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九零章 救命稻草(六)
    朱遂费惊诧不已,眼睛直巴巴地盯着那个黑影,又看看何殊,希望他能解释眼前的情况。

    何殊笑了笑,并不理会朱遂费,而是认真地看着前面。

    “哪里来的黑熊?居然如此庞大!”朱遂费不由自主地说道。

    “黑熊是直立行走的,而这个黑炭是四肢着地前进的。”

    朱遂费听后,抹眼一看,不由得再次惊呆了,并大声叫道:

    “哗,居然有这样超大的狗!你计划用这个狗去打败隆家?”

    听到朱遂费的说话,超狗径直向这个方向走来,吓得他连忙躲在何殊背后。

    这时,各个栏中的巨狗呲牙咧嘴,发出“唔唔”的警告声,将超狗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超狗也作战斗状,顿时气氛紧张起来。

    “这些巨狗已经很厉害了,而超狗比它更厉害,今天我就不演示巨狗与超狗的战斗了,我想你看一场更精彩的战斗。”何殊说道。

    朱遂费听后,从何殊身后走上前,点头说好。

    “好,我就把这个超狗打败给你看,要知道,强壮高大并不可怕,瘦小并不代表弱。”

    何殊刚说完,便听到一阵笛声响起,凄婉动人,缠绵万分,把人拉进一种幽情悱恻的景地。

    超狗听后,肃然抬头,左顾右盼,似乎在防备着什么。突然,唿哨的一声,一个体型特小的灰狗出现在超狗面前!超狗故作镇定,低头紧盯灰狗,似乎十分紧张。

    “这是什么来头?难道这个灰狗能与超狗匹对?但是看上去超狗是有点害怕哦。”

    “看下去就知道了。”

    灰狗与超狗对峙没多久,看样子已准备出击,没想到超狗在这时却调转头急速离去。灰狗并没有追赶,而是悄然从另一个方向离去。栏中的巨狗见到超狗离去,也松了一口气,并解除防御。

    “你说的精彩的战斗呢?根本就没有战斗。”朱遂费笑着对何殊说。

    “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孙子说过,‘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拨人之城而非攻也’,能够使敌人知难而败退,这是最好的胜利,也就是我所说的精彩战斗!”

    朱遂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又不解地问道:

    “那你究竟想向我展示什么?用这些庞然大物去攻击隆家?”

    “恰恰相反,刚才那个微型灰狗就是我们的武器!那些巨狗超狗只不过是为了训练更强大的微型狗而存在。”

    “那么微狗在实战中如何发挥作用?如何攻城拨寨?”

    “实际上它就是一尊动物机器,除了有监控功能外,还可以携带莲花雾在适当时机施放,把敌人薰晕,从而控制和击败敌人。”

    “好,我相信你!咱们好好规划,争取尽早将隆家击败。”

    “好吧,还有一样东西要带你去看的。”

    何殊说完,便拉着朱遂费走,经在多条走廊中辗转,来到一个池塘边,凭栏而站。

    “你猜猜这个池塘里有多少条鱼?”何殊突然说道。

    对于这个提问,朱遂费再次感到惊奇,并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何殊见朱遂费答不上来,也不理会他,又用拇指食指搭配吹一个响哨,但是这次的哨声明显与刚才有区别,不禁令朱遂费暗赞何殊也是一个出『色』的口技家。

    哨声响起不久,池塘下面纷纷冒出一条条鱼,争先拥后地期这边游过来,游近后又纷纷排列,最后竟然排出一个整齐的方阵!

    “你数一数,横的是多少条,竖的是多少条,知道这个数,也就知道这池塘里有多少条鱼了。”何殊笑着对朱遂费说。

    朱遂费听后,认真地伸出食指一条一条地在数,他念数的速度挺快的,不一会已数完:

    “横的一共19条,竖的也是19条,一共是361条。”

    何殊听后微笑点头,又把手放入嘴中吹响哨,这响声和此前的又有所不同。

    哨声刚停,只见池中的鱼纷纷游向岸边,最后竟匪夷所思地变成了一个个猫!

    朱遂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抹抹眼再看清一点,没错,那些就是猫!

    接着,那些猫快速跑上岸,然后朝着树丛中窜去,全部消失于树林中。

    “这个也是动物机器?有什么用途?”

    “实际上鼎明公司最初也大量生产这种鱼器,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逐渐放弃了,我却认为鱼器是一件非常有用的武器。”

    “具体怎么应用?”

    “它也可以携带莲花雾类『药』物,污染敌人的用水,甚至是投毒。”

    朱遂费听后,作思考状,沉默了很久后,便说道:

    “实际上其它动物机器都可以携带莲花雾等『药』剂喷『射』薰晕敌人,污染投毒于敌人用水区,只不过其外形貌态不同而也,尤其是昆器,『操』作起来更简便实用。”

    “你说得对,但是昆器现在是敌人防范的重点,而鱼器会令敌人防不胜防,而且鱼器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

    “什么优势?”

    “这个到时候再和你探讨吧,现在有件急事需要处理的。”

    何殊在说话间,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说完后,便拉着朱遂费匆匆赶往器械中心,在行走的过程中,何殊一直抬起手紧盯手表。

    何殊回到器械中心打开电脑细心察看一番后,松了口气。朱遂费不明白何殊所为,便问个究竟。

    “有客人来了,我们该不该请他进来?”何殊说道。

    “是谁?我们认识吗?”

    “一个认识朱生幡的人。”

    朱遂费听后,十分意外,不知如何表态。

    “我们还是把他请进来吧,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何殊笑着说。

    “他与朱生幡是什么关系?”为了不刺激何殊,朱遂费对朱生幡只直呼其名。

    “还是让他进来再说吧,不过,这个人你也见过他。”

    “在哪里见过的?”

    “就在你刚来找我的时候,那时你还是隐形身,那天他刚好与我在聊天,记起吗?”

    朱遂费『摸』『摸』头,似乎没有记起大贡的模样,也难怪,当时惊慌落泊,管不了那么多。

    实际上,何殊与大贡第一次见面时,便非常留意他,因为大贡提起在缅甸经营电子业务,引起何殊的注意,便多方查证,才了解到大贡曾在央勐开设赌厅,并且认识朱生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