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五八章 内斗(十二)
    几个护卫在隆武堡的带领下,赶到了鹏鸟中心,对陶坊川进行围合。其中一个护卫走过去,厉声地喝叫陶坊川快点出来。

    然而陶坊川不为所动,继续潜伏在那里,手里紧拉着黄哿漾,他似乎已摆脱了禅安『露』的控制。

    几个护卫嘀咕了一会,使一齐冲过去,意图将陶坊川制服。

    只听得“啪啪啪”几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护卫不约而同地“哎呀”叫起来,并且掩着脸后退一段距离。放开手后,见到每人脸上都有一道肿痕,甚至有的护卫脸上已扭曲变型,甚为恐怖。

    原来,陶坊川手中执着的是一条结实的纤维绳,其中一边已用一段木棍绑实连着,用以把手,就象陶坊川以前所耍的皮鞭一样。

    众护卫怒火冲天,忍着疼痛,抄起旁边的铁棍木板等再次对陶坊川形成围合,其中一个护卫迅速地把一个方型木盒掷向陶坊川。只见陶坊川抬起脚,用脚底凌空把木盒踩『射』出去,顿时木板四撒木盒解体。此时,其他护卫也纷纷捡起地上的重手杂物向陶坊川砸去。

    陶坊川见状,迅速放下绳鞭,一边把黄哿漾拉到障碍物护着,一边拿起一个大鹏模型挡隔对方砸来的东西。护卫见陶坊川已丢开绳鞭,不再顾忌,重新执起铁棍等冲了上去。

    “嘭嘭嘭”几声巨响传来,禽器堆放物四处飞扬,分别向护卫飞去,有的砸中头当场晕倒,有的砸伤身体各部位,捂着伤口走得远远的。

    隆武堡十分惊讶,想不到陶坊川有如此大的能量将重重的堆物震飞,这就是传说中武功高强的武林人士吗?

    这时苏现也赶到现场,简单地向隆武堡说明陶坊川和黄哿漾的情况。隆武堡听后默然,转过身走向受伤的护卫察看他们的情况。正在无计可施之时,隆武堡见到苏现带着电枪,便示意他上前开枪制服陶坊川。

    苏现听后点头,小心翼翼地向陶坊川的方向靠近,预估在安全距离界限后,便停下来拿出电枪对着陶坊川说道:

    “你还是跟我们回去吧,难得你们夫妻相逢在一起,在这里好好享受日子吧。”

    陶坊川并不作声。倒是黄哿漾站起来,柔声说道:

    “我们并没有伤害过你们,也没有什么事碍着你们,为何要控制我们呢?如果是陶坊川以前因公对你们造成什么麻烦的话,真的很抱歉。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终归也没有给你们惹到麻烦,而我们也因此被囚禁了多年,事情总有解决的时候,我承诺,我们回去后绝不会提你们的事,说实在的,我们对你们的事也不太清楚,陶坊川在警署的档案都没有了,警署里也没有人认识陶坊川,所有关于你们的事都是白纸一张,放走我们对你们没有任何不利,求你们放过我们吧,我们只想安静地过好余生。”

    苏现听后起了恻隐之心,想着佢们夫妻恩爱的话画,不忍开枪,只是冧冧的站着。

    “苏现,快开枪!”

    苏现犹豫着,心里非常希望陶坊川站出来,用真诚挚恳的理由打动隆武堡,从而放佢们走。

    苏现正在思忖间,陶坊川站起来,大踏步走向隆武堡。隆武堡不禁退了一步,并对苏现说:

    “苏现,快『射』击!”

    陶坊川伸出手掌,示意苏现不要动,然后说:

    “隆先生,首先向你声明,我不会伤害你!自从你把我带到这里后,最初我是『迷』糊不知日午,懵懂不知人情,直到与我的妻子重逢,从如是陌路,到有微妙感觉,我们的心一直都在互相调整跳动频率,调校发『射』微波,直到双方心路汇成一脉,那一刻,我们才知道爱的力量何其大!我们都恢复了正常,或许是此前沉淀守静,才累积了如此浓厚的情感,遇到曾经的真爱后,便产生了爱的大爆发。人生如白马过隙,名利纷争,耗心费力,不如与心上人青菜萝卜,粗衣俗布,喜看南山松,笑掬北溪水。希望你放我们隐归,从此不问世事。”

    隆武堡并不答话,却用表情示意苏现开枪。苏现听了陶坊川的话后,于心不忍,用神情传递出一种放过陶坊川的信息,想隆武堡放过佢们。看到隆武堡无动于衷后,苏现便开口说道:

    “你们言恳意切,甚为感人;恩爱有加,实属爱情典范,如果放过你们,你们如何保证不把这里的事泄『露』出去呢?”

    隆武堡听到苏现立场如此不坚定,便走过来拿过苏现手上的电枪,立刻瞄准向陶坊川『射』击。

    只听得“嗞嗞”的一阵高压电流声传来,前面闪着一道道电花,并有一段烧焦东西的味道传来。那是禽器羽『毛』被烧的味道,目测电流并没击中陶坊川,而此时陶坊川已没了身影。

    再仔细一看,陶坊川已经离隆武堡有三十多米远,看来陶坊川的身手非常敏捷!隆武堡却不管,继续『逼』近,又扳动电板连续『射』击了几下,顿时一片电花火石,焦味四溢。此时,隆武堡已知道这几下还是没击中陶坊川,他的位置又移到三十米开外。

    陶坊川如此敏捷的身手令隆武堡大吃一惊,作为久经沙场的间谍,二方相争,虽然智取是上策,但也有必须经过力搏的时候,眼前的形势就属于后者!

    隆武堡突然觉得有点可怕,额角冒出冷汗,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现象。他突然意识到禅安『露』和正心水可能并不是万能的,这个结论就是基于眼前陶坊川和黄哿漾突变。

    另外,按照杜觇此前刚截控的邵羿拓等人描述推测,勐明公司所有在控人员都应该被注服了禅安『露』,而佢们几个居然能逃出来,而且思维清晰,动作正常,极有可能也是摆脱了禅安『露』的控制!

    想到这里,隆武堡在思考退路,不再硬捉陶坊川,退下后回到『操』控中心再作打算。于是他便说:

    “果然好身手!你们深情款款,相敬如宾,是少有的伉俪楷模,确实感人,我可以放过你们,但是你们也要凭自己的本事走出去,这里机关重重,你们好自为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