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七二章 内斗(二六)
    突然“叭”的一声,一块元件板掉下地上,整个车间连忙望向声音响起处,只见一个工人连忙俯身捡起那块板,面呈尴尬神『色』。

    杜觇转头顺着那个方向望去,却见得一束似乎很熟悉又很特别的目光同时向他望来,二人目光一接触后,那人瞬间便转过脸,不再望向杜觇。

    原来与杜觇对视的是一个女工,此刻她正在低头忙碌着,好象在掩饰刚才的窘相。

    杜觇想着,这么一个大老娘了,还会害羞,真搞笑。但是后来再想想,总觉得有什么不同,女工这个掩饰动作更引起他的注意。

    杜觇想走过去看清这个女工是咋样的,却不好意思走近,便借着刚才掉落一块板的事,走近去问那个工人元件板是否摔坏了,并趁机瞄了一下那个与他目光接触的女工。

    那个女工戴着的工作帽罩下垂了很多,将她的脸遮住了一部分,并低着头,不知是有意还是平常都是这个样子。她看上去虽然已有些年纪,不过还有几分清秀,属于半老徐娘那种感觉。

    这个女工的模样令杜觇想起了自己的妈妈淮涣,她应该与淮涣年纪相仿,或许她与妈妈的气质相似,杜觇才产生一种亲切感吧。

    “是啊,很久没见过妈妈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记挂着我,我的案件还在挂着,应该将这些案宗和所有知道这件案的人消灭,我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回去妈妈了。”

    想到这里,杜觇再也不管那个女工,便集叫护卫一齐走了。他想马上着手处理与自己犯案相关的一切,以便风风光光地把妈妈接出来一齐生活。

    回到办公室后,杜觇便着手收集他犯案的所有资料,但是他的心好象还留在车间里,念念不忘那个眼神躲闪的女工。

    突然,杜觇脑间闪过一个形象,那一怒横眉,那一惆哀波,分明与那个女工有入骨的相似!她就是爷爷藏起来玩弄兼用来测试正心水的女实验体,前段时间与陶坊川力爆而双双逃走的黄哿漾!

    想到这里,杜觇一阵激动,他马上站起来,紧急呼集自己的所有护卫人员,并迅速赶往车间。

    车间此时已下班午餐午休,主管又带着杜觇赶去饭堂,也没有发现黄哿漾,再赶去她的宿舍,依然没有黄哿漾的影踪!经过查问她同车间和同宿舍的人,都说没留意她去哪里了。

    其中一个工人说,他隐约记得杜觇从车间走后不久,黄哿漾便出去了,再也没有回过来。因为属于计件领工资,班长对考勤管得不是很严,只对很特出的长时间缺工的工人才会查问详细情况。

    根据人事提供的资料显示,黄哿漾在这里化名为韩品静,45岁,大约半年前入职。她提供的相片不太象黄哿漾本人,可能是经过ps处理的。

    不管韩品静是否真的是黄哿漾,现在她匿逃了,肯定有鬼,所以必须马上追查她的下落。

    于是,杜觇迅速赶到隆江山电控室,立刻查看监控录像,并出动多尊昆器在各个出口岔道巡查。

    从监控录像可以判断,韩品静的的确确就是黄哿漾本人,尽管她刻意在打扮上下功夫进行百般遮掩,但是在高清的摄像头面前,其真实面目无所遁形。根据她入职时间可以判断,她是在隆天下逃跑后不久就来到这里工作了。

    “黄哿漾从隆天下逃跑后,居然回到这里做工人,她这样做有什么企图?和她一齐逃跑的陶坊川又到哪里了?佢们难道出演无间道,想到这里复仇?”

    杜觇思考着是否马上告诉爷爷,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他想亲自弄清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把黄哿漾甚至和陶坊川一齐抓住,好在众人面前立功,为做隆家的继承人加分。

    从监控录像看到,黄哿漾从车间溜出来后,顺着厂外一条小路一直走,最后消失在树林中,看来她是离开这里了,因为那里是通向外面的路。

    看来黄哿漾已经非常熟悉这里的地形和监控点,那条小路的后半段因为已远离隆江山的范围,所以没设置到监控。

    再翻查黄哿漾平时在这里的生活监控录像,她的行为似乎没有什么异常。杜觇又查看她上班时的表现,都是中规中矩的,与其他人没有什么区别。

    杜觇更觉蹊跷,难道黄哿漾来这里打工是真正为了生活?如果是这样,她为什么要溜走?她又如何知道杜觇已经认出了她的?

    要是在以往,经历这么蹊跷的事,杜觇肯定会第一时间与隆武堡或斘册联系,并告知实情。但是,前一段时间杜觇与二人的冲突,淡化了爷孙父子的关系,现在杜觇有了一种独立于隆武堡和斘册之外的念头,也就是说,杜觇想把控自己的命运,他有信心亲自解决一切难题,也可以说是野心,从而可以一鸣惊人,展现自己的超强能力,届时爷爷和父亲也不得不认同。

    于是,杜觇走到车间主管办公室,向他进一步了解黄哿漾的工作情况。主管一一将黄哿漾来到这里时的工作表现向杜觇汇报,但是汇报的内容没有什么特别,不能判别黄哿漾是否有不轨行为。

    杜觇摆摆手,示意主管停下来,并问道:

    “你也是新来的吗?好象业务不太熟,你知道这半年来我们一共出品了多少件微晶吗?”

    杜觇所说的实际上就是微侦,也是沿袭鼎明集团的说法,微晶是在集团核心人员以外对微侦的称呼。

    主管似乎被杜觇这样一问问哑了,一时之间答不上来。顿了顿后,才说:

    “在主管当中,我到这里任职的时间算是最长的了,你要的数据我的确记不起,不过我可以到财务那里拿给你。”

    “你任职期间对这里的管理有什么看法?有没有发生过特别的事?”

    “大约一年前很多人辞职,包括很多主管,从那之后的管理就不太严格了,生产的次品也大幅增加,交接出货等环节也不太严密,产品的批次数量也存在误差。朱遂贮厂长曾经来过一次这里,我们很多人都向他反映了这种情况,后来却是不了了之,从那以后厂长再没来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