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五九章 内斗(十三)
    陶坊川听后,作了个揖,便从一个角落里拉起黄哿漾,转身找路而去。

    隆武堡急匆匆地走出鹏鸟中心,也不管苏现,直奔『操』控中心而去。他之所以如此匆忙地走了,是因为收到斘册另一个震惊的消息:朱遂页、朱遂贷、劳昌松和其他囚徒突然变得暴躁无比,力大无穷,不受控制,纷纷挣脱束缚,现在正在四散逃跑!

    这个消息如当头一棒,把隆武堡砸懵了!他想不通为何注服了禅安『露』的人都变成这个样!只能有一种解释:是禅安『露』导致人体机能突变!

    隆武堡在往『操』控中心赶的时候,不停看到逃跑的人走过,毁坏大门和各种设施,完全象一班暴徒一样。他现在最担忧的是这些人会放火,假如着火并蔓延,隆天下极有可能会毁于一旦。

    进入『操』控中心后,见到全劢早已在那里紧张地忙碌着,他在调动昆器配备禅安『露』,准备将逃跑的囚徒螫晕。

    几乎与此同时,斘册也急匆匆的赶来,询问到全劢正在做的应对工作后,急得跺脚,说道:

    “不能这样处理的!本来这些人都是注服了禅安『露』才遭此突变,你再给佢们注『射』禅安『露』,后果难以预估啊!”

    全劢听后,马上停下手中的工作,凝视着天花板,脑子飞速地运转,苦思对策。

    “父亲,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们先使用禅安『露』注『射』给个别人,看看是否有效,如果有效就全面使用,以便控制局面。如果没有效果,再作想办法应对吧。”全劢说道。

    “嗯,有道理,全劢,将注服的目标放在朱生幡二个儿子上吧。”隆武堡说道。

    全劢听罢,立刻启动昆器搜索朱遂页和朱遂赁的身影。

    隆武堡在检查隆天下的所有出入口,并统统关闭。他见到斘册在若有所思的,便叫他立刻检查自动救火装置,将其调到预开状态,以备随时实施救火。

    斘册听后点点头,便打开电脑忙碌起来。

    这时,囚徒已分别散落到隆天下各个角落,疯狂地砸打着门窗和各个疑似出口。

    “没发现朱遂页和朱遂赁的身影,要不要把其他人纳入首先攻击的目标?”全劢焦急地问。

    “好,事不宜迟,快!”隆武堡答道。

    全劢调动几尊正在工作的昆器,就近对其中几个囚徒注『射』禅安『露』。不一会,这几个囚徒由原来疯狂砸打的状态变成安静默然,缓缓地坐到地上,象一个乖乖的孩子一样。

    隆武堡见状,授意全劢对全部窜逃的人注『射』禅安『露』,并叫斘册出动畜器,对被禅安『露』螫傻的人实施捆绑控制,以防佢们再次逃跑。

    事态很快得到了控制,绝大部分逃窜人员变得乖顺无比,由护卫一一押送回到原关押处。关押处的门窗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急需修缮。隆武堡作了应急处理,将所有的逃窜人员收押到一个完好严实的大室,给每人手脚加套铁链,然后派人修理被破坏的地方。

    安排完毕,这时才见苏现赶到『操』控中心。隆武堡非常不愉快,却没有表『露』出来,只叫苏现马上清点逃窜人员人数是否有遗漏。苏现也不说话,马上忙碌起来。

    “全劢,你继续巡察各个角落,看看是否还有没被控制住的人遗留在那里。斘册,你检查各处机关是否被损坏,详细检查鹏鸟中心的损毁情况。”

    隆武堡自己提到鹏鸟中心后,便拍大腿叹声差点忘记了陶坊川和黄哿漾!现时他最关心的是二人是否也被禅安『露』控制了。他急忙走到苏现的电脑前,亲自抓着鼠标在收押人只中来回寻找陶坊川的身影。果然和隆武堡担心的一样,陶坊川和黄哿漾并不在人群中!

    隆武堡心有不甘,又走到全劢的电脑面前,从全劢手中接过鼠标,全方位寻找陶坊川的身影,却依没发现他的踪迹。

    这是一个令人懊恼的事实,陶坊川、黄哿漾、朱遂页、朱遂赁、劳昌松等重要囚徒统统不知去向,被制服的只是一般囚徒!这个事实意味着什么?

    令人欣慰的是,用来应付门面的朱生幡、朱遂贮、吴忉典、李归政等人没有出现任何异常,都坚立在各自的门面中。这也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释:凡被注『射』了禅安『露』的人都发生了暴变,而被注服了正心水的人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隆武堡定下神后,决定召开家族紧急会议,他一边叫斘册通知缔沾赶过来开会,一边暗地里召唤杜觇潜到会议处侧室。

    朱缔沾到达后,隆武堡马上主持召开会议,他首先叫斘册向大家通报了这次的突发事件和处理经过,然后对这次事件的各个疑点提出来叫大家讨论分析。

    “这件事非常蹊跷,在押人员几乎无一幸免地突然一齐暴动,我怀疑是人为因素造成,如果是人为造成的话,具体有多种情况,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在禅安『露』中加入其它『药』物,致使在押人员身体突变!”斘册说道。

    “这些在押人员很久以前就被注『射』了禅安『露』,关押后一直没有再补注禅安『露』,父亲,这种说法可能依据不足。”全劢说道。

    “别忘了,后来我们全部给佢们重新注『射』了改良的禅安『露』!”

    斘册这么一说,大家都蹙了一下,才记起真的有那么一回事。

    “不过,重新注『射』改良禅安『露』也已很久了,到现在才爆发暴动,这个说法是否牵强了点?更何况,很多人不是同时被注服禅安『露』的,有的间隔时间很长,而现在却一齐暴动,这能解释得了吗?”隆武堡说。

    “这只是一种推测,也并非没有可能,同时『药』发,或许有互相影响的因素,所以必须将其记录在案,以便随时根据情况变化再作分析。你们有其它推断的也可提出来讨论分析。”斘册说道。

    “这件事事发前没有任何预兆,按照最直观判断,是不是有人给这些在押人员投放了某种『药』物,从而导致佢们集体暴动?”全劢分析道。

    众人听后,都觉得有道理,并纷纷低头窃语,分析其可能『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