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七零章 内斗(二四)
    众人扛着饭菜坐到空位上开餐。全劢试了一口后,对大家说:

    “这饭菜还算不错,看来朱生幡请来的厨师也不差。”

    大家有说有笑地吃起来。

    这时,杜觇留意到涵语也来打饭,看她拿的那些饭盒,应该是打包回去的。杜觇装作没见到她,埋头吃饭,不时瞄她一下。看到她差不多打好饭后,杜觇说要去厕所,便溜到角落处瞅着涵语,等她离开后便尾随而去。

    杜觇一直跟着涵语,按照她走的路线估计,那不是通往『妇』幼区的路。杜觇不管,一直紧跟着,直至到了一间房间,原来她是给岳轩和邵羿拓打饭。

    放下二盒饭后,涵语不作停留,又拎着另外二盒饭走出房间,继续往另一个方向走去,直至到了另一个房间。从窗口看去,里面有一个女人,仔细看清,原来是嫣儿。

    杜觇大喜,正想进去,却见涵语把门关上。杜觇顾不得那么多,走近门前的磁机用手表嘀开门,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涵语和嫣儿见到杜觇并不十分意外,只是停止打开饭盒望着他。杜觇说:

    “你们先吃饭吧。”

    杜觇边说边关上了门,当他看到房内的床铺被褥时,不禁『色』欲难当,眼巴巴地看着涵语和嫣儿,同时将电枪拿出来,将它调到最低压的档位。

    杜觇计划如果涵语和嫣儿不从,便用电枪将她们击晕再下手。可是看到二人似乎没有怯『色』,还在慢吞吞地吃饭。

    杜觇估计,应该是爷爷给她们注服了禅安『露』,所以才会如此不惊不慌。他细细想一想,太顺贴任人摆弄,只不过是一摊肉,无甚味道,相反,象猎物一样激烈的叫喊更有激情,不过,还是先把她二个搞到手吧,激情可以慢慢培养的。

    “这里有热水供应吗?”杜觇问道。

    二人停了一下,并没答话,然后又继续吃饭,似乎没听懂杜觇说什么。

    杜觇也不见怪,收起电枪走近涵语,搭着她肩膀,将嘴伸向饭盒上说:

    “我也要吃一口。”

    “虽然你看上去很面善,但是我觉得你不是这里的人,为何突然变成我们的管理员了?”涵语问道。

    原来涵语和嫣儿把杜觇当作管理员了,所以对于杜觇擅自闯入房间才不作计较。

    “你们不认识我啦?为何把我当作陌生人呢?”

    杜觇已经知道二人是为『药』物所控制,却又故意问这个问题,想看看二人有什么反应。没想到涵语却说:

    “你们这些男人和女人一见面就说很面善,都是打着歪心吧。”

    杜觇没想到涵语会这样回答,这也说明涵语并不是『迷』糊的,但是他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是好,直接他记起涵语刚才所说的话,才笑着说道:

    “好象刚才是你说我很面善的哦,难道你也有歪心?”

    杜觇说话间,手已横抱着涵语的腰,脸部同时贴向她的脸,作轻嗅状。

    嫣儿对此没有任何反应,依然是木木地在吃饭。涵语也没有太大反应,还在继续吃饭。

    杜觇此时已是热血沸腾,一把将涵语手中的匙筷拿开,一把横腰抱起她往床铺走去。涵语也不挣扎,却用手不停地抹着嘴巴,大约是想擦干净嘴上的油。

    嫣儿依然没有太大反应,继续在吃饭。当杜觇扯开涵语的衣服时,嫣儿却突然一声厉叫,将饭盒拨洒向地上,转身向门口跑去。跑到门口时猛力地推门,奈何大门已被杜觇关严,推不动打不开,只得继续在嘶叫。

    杜觇此时欲火焚烧,却被眼前这个疯女人打扰『骚』『乱』,不禁怒火万丈,从床上跳了下来,冲到门前,一把抓住嫣儿的头发往里扯,他想把嫣儿拉到角落里用布塞住嘴,以免她继续嘈吵影响自己的美事。

    当杜觇拉着嫣儿拖向角落时,他看着嫣儿蹙慽的皎面,半『露』的胸脯,野『性』倏然窜动,面对打闹挣扎的猎物,一种征服意念和快感涌上心头,刚才顾虑没有激情,现在激情马上出现了,不能放过这个猎物!

    于是,杜觇一把捞起嫣儿,抱着她大步往床里走,然后将她放在床上,与涵语并列躺着。

    杜觇接着便施展兽功,欲行蹂躏,却不知此时涵语也开始大声叫喊。二个女人的呼喊并没使杜觇停下来,相反,这样更加刺激着他的神经,使他更有动力施行**。

    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呜依呜依”的响声,杜觇认得这是电子门被强开而发出的报警声,原鼎明基地后山基地等处都是设置了这种门锁,隆家接管后,隆天下、隆江山和隆世界等地仍然使用这种门锁。按判断,此时应该有人在试图打开门锁。

    杜觇停止动作,轻脚地走到门前驻足细听。伴随着门锁报警声,门外有一个声音在问道:

    “里面的人,你们在干嘛?请速速开门。”

    杜觇听清说话的人正是朱缔沾,便松了口气,说道:

    “缔沾,是我,杜觇呀!这里没事,待我办完一件事再去找你,你先回吧。”

    “杜觇,正好,爷爷交代我来找你,你马上去见爷爷吧。屋里的女人是谁?为什么哭喊得那么厉害?”

    杜觇听后,十分不耐烦,又不知如何答朱缔沾,最后,他决定还是横下心来,先把这二个女人搞掂再说。于是,他便说道:

    “缔沾,都说这里没事,我会处理好的,你先回去,稍后我也去见爷爷的。”

    门外的朱缔沾听到女人的嚎叫,内心十分郁闷,在他想象中,这种悲嚎,分明就象他妈妈阳展媚被杜觇欺凌时发出的声音,他在犹豫是否还要继续阻止杜觇的恶行。

    犹豫间,朱缔沾又想起父亲朱遂贮不久前被杜觇调用昆器注『射』毒『液』而亡,悲凉和愤恨涌上心头。虽然朱遂贮并不是他的亲生父亲,但是朝夕相处无疑已培养出了一种亲切的父子情,朱遂贮的死,如同失去亲生父亲一样,同样是剜心的痛,就如苏现所说,养育恩在,这种感情应该永远不能变。

    想到这里,朱缔沾决定解救里面二个女人,不再使杜觇为所欲为。朱缔沾之所以来找杜觇,是隆武堡授意他来的,也是想为了避免杜觇在这里捣『乱』,如今果真遇到杜觇在行『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