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五四章 内斗(八)
    “鉴于杜觇气盛冲动,我现在有一个提议,对于重大事情的商议和处理,暂不允许他参与,其手头上的工作暂由苏现接手,留待他反省一段时间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才能回归参与我们的事务管理。至于日后是否能作为皇位继承人,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斘册说道。

    “父亲,这很不公平!你为了一个囚徒居然把我拒于隆家门外,我不服气!”

    “我这样做相当公平!你自始至终都想把朱遂贷置于死地,其目的何为?朱遂贷目前是我们在禅安『露』和正心水试验中没起任何作用的人,杀死了他,意味着我们对禅安『露』和正心水的试验缺少了一个最好的实验体,意味着对二种『药』水有抗体的人群的实验无法进行。更重要的是,朱遂贷对鼎明基地的机关密室了如指掌,我们绝有可能能从他的嘴里撅出许多未为所知的秘密,包括鼎明基地中更隐密的空间,更复杂的机关,还可能供出很多为朱生幡服务而我们却不知道的能人异士,朱生幡几个儿子突然冒出来就是一个例证。假若朱生幡还匿藏着众多能人异士,绝对会对我们进行反扑!而你却将朱遂贷灭口,这是抱着什么目的?我有理由怀疑你可能已是其它组织的卧底,甚至就是鼎明集团或培菜会的细作,你就是我们隆家的大叛徒!”

    “想不到我在父亲心目中是一个如此龌龊卑劣的人!一直以来,你都是干着阴湿无耻的事,现在又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真悲哀啊!”

    “好,我现在就摆出事实,让大家评评理,看看是否公平!我们隆家想拥有天下,必须齐心协力,你与苏现争夺电枪,这岂不是窝里斗?另外,你将一个身和心都受控制的女人凌辱,这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是这个女人叫做阳展媚,她可是你弟弟的亲母亲啊!你这叫大逆不道,你如何向缔沾交代?缔沾有你这样的哥哥难道不觉得羞耻吗?”

    经斘册这样一说,缔沾『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欲说还休,但最终还是没出过一句声。

    自从看清杜觇的脾『性』后,全劢极少在有杜觇的场合发表意见,他知道自己的说话极有可能会刺激到杜觇,即使是无意的,也可能会被曲解。同时,他感觉到杜觇对继承人这个角『色』非常在乎,如果这种感觉是事实的话,杜觇不可避免地排斥他和苏现缔沾。所以他想避其锋芒,假意顺从,一切留待日后情况有变化再说。

    苏现看着杜觇电花火石的窜跳,心里暗暗担心。当他听到杜觇凌辱了缔沾的母亲时,内心非常震动,想不到杜觇真的如此不知伦理,也暗暗为他担忧,担忧他在隆家再没有一席之地。幸好父亲并没有表现出绝情,至少还没有与杜觇决裂。杜觇应该好好反省,争取能再次融入隆家大家庭,最起码亲情还要有。

    “好吧,在这里我再称呼你一次父亲,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叫你作父亲,因为你根本不配做我们的父亲!你在指责我的不伦行为,但也请你好好反省下自己吧,我和苏现、全劢、朱缔沾是从哪里来的?就是你『奸』『淫』良家『妇』女『迷』魂妙龄少女生出来的!我们四人都是你明里的儿子,可以推断,你暗里所生的孩子可能会远远多于四人。你口口声声说会将继承人的位置传于我们四人,但是从你这段时间的行为可以判断,继承人绝非在我们四人中产生,而是你在暗里的私生子!”

    斘册听后,脸『色』一阵涨红,继而变成暗黑『色』,面部因内心的愤怒、焦虑和忐忑,变得扭曲难看,很久都说不上话来。现场所有人都尴尬不堪,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杜觇……”

    隆武堡刚开口,就被斘册的怒吼声打断了:

    “滚!畜生!永远都不要回来!”

    杜觇转身,大踏步地走向门口。苏现连忙追了上去,紧拉着杜觇的手,示意他不要走,回头跟父亲好好道歉,免得隆家不团结。杜觇把手一摆,挣脱了苏现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斘册却不管那么多,勉强从刚才的愤怒中恢复过来,然后用还残留着因激动导致喉咙还有阻滞的声音说道:

    “苏现『性』情温和,为人秉直,勤勉团结,处事冷静,事事处处都是为隆家长远利益着想,具有皇者风范,拥有不言而尊的魅力,我认为他是继承人的最佳人选。从今以后,全劢缔沾你们有什么大事都要向苏现汇报,遇到什么问题可以先向他请教。”

    全劢和缔沾听后不知如何是好,看到隆武堡没有发表意见,都点点头。

    “杜觇太冲动了,你们不要学他,所有的工作按照你们父亲所说的安排吧。苏现你的能力不错,同时今后你的责任也变得更加重,要好好把控好隆家的船舵,别辜负你父亲的一片苦心啊!”隆武堡终于开口了。

    “爷爷,父亲,我年纪尚小,未泯世事,把我推上船舵位置确实不适合,还请你们重新考虑再作安排。”苏现谦和地说道。

    “哈哈,苏现,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应该在重要位置上历练历练,也应该出去逛逛,体验下各地的风土人情,游览下天下的大川名山,最重要的是趁外出的机会,找一位心仪的姑娘,为我隆家抱后续香火。”隆武堡笑道。

    “对呀,我等着喝你的喜酒呐!”全劢笑笑拍着苏现的肩膀说道。

    苏现脸红着,推辞道:

    “爷爷父亲将杜觇原来所管辖的事情让我接管,再加上我原来的工作,可以说相当忙了,哪有时间出外遛呢?”

    “没关系,你现在手头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交给我处理,爷爷虽然老了,但板骨还是很硬朗的。全劢缔沾,你们也和苏现一齐出外游一游放松下,所有的工作都可以交给你们父亲去处理。”

    经此一说,这时的气氛才渐变轻松。大家讨论一番要去游览的地方,又说笑一会后,便散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