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七八章 内斗(三二)
    后来,杜觇再往细处一想,又觉得朱缔沾和苏现是故意的,弄死自己后,对于坐上隆家继承人的位置,他们便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朱缔沾还可能带有为妈妈阳展媚报仇泄恨的心态。

    在如此复杂的形势下,杜觇决定装傻扮疯,骗过了众人,并抓住机会控制了爷爷和父亲,取得首符,这也可以说是天意。

    本来杜觇想将苏现和全劢一齐用正心水控制住,以免他们反对,但是,全劢在杜觇傻了的时候劝爷爷将首符交给杜觇,令杜觇十分感动,所以免了此想。而苏现凡事皆有准则,从来没有与杜觇有冲突,万事都为隆家集体着想,是不可多得的儒将,所以杜觇也没有将他用正心水控制。

    “或许在将来某一天也要将苏现和全劢控制,我要一个至尊无上又神秘莫测的形象,知晓我根底的人都必须死,最起码也得将佢消除记忆,比如苏现和全劢,现在还需要他们帮忙治理隆家事务,所以暂且不作处理。”杜觇心里暗道。

    此时,隆武堡和斘册大致恢复了常态,对杜觇所说的唯唯诺诺,正心水生效了!

    掌控了隆家后,杜觇心花怒放,简单交代全劢处理隆江山的事务后,也不再深究斯朗润等隐形人的事,便飞往隆世界,他念念不忘的是几次令他唾『液』三尺却未能得手的涵语。

    自此,杜觇将原勐明公司的『妇』幼区搞翻天,几乎没有女人幸免于他的蹂躏,直到他第三只脚再也抬不起来时,他又想起往日他憎恨的人,于是暴『性』尽现,杀人残口以取乐,基本将告数告学兄弟村中的人杀光,这些都是通过首符遥控昆器螫脑扎心实施的,警署无从可查。

    杀人取乐之际,杜觇又对苏现和全劢实施密切监控,以防二人有什么不轨之心。

    玩厌跳乏后,杜觇想起了妈妈淮涣,他决定回去找淮涣。为了避免被他以前所犯的人命案绑手绊脚,他又将一干经手该命案的警员和证人螫注禅安『露』,将案宗资料全部销毁。这样,他便可大摇大摆的回到家里。

    当见到杜觇回来时,淮涣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摸』着又长高了一截的儿子,她哭成了泪人,真真是喜悲不分。

    邻居听到淮涣哭得如此凄惨,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便上门看个究竟,见到杜觇后,邻居大失所惊,连忙躲闪而去。

    淮涣看在眼内,突然醒起杜觇还背负着多条人命的案件,邻居的惊愕,肯定会对杜觇不利,便催促杜觇赶快离开。杜觇笑着说:

    “妈,不用怕,这些邻居都是傻的,没能把我怎么样。”

    淮涣不信,连忙把杜觇推出门,让他快走。杜觇又闪了进来,对淮涣说:

    “妈,那让我进房间拿点东西吧。”

    淮涣掠眼望向门前,点点头,并紧张地关上门,用身体靠在门,示意杜觇快一点。

    杜觇从容地走进房间,不一会便走出来,对淮涣说:

    “没事了,邻居那二口子真的是傻了,佢们管不了我的事,我想吃你做的杨桃鸭,你去买菜的时候顺便看看那二口子,看看佢们是咋样的了。”

    淮涣听后疑『惑』不解,想把杜觇推出去又于心不忍,便干脆换衣服出去买菜,打探打探邻居的情况。

    当淮涣来到邻居门前时,看见两口子呆呆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淮涣以为佢们被杜觇的突然回来吓到,便想问些话试探佢们。淮涣找了很多话题试图与佢们攀谈,没想到两口子依然木木地,没有任何反应,完全就象杜觇所说的变傻了!

    淮涣虽然好奇,但也不便深究,只好心里象提着水桶一样走到市场,胡『乱』买些菜就往回赶,打开门一看,杜觇还在,便松了口气。

    淮涣一边做饭,不时地望向门外,一边尽量压低声询问杜觇这段时间在外面的情况。

    杜觇忙碌地点弄着一台平板,应付声地答自己在外面很好,叫淮涣不用担心,又问淮涣是否想和他出外一起住。

    淮涣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杜觇,说道:

    “仔,说真的,妈妈不愿意和你分开,也愿意跟随你去其它地方照顾你,但是你需要和妈妈说清楚你目前的情况,妈妈担心的是你犯的命案啊!”

    “我一直都很好,命案的事你不用『操』心,我已经叫人处理好了,我这次回来目的就是想看望你,我也长大了,很多事我自己懂得如何处理的,如果我回来更加惹你担心,那我倒不如不回来。现在没空跟你聊了,我先在电脑上处理些事。”杜觇说完便继续『操』弄他的电脑。

    淮涣看在眼内,暗暗叹道:这孩子也跟其他年轻人一样,沉『迷』于电脑网络,回来这么久,没见着爸爸,也没问一下爸爸去哪儿了。

    想到这里,淮涣便想开口告知杜觇他爸的去向,但是见到杜觇这么投入,便不作打扰。后来杜觇又干脆关上房门,淮涣只得摇头轻叹。

    此刻的杜觇正在使用首符关注隆宇宙的情况。

    只见苏现正在关押飞总的地方与他交谈。

    “我同意你们此前提出的条件,愿意为你们隆家立功,请向隆武堡转达我的意思。”飞总对苏现说。

    “哦,先说说你为我们立功的具体计划,我再向爷爷转达你的意向。”苏现答道。

    “我可以彻底解除斘册受到智圣剂的困扰,让他恢复正常,在心智上不再受控于我。”

    “这个条件可能算不上立功,因为爷爷已攻克了这个技术,我父亲已经恢复正常。”

    “好吧,相信我另外一个拿手好戏绝对可以为你们立功。”

    “请详说吧,如果确实对隆家有大利,爷爷肯定会兑现诺言的。”

    杜觇通过首符听到苏现总是爷爷来爷爷去的,心里非常不舒服,恼着苏现根本不把他这个现时隆家首座放在心里。

    “我可以配制一种『药』物让隐形人现出真身,这样可以使你们以后不再受斯朗润古青冈等隐形人的侵扰。”

    “这样说来爷爷可能有兴趣。”

    当杜觇再听到苏现说“爷爷”二个字后,再也忍耐不住了,他想马上赶到隆宇宙,亲自以隆家首座的身份审问飞总,让他交出配『药』方。

    于是,杜觇便急匆匆地走出房间,对淮涣说:

    “我走了,也不吃饭了。”

    淮涣听后,以为杜觇觉察到有人来抓他了,急得放下手中的锅铲,走过来紧紧地抱着杜觇,也不敢说什么,怕惊动抓捕的人,只是泪流涟涟。

    “妈,我没事,我只是去处理一些事,你保重吧。”

    “你回来到现在,还没有问过爸爸去哪儿,你不想知道吗?”

    “哦,他去哪儿了?”

    “他去了茅西,听说是做狗的生意……”

    杜觇没等淮涣说完,便打断她的话,说句“知道了”便掰开淮涣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淮涣的心又再次被掏空了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