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六三章 内斗(十七)
    隆武堡看在眼里,再也不敢怠慢,果断地开枪『射』向涵语。随着“嗞嗞”的电流声响起,涵语晕倒下来。

    场面虽然得到了控制,可是杜觇也被散『射』的电流击中,也晕了过去。隆武堡知道这并无大碍,所以没有急着救醒杜觇,而是用铁链锁着邵羿拓四人,以免佢们醒来难以控制。

    这四人的『性』情突变,力量激增,这个情景在隆武堡脑里非常熟悉,他很快就想起与之关联的事,隆天下囚徒暴动和陶坊川突变的现象与此情此景一模一样!佢们都是突然变得暴躁无比,力大无穷,破坏力极强!当然,隆武堡也悟到一个问题:此前暴动的囚徒和陶坊川夫『妇』肯定也是服用了透清『液』解『药』!

    这个发现令隆武堡十分震惊,他平生第一次感到心象被掏空了一样,无助的身躯浑然起满疙瘩,就象快蔫了。

    到目前为止,隆武堡只知道自己拥有透清『液』解『药』,这种解『药』是因担忧斘册累累注『射』透清『液』会象力本那样变疯而研制的,有效地控制了透清『液』的副作用。

    据隆武堡深入了解,只听到朱生幡口头上说过有禅安『露』解『药』,却没有发现这些解『药』所在。此前朱生幡不知道有透清『液』这种东西,对透清『液』的情况也不了解,不可能专门计对透清『液』研发解『药』的。培菜会的情况隆武堡了如指掌,也没有研发过类似解『药』。

    这样看来,隆天下囚徒服用的透清『液』解『药』可能是出自隆武堡自家库存!这是多么痛的事实啊!

    不知是头皮被拨了一块,还是为透清『液』解『药』而烦,隆武堡头部不觉一绷一弹的痛着。

    到目前为止,隆武堡只将透清『液』解『药』交予斘册,让他支配管理。据隆武堡了解,斘册因多次注『射』透清『液』,需要随身携带解『药』,以便及时抑制傻疯的副作用。苏现、杜觇、全劢和朱缔沾因较少使用透清『液』,至今还没有副作用反应。

    难道真的是斘册将透清『液』解『药』发给囚徒服用?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他了解到解『药』能够导致囚徒突然力量大增吗?这些都需要斘册亲自解释才能弄清楚。但是,如果他是怀着非份之心,他绝不会如实解释的!

    种种蹊跷突变扰『乱』了隆武堡的思绪,一种无助的感觉使他全身瘫软,身和心的疲惫使他抗拒再思考任何问题,他只想休息下,包括在身体上和心灵上来个大休息大疗伤。

    人是渺小的,无助时希望有外在的力量能安抚自己,激励自己,使自己能重新振作起来。事实上,大多数的坎只能靠自己扛,外人无法帮助你,也无法了解你,特别是心灵层次处于高位的人,根本没人能触及你的心灵。这就必须靠自己的机能恢复、奋进,自己安慰自己,自己激励自己,将颓废、窝囊、慵懒一撇而开,从而铸改自己意志品格的后天基因。从这个角度来说,人是强大的。

    隆武堡具有铸改颓废、窝囊、慵懒基因的能力!他很快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维丢于云端外,并立刻回到了应对目前困境上来。

    隆武堡认为还需要利用邵羿拓四人,继续查清勐明公司详细情况,最重要的是把斘册的照片给佢们辨认,看看佢们是否认识他,从而进一步深挖斘册在囚徒暴动中担当着什么角『色』。

    隆武堡将杜觇救醒后,吩咐他安置好邵羿拓四人,不能出于报复心理虐待佢们,因为这四人对查清囚徒暴动原因有关键作用,也会直接影响隆家以后控制天下的进程。

    杜觇内心虽然不舒服,由于有之前的教训,被父亲斘册取消了隆家继承人资格,现在对于爷爷的告戒,他不得不克制,连爷爷都得罪了,在隆家是无法发展下去的,所以他装作诚心的应允了。不过,他还有小算盘,必须要搞搞涵语这个小妖精,甚至要扯脱她一把『毛』才行,以报她对自己扯发之恨。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邵羿拓四人总算去掉了好斗的躁『性』,但却又复转『迷』糊懵然状态,对所别人所问的事无动于衷,唯有涵语稍为清醒。

    隆武堡见状,将她作为审问重点。鉴于此前她的暴动行为,隆武堡隔着铁栅进行单独审问。他首先拿出斘册的相片让她辨认是否认识。

    “给我多一点水,喝后告诉你。”涵语有气无力地说道。

    隆武堡觉得奇怪,以能喝多一点水为条件而配合审讯的人他是第一次遇到,便爽快地答应她。

    涵语一口气喝下了多杯水后,精神稍为好转,也不等隆武堡复问,便说:

    “这个人好象见过二次,但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是后来才到勐明公司的,印象中他非常尊敬飞总,其它的我不太清楚。”

    隆武堡听后内心一阵震动,想不到斘册曾经到过勐明公司是确凿的事实。从涵语口中又得知,斘册呆在勐明公司的时间刚好是他失踪的那段时间!这更令隆武堡震惊,一切都觉得不可思议!无数个疑问在他脑中打转:

    “斘册带着几个哨兵到勐明公司干什么?他编造落入山崖的故事为何如此『逼』真?他有什么苦衷吗?难道他不是我隆武堡的儿子?就象骗朱生幡一样来骗我?不!他百分之百是我隆武堡的儿子!当他一出世时我就取了他的血样去做了dna鉴定,就是怕他是朱生幡的儿子,结果显示我就是他的父亲!”

    涵语没能提供更多关于斘册在勐明公司的信息,只要求继续拿水给她喝。这个行为令隆武堡十分好奇,便询问她为何要喝那么多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喝水后稍觉得舒服一点,你这里的水很一般,比不上勐明公司墙壁里渗出来的水好,只需喝一点点就精神百倍,岳轩他们也是靠喝了我带出来的水才那么有精神和气力逃跑。”

    “你们为什么要跑出来?在那里不是挺好的吗?”

    “开玩笑,你去那儿呆着吧!比坐牢还憋!”

    “这样吧,你尽量协助我找到勐明公司的所在地,我会请最好的医生帮你治好这种精神萎靡的病症,又或者在勐明公司收集大量你需要的水,好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