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七九章 斗牛跑狗(一)
    简易的斗牛场看台上,人们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今年的斗牛盛会,翘首以盼斗牛出场。

    随着主持人宣布斗牛开始,二头水牛被放出场,它们似乎斗意并不浓,偶尔低头顶一下,又抬起头来观望。

    牛主人分别上前拉动着鼻绳,以扯痛鼻子来激发它们斗志。场上的人嘘声四起,都在嘲笑二个牛主人是在充数。

    还好,二头牛在主人的刺激下逐渐进入状态,用尽力气扭动头角开斗。

    杜觇搭着维厚的肩膀,问他哪头更有机会胜出。维厚未置可否,只说这场斗牛不精彩。

    果然,一头牛坚持不了多久便突然放弃战斗,掉头跑开,另一头牛紧跑追去,被人拉住,就这样,逃跑的被判败。

    观众嘘声再起,维厚更是以智者的语气点评这场斗牛,吹嘘自己的眼光独到,早已预料到是如此的结局。

    大贡笑了笑,对维厚说:

    “听说下一场出场的惊天雷非常厉害,挑战它的叫扬角疾也有不俗的战绩,应该不象这场那么闷了,你怎么看这场的结果?”

    “很多人就是为了看这二头牛角头才千里迢迢赶来这里的,我猜扬角疾肯定会打败惊天雷。”

    “按照庄家开的盘口,惊天雷仅仅是1赔0.7,而扬角疾是1赔1.3,明显是看好惊天雷哦。”刘定说。

    “我就不信!惊天雷老了,不可能赢得了扬角疾,你帮我下1000元扬角疾,扬角疾肯定赢的!”维厚对刘定说。

    刘定看看大贡,然后点点头,并说:

    “好,一言为定,你下1000元扬角疾,赢了可得1300元。”

    扬角疾已被主人拉出场活动筋骨,而惊天雷还是不见人影。

    随着场角入口的蓝『色』帘布被推开,一头壮实的水牛在四五个人各勾着一条鼻棍的控制下,愤然出场,其霸者气质贯『射』全场,这头水牛就是传说中的牛王惊天雷!

    控制惊天雷的几个人松开勾棍后,惊天雷直捣向已上场的扬角疾,接着便是“嘭咚”的一声闷响,二个牛头轰然相接。尽管扬角疾实力不弱,还是被惊天雷疾冲而来的势劲顶退了几步,随后二个牛头四个牛角开始绞缠在一起。

    维厚见到扬角疾被顶退了几步,心已提到喉咙,看到二牛相持后,便稍稍松了口气。

    看上去,惊天雷格斗颇有经验,稍有优势时便乘势直推,而且尽量使头部抵向地下,省力高效,不愧为斗牛王者。

    扬角疾实力也不赖,抵住了惊天雷几回合的顶推后,聚积力量反攻推进,连续扭动牛角,企图击勾对方,动作之快,扬角疾的名字果然没有起错,此后扬角疾更是将惊天雷的头架在其角上。

    现场气氛骤然活跃,呐喊助威声不断,维厚更加高兴,跟着大家一齐欢呼。

    但是扬角疾从下面架着惊天雷的头非常耗力,其优势维持不了多久,惊天雷便摆脱受制,双方再次四角相对进入相持阶段。

    此时格斗已过了十分钟,能相持这么长时间,在斗牛中不可多见,可见这二头水牛的实力都是一流的。工作人员连忙在旁给二个斗牛喷『射』水雾降温。

    随着惊天雷一点点的推进蚕食地盘,扬角疾的体力似乎有所不支,吃力地在坚持着。此时二个牛的眼睛布满红丝,看上去格外可怕。

    当惊天雷把扬角疾『逼』到场边时,扬角疾后腿已跨上场边沿壁,形成了高空优势,它猛撑后腿,凭着体重势能将惊天雷『逼』退了一段距离。

    维厚大叫一声“好”!激动之情尽显。

    就在扬角疾反转优势之际,惊天雷稍稍挪动后身转换角度,将扬角疾的推力化解,趁机架压住扬角疾一角,并往地上压,可以说惊天雷的全部体重力量已作用在这个点上,致使扬角疾的头部侧靠地上,却不能平衡,完全用不上力,扬角疾只能用残力勉强顶住,明显处于下风。

    维厚由欢呼变成沉默,脸『色』逐渐沉了下来。大贡见后,为使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便问一个斗牛管理人员:

    “为什么斗牛场都挑选在泥泞的地上进行?这些斗牛在格斗时,头部鼻筒基本上都是紧贴在地,地上的泥水很容易堵塞牛鼻导致窒息的哦。”

    “这不怕,水牛很适应泥泞的环境,泥浆堵塞不了它们的呼吸,一个呼气,便冲开了。相反,如果比赛场地选在干地上进行,很容易剐伤牛嘴牛鼻,牛主人心痛。”管理员答道。

    说话间,只听得观众齐声“啊”的叫着,放眼望去,原来是扬角疾轰然倒下!惊天雷还是紧紧顶着扬角疾,没有任何放松的想法。

    工作人员和牛主连忙拿着工具,七手八脚地想架开拉开惊天雷,惊天雷却不愿,就在即将将二牛分离之际,惊天雷扭动头部挥角刺戳,但是众人已套住它的后脚,把它拉开了。

    几人快速就到扬角疾旁猛按它的后肚,类似于人工呼吸,希望能将猝昏的扬角疾救回来,另外有人在旁快速掬水淋在牛身上给它降温。

    看台上的维厚一脸不爽,鼓着腮一言不发。刘定见状,也不理睬他,紧盯着人们急救扬角疾。

    “好了,现在没有什么看头了,咱们准备去找饭吧。”大贡说道。

    维厚听后,迅速地站起来,也不管大家,径直往场外走去。

    大贡因杜觇的事连累进了警署,幸得朱遂贮从中调停出力,他和淮涣才能被放出来。大贡陪朱遂贮去美国游玩回来后,朱遂贮并没再找过大贡,也再没有赌波,大贡没沾到什么好处。

    经济上的窘迫,致使大贡再次与金鳌见面,重谈狗经,又谈起石枫市的养狗场。碰杯之际的一句豪言壮语,更象一把火一样燎起二人的欲望,二人便再次踏足石枫市,做起了贩狗养狗的生意。

    经历最初一段艰难日子后,大贡和金鳌的贩狗养狗生意渐有起『色』,并成立了金大公司。

    在这个过程中,大贡结识了石枫市各路人物,通过一些杂丁走卒了解到石枫市有很多地下跑狗博彩项目,继而与跑狗庄家相识,便拿了一个网号,又开始了拉赌客做外围庄家的老本行生意,另外还为很多狗主和赛狗场老板培育饲养各『色』跑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