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六七章 内斗(二一)
    飞总回到『操』控室,吩咐朱遂贾调集后备昆器,做好装配新物资的准备,以便随时执行特别任务。

    朱遂贾在这个岗位上已磨练多日,对于动物机器的各种『操』作日渐娴熟。他马上按照飞总的要求,启动呼叫召集功能,要求后备昆器前往装配室集中。各昆器纷纷响应,陆续飞往装配室指定位置。

    飞总又要求朱遂贾召唤藏匿于鼎明基地、后山基地和泾渭堂的昆器,指令其做好监控所在场地的准备。

    一切的部署都非常顺利。飞总又吩咐朱遂质严密监视营人动态,稳定勐明公司内部,以免影响营救朱生幡等人的行动。

    藏匿在鼎明基地的昆器被激活后,便马上开始工作,没有受到任何干扰,并从前方传回朱生幡等人的实时影像。从影像中看到,朱生幡及其儿子侄子等的行动自由,朱生幡偶尔也参与一些事务,中规中矩,更象一班被驯化了的动物,或者是一班乖乖的小学生。

    飞总知道这种状态是因为佢们全被注『射』了正心水,证明佢们没有出现其它意外,便松了口气。

    于是,飞总改变原来依靠斘册分化隆家的策略,决定马上实施营救朱生幡等人的计划。

    经过一番『操』作,后备昆器与驻守在鼎明基地的昆器衔接上了。两者交换数据后,由后备昆器执行驻扎任务,并听候指令随时实施营救和攻击任务,原昆器返回勐明公司休整更新配备。

    后备昆器分成二组,一组携有清智剂,其任务是将清智剂注『射』给朱生幡等人,以使佢们恢复神智。另一组携有至毒水,其任务是将隆家上下毒死。

    一切调度完毕,飞总按动总掣,向驻扎在鼎明基地的昆器发出指令,营救和毒杀行动正式开始!霎时,鼎明基地内昆器蠢蠢而动,朝着目标人飞去。

    令飞总意想不到的是,携着至毒水的昆器不是飞向隆家人,而是飞向朱遂赁吴忉典等人,螫针将毒水注入他们体内,倾刻,他们纷纷倒下,随后抽搐吐白沫死去。

    携着清智剂的昆器聚在一方,有序地停列着,然后有序地排队飞向外面离去,消失在飞总面前的屏幕上。

    飞总大吃一惊,连忙按下『操』控键命令昆器停止攻击,可是这些昆器根本不受控制,继续螫向朱遂页、李归政、朱遂贮等人,他们也应声毒亡。

    飞总心惊胆战,面如土『色』,眼看着一尊昆器就要螫向朱生幡,他不禁呀声大叫。但是,这尊昆器却停止行动,转而飞走了!

    飞总深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庆幸朱生幡没有事,此时却又拿不出更多办法扭转局势。

    就在这时,门外闪进了一个人,飞总定睛一看,原来是斘册!他预感到不是好事,想拉着朱遂贾转身启动机关逃走,但是只听到斘册说道:

    “主人,不要怕,我是回来帮助你的。”

    飞总愕然,打量着斘册,不敢作声。

    “主人,目前只有我才能救你,请不要惊慌,请随我来,先到一个地方躲一躲。”斘册说道。

    飞总不敢相信斘册,迅速走向机关制动处,想扳动机关从暗道逃走。

    “别再作茧自缚了!你根本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不要动,否则我开枪了。”

    说话的是全劢,他此时已挡住了飞总的去路,手里拿着电枪并指着飞总。

    斘册却是一个箭冲走到飞总面前,挡住了全劢不让他开枪。

    与此同时,门外又闪进一个人,快速走近斘册,扳住他双手,扣他伏下地上,并厉声喝道:

    “斘册,这是为何?难道你还没醒过来吗?”

    斘册嗷嗷大叫想反制,奈何力气不足,无济于事。

    飞总看到来人是隆武堡,也不作声,趁此『乱』势,迅速走向门口,意欲逃走。却不知门口又进来一个人,手里也拿着电枪指着飞总,警告他不要动。飞总却不管,拨腿就跑,被那人扳动电枪『射』击,立刻晕倒。原来刚进来并且击晕飞总的人是朱缔沾。

    “主人!”

    被控制住的斘册大声喊着,悲慽之情遗于声中。

    “你这畜生!冥『性』不改!全劢,快拿绳索来把这畜生绑住。”隆武堡大骂道。

    朱遂贾毕竟还是个小『毛』孩,不知在什么时候已被吓晕了。

    全劢和朱缔沾协助隆武堡分别将斘册、飞总和朱遂贾绑住。

    隆武堡松松手筋,坐到一个座位上,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

    “你们父亲中毒太深了,回到原来的环境,见到将他领入毒海的人,心境又回到那个时候,对这个飞总还是忠心不改,这『药』物也太厉害了!”

    “爷爷,那以后怎么办?父亲他难道再也不能回复到从前的样子了吗?”全劢说道。

    “也不用太悲观,此前我已经对他进行了全方位测试复原,基本已恢复,只要不让他回到这个环境和遇到飞总,肯定会回复正常的。你先用l7大鹏载你父亲回隆天下休息,我在这里审问一下这个人,回去后再开会商议下一步事情。”

    “苏现那边传来消息,说杜觇『操』控携着毒水的昆器螫死了原鼎明集团所有骨干,由于苏现及时制止,朱生幡才幸免于难,父亲现在也变成这个样,要不,以后鼎明集团的对外事务就没有人出面处理了。”全劢说道。

    隆武堡听罢,内心一阵震动,但是他没有表『露』出来,也没有就此事发表意见,只是淡淡地说:

    “去吧,一切都等到开会时再说,回去后切记保护好朱生幡,不能让他也被杀了。”

    全劢应诺后,命令随行护卫背起斘册离去。

    待到全劢走后,隆武堡吩咐朱缔沾拿来冷水,向飞总泼去,将他弄醒。不一会,飞总被冷水冻醒,睁开眼睛,惊恐地看着隆武堡。

    “你就是朱生幡的儿子朱遂费吧?都怪我,当时你父亲被我控制之际,说出还有一个叫朱遂费的儿子,我却疏忽了,以至于你在这里苟活了那么久,而且还打造出一个如此广阔的空间,管理得井井有条,要不是我反应灵敏,及其察觉斘册的不同,极有可能会被你反制,险啊,险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