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九二章 救命稻草(八)
    “哈哈,你这话有点味道,对了,这些话好象你此前的搭档肖涯说的话哦!肖涯这家伙说走就走,真的不吃人间烟火了?可能他真的是快乐的。”何殊喃道。

    何殊提起了肖涯,令大贡不禁思绪万千,当年赌厅筹码失窃,种种迹象都指向肖涯,但是大贡凭着直觉,始终认为不是肖涯干的,此前偷听何殊与飞总的对话,才明白事情的真相,此时此刻唏嘘不已,不禁为肖涯叹息,由此,大贡便将隐形人的话题抛出来:

    “没想到肖涯的女人有个隐形人儿子,当年弄得满城风雨,如今不知这些案件如何了,你们知道这些案件的情况吗?”

    大贡说到隐形人的话题,使飞总一阵突兀,因为他刚刚凭隐形身从隆江山中逃脱,来到这里找何殊,对于隐形人这三个字特别敏感,挨了一会后,飞总便说道:

    “那个隐形人叫苏现,据我所知,隐形人不止一个,要不,他不会那么容易逃避警署的追查,至于案件结果如何,我也不清楚。”

    “对了,听说一个叫杜觇的人犯了命案,也是被隐形人出手相救,至今还没辑拿归案,这和隐形人苏现搭得上关系吗?我还听说杜觇的父亲也在央勐开赌场,杜觇曾经在央勐生活过,你认识他父亲吗?”何殊问大贡道。

    何殊迁居石枫后,对隐形人案件也非常关心,经常将案情拿来与鼎明公司动物机器的应用作分析,并猜测是否是朱生幡所为。

    另外,何殊也十分留意有关重大命案新闻,杜觇辗轧多人的新闻也备受他关注,他也从自媒体中获知杜觇的父亲曾在央勐开设赌场,此时,他脑间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大贡与杜觇是否存在某种关系?所以便出口相问,以试探大贡的口风。

    大贡听后,举起酒杯和二人碰杯,然后一喝而尽。事到如今,大贡相信,说出自己与杜觇的关系,扯出的话题会更丰富,绝有可能可以从飞总口中了解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包括斘册的信息,到时再伺机报仇!放下酒杯后,大贡说道:

    “杜觇就是我的儿子,不过这畜生祸害多条人命,我已经不认这个儿子了,如果不是他妈妈苦苦哀求,我早就申请与他脱离父子关系了。”

    大贡说出这个消息令何殊和飞总大吃一惊,二人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说什么是好。这正合大贡的意愿,现在只需等何殊和飞总发话了。

    稍缓了一会后,何殊终于恢复常态,便说:

    “真想不到杜觇与你是这样的关系,遗憾遗憾。”

    “你知道杜觇现在的情况吗?听说现在警署已经不管这件案子了,是吗?”飞总问道。

    大贡此前在平房时已偷听到何殊和飞总的谈话,知道眼前这个飞总也叫做朱遂费,也了解到朱生幡身陷囹圄,而控制朱族众多成员的就是杜觇,这个昔日自己的儿子。现在飞总对杜觇的情况明知故问,不知其意为何。

    此时的何殊脑子在飞速运行着,没想到大贡真的是杜觇的父亲,现在能否利用他们这个关系引诱杜觇放松警惕,从而击败杜觇,击跨隆家,将自己的亲女儿柔上解救出来呢?很快,一个绝妙的计谋已然生于何殊胸中。

    “令人失望的畜生,我根本没有兴趣去了解这个畜生的事,也无意再见这个畜生。”大贡愤愤地说道。

    “假如可以见到杜觇,你愿意见他吗?又或者杜觇的妈妈渴望见到他吗?”何殊问道。

    大贡站起来再次举起杯向二人敬酒,何殊和飞总并不推辞,也站起来举杯而尽。

    “如果让我见到这个畜生,我会手刃这个畜生,为社会除害!”

    大贡为何激愤地说出这样的话呢?一方面,大贡白白为他人养了十几年儿子,而且为这个契男仔受足了气,这是对杜觇这个寄居于自己家中的“杜鹃”的憎恶,现在便倚势发泄出来,只不过没有对何殊和飞总说明而也。另一方面,大贡要在何殊和飞总面前表现正气凛然大义灭亲的气概,意在使二人对他另眼相看,这对找到斘册报仇或许有帮助。

    果然,大贡此番话说出来后,何殊内心不由的对他好感大增,但是,何殊还想进一步详细了解大贡的家庭情况,便抛砖引玉的说道:

    “但是你要顾及杜觇妈妈的感受啊,在大是大非面前,女人依然改不了对孩子的爱,那怕这种爱是极度自私的。我相信,杜觇妈妈对于与杜觇相见绝对是望穿秋水,如果杜觇的妈妈知道你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子,她绝对会疯的。”

    “女人嘛,当然是这样的,其实我真的不愿再见到这个畜生。”大贡说道。

    “大贡老板,你可能真的有机会见到杜觇哦。”何殊拍着大贡的肩膀说道。

    “此话何解?”

    “实不相瞒,杜觇现在就在朱生幡的公司,只不过平时深居简出而也,如果你想见杜觇,飞总可以为你引见。”

    “朱生幡?杜觇一切所为都是朱生幡在背后指挥的?”大贡故意夸张的问道。

    “唔……事实并非如此,你与我父亲是故交,你应该了解我父亲的,父亲是出于对杜觇的保护,所以……才收留他,至于杜觇所犯的事……可能他有……他的无奈。”飞总不太流利的说。

    “这样吧,你们约个时间,直接到鼎明公司找朱生幡和杜觇吧。”何殊说道。

    “对,这样你可以直接了解杜觇的情况,如果你愿意带杜觇回去,朱生幡应该会全力配合你的。”飞总说道。

    “大贡老板,我有个提议,最好你与杜觇妈妈一齐前往,毕竟女人感『性』些,容易打动杜觇和朱生幡的心。”何殊说道。

    “好,我回去和淮涣说一下,具体时间咱们在电话上定吧。”大贡答道。

    至此,大贡和何殊都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的意愿都达成了,下一步就要看各方如何尽自己所能较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