,什么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美姬名媛都不在话下,到时也好好地拜祭缅怀一番你们的『奶』『奶』吧。现在还是按照斘册所立的规则,谁捉拿到斯朗润和古青冈,谁就是我们隆家皇族的第二代继承人!”隆武堡连忙说道。

    会议结束后,各人怀着不同心思匆匆离开。

    回到隆天下的住所,杜觇闷闷不乐地左右打转,要是在往时,他早已扎进电子元件中研究和测试了。但今天会议中全劢、苏现和父亲的话好象在不停地噬咬着他,使他狂躁不安。他又想起爷爷说的美好未来,尤其说到美姬名媛,更令他按耐不住青春的涌动。

    “父亲满口仁义道德,却到处宿花眠柳,要求我们循规蹈矩,真是天大的笑话,美好不是爷爷所说的未来,而是当下就必须大大的美好。”

    思虑完毕,杜觇便赶往囚区。在他的脑中,黄哿漾清秀可人,特别是那一怒横眉,看上去特别有味,今晚就去会会黄哿漾!

    隔着玻璃看去,黄哿漾一动不动的,似是在发呆。杜觇推开玻璃窗,此时黄哿漾的面孔清晰地展现在他眼前。她好象并不知道有人推开窗,仍然静默地在呆坐着。杜觇这才发现黄哿漾目光呆滞,脸『色』惨白,更有一阵异味从里面薰出来,与此前杜觇对她的印象相差甚远。他不觉一阵讨厌,忙掩鼻退出来。

    植在杜觇心中的激欲并没有消褪,他脑里不停地搜索着可啖之人,却没能想起什么对象,他只得继续蹓跶在囚区,装作是例行巡查。

    这时,一张面孔吸引着杜觇。从侧面看去,那是一张非常精致的脸,愁眉间似乎藏着一个令人马上想阅读的故事,嘴角间蕴着一段令人马上想倾听的传说。

    眼前的这个女人的形象令杜觇突然想起了母亲淮涣,她与母亲有着同样气质的女人,雅静藏有诗气,凝思涵着慈意,也正是这一点,使杜觇强烈向往归属感,以寻求一种如母爱般的抚慰。

    那女人转过面来,凝思启眸,就象小时候淮涣正忙着,却因杜觇顽皮而轻过身来看着他一样,这个动作令杜觇热血沸腾,一种从没有过的冲动驱使他迅速打开房门的锁走了进去。

    待杜觇仔细看清后,他才发现眼前的女人就是阳展媚,朱缔沾的母亲!想起朱缔沾,杜觇反而觉得踏实,今天正是朱缔沾无厘头的话引导父亲将他母亲淮涣提出来,后来更受到父亲隐晦的责骂。

    于是,杜觇毫无顾忌地把阳展媚拉进床上行兽欲。面对杜觇的肆意妄为,阳展媚不作任何反抗,只是呆呆地任由其摆布。

    泄欲完毕,杜觇回到监控室,调取刚才的不雅录像,将阳展媚的『裸』照保存到自己独有的文件格,然后将录像删除。

    杜觇之所以保存阳展媚的『裸』照,因为他想日后拿给朱缔沾看,从而观察他的反应,以此判断朱缔沾是否对自己有看法,如果有看法的话,杜觇会将他排斥于自己阵营之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