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八一章 斗牛跑狗(三)
    观光车随着狗选手的跑动迅速跟上去,与它们保持了最佳观看距离。

    不一会,所有的格力狗都远远地将袖珍狗抛在后面,由此导致嘘声四起,不满赛事组织者组织一场实力如此悬殊的赛事,甚至有人认为这是诓钱的骗局。

    大贡看着渐渐拉大距离的二种狗群,不禁也笑了。

    不知是觉得赛事枯燥,还是神来之作,观光车上突然开始播放音乐,仔细点听来,那是笛声响起,立体感挺足,再仔细听来,竟不象从观光车上传出的!

    大贡望望其它观光车,并侧耳细听,也不象从其它车上传来,倒象从天而来!

    这时,大贡又发现远远落后的袖珍狗有所不同,象在『骚』动着,再细看,它们都在奋力直冲,与此前的姿势已完全不同。

    这一冲,现场的嘘声没了,换成了欢呼声和喝彩声。那笛声换成了一首经典的粤语小曲,维厚不由得跟着哼了起来:

    “游水应该着泳装……唯一你生得太漂亮……”

    随着音乐的进行,所有袖珍狗如鼠钻般飞速前行,惹来观众的阵阵欢呼,这是跑狗前所未有的刺激。

    原来落后的部分格力狗已感受到后面赛手的追『逼』,也加大力量前行,受此影响,跑在前面的格力狗也加快脚步,直向活鹿狂奔。这样,袖珍狗群与格力狗群保持在一定的距离,而活鹿看上去已有乏意,捉住它可能就在二十秒间。

    笛声风格此时变成了激昂亢奋,而维厚还可以套上歌词:

    “我去参军发到老婆证,系威系丑无唛所谓啰……”

    这一唱,弄得瘦叉捧腹大笑,连忙拍着维厚臂膀,又伸起大拇指表示对他的赞赏。

    不觉间,袖珍狗与格力狗混成一个方阵,整体来说不分伯仲。大贡甚觉奇怪,看着这阵势似乎十分熟悉,却想不出为何如此熟悉。

    穿着3号战衣的袖珍狗已超越7号格力狗,并稳稳地保持着优势,已离前面的活鹿不到二十米。

    这时,活鹿却突然拐弯偏离跑道,这样使8号和9号格力狗变为离活鹿最近,3号袖珍狗不气馁,调转方向加快脚步直『逼』8号和9号。

    突然,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8号格力狗在3号袖珍狗追上它之际,用前爪把它一掀,3号顿时翻滚着,后面众多袖珍狗受此影响,有的停了下来,有的躲避不及同样翻倒。

    这个情景看呆了观光车上的观众,令大家想不到的是,所有袖珍狗在音乐转换回《沧海一声笑》后,马上爬了起来,再次奋力加入赛事中。

    这样,袖珍狗很快又『逼』近了格力狗,在追赶过程中,格力狗又使出阴招,或用前爪,或用后脚,或用嘴叼,意欲再次掀翻袖珍狗。

    大贡看到此情此景,惊疑万分,想不到狗群之间居然在人类组织的赛事上可以自主地使阴招,从而使另一个狗群选手淘汰,这与人为有关系吗?

    但是,场上的情形并没有象大家想象的那样发展。被袭击的袖珍狗并没象此前一样被掀翻,而是巧妙地偏弯,并趁势加速,“呼嗖”的超越袭击它们的格力狗。

    刹时,袖珍狗群体超出格力狗,直冲向近在咫尺的活鹿。格力狗虽然呲牙奋追,奈何头名袖珍狗已扑咬住活鹿,紧接着其它袖珍狗一踊而上,控制住了活鹿。

    哨声响起,主持人宣布前八名的位置,它们全部是袖珍狗!顿时现场欢呼声、嘘声、叹息声、怒骂声交杂。

    格力狗群好象并不服气,不顾主人的吆喝,继续冲向活鹿!当格力狗群冲到活鹿旁后,令人惊讶的是,格力狗并不是袭击活鹿,而是用呲牙利爪扑向袖珍狗,依靠形体力量上的优势把袖珍狗赶跑后,再也不管还在折腾的鹿,只是围在鹿旁,象是向袖珍狗展示自己就是胜利者一样。

    这种情景似发生在原始森林中,却又不象。本来,动物向其它发动袭击是为了猎取食物,而格力狗好象是为了一种尊严而斗,变成了象人一样!

    全场一片哗然,从看比赛到现在变成了看动物格斗。

    果然,袖珍狗在新一轮音乐《真的汉子》的节奏中,每个袖珍狗回头驻立,与格力狗形成了一对一的对峙形势,接着便以凌厉敏捷的身手直扑众格力狗。

    格力狗意想不到袖珍狗会如此大胆,还没反应过来,已被袖珍狗飞扑在身上,顿时,它们肩上、背上、肚部等身体部位被撕咬着,鲜血直流。

    瞬间,格力狗的吠声哀嚎声回『荡』在山谷中,相反制抵御,扭头转颈却无法够得着背上的袖珍狗,只得抖动身体,或慌恐『乱』窜。有的抖脱袖珍狗的缠咬后,一溜烟的跑开,其余的格力狗也逐渐摆脱缠咬,都是落荒而逃,最后只剩下八个袖珍狗以胜利者的姿态排在诱饵鹿面前。

    观众看完此场大戏,都惊呆了,接着便欢呼过瘾。主持人似乎也被这场大戏看懵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匆忙拿来赛事结果向大家宣读,接着又大声宣告一个消息:

    “太厉害了,居然有人买中前八名,一千倍啊!祝贺这位老板!”

    维厚用手机打开自己的过关注单,看看确实是中了,上面显示彩金有一万多,此时却暗暗后悔只买了10元,要是买100元,那是十万多啊!

    跺脚过后,维厚复转高兴,毕竟1万元也不算少了,便突然大叫一声:

    “过瘾!真过瘾!”

    大家朝维厚望去,以为他说刚才狗打架的事,但见到他手中扬着手机,又有所不同,便问他是什么情况。

    “哈哈,前八名这个奖是我拿了!”

    “哇,厉害啊!这么难猜的结果都让你猜中了,一千倍啊,发达了!”

    瘦叉热烈地抱住维厚,为他高兴。

    “原来是你中了奖,我还以为麦谷公司报假骗大家的,怎样呀?中了多少钱?”旁边一个身材高大脸长横肉的人看着维厚问道。

    大贡一看,此人甚是面善,却一时想不起为何那么面善。还没等维厚答话,另外一个壮实的男子便大声嚷道:

    “他分明就是麦谷公司的掮客,和麦谷公司合伙骗我们,先逮住他审问审问,妈的,我的血汗钱就是佢们诓走的。”

    壮男说完便冲上前,一把将维厚逮住,并把他从观光车上拖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