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九五章 狡兔奸狐(三)
    “你站起来,脱开外衣,昂首挺胸,让我看看你的英姿。”杜觇对涵语说。

    涵语站起来,犹豫着不愿脱开上衣,只说很冷。朱缔沾却径直走近涵语,一把她的外衣掀起,意欲强行脱开,但是涵语却死死攥紧外衣,不愿脱开。

    此时杜觇已看到涵语那微凸的肚子,联想刚才她意欲呕吐的现象,不觉一阵暗喜,他估计涵语怀孕了,自己就快当爹了。

    于是,杜觇喝住朱缔沾,并走了下来,关切地注视着涵语的肚子,并撩起她的衣衫,轻抚她肚子,然后大笑道:

    “哈哈,果然是怀孕了,快快,帮涵语添衣,然后给她弄个单间,找专人轮流服侍她,直到孩子生下来。好样的,我就快当爹了!”

    听到这里,朱缔沾连忙走近杜觇轻声说道:

    “大哥,涵语此前也有男朋友,而且还在隆宇宙这里,你忘了吗?”

    朱缔沾的说话令杜觇十分懊恼,但又不好发火,便命令朱缔沾去将涵语的男朋友岳轩带来盘问。

    这时,隆武堡看到杜觇处事毫无章法,一件事还没处理完,又处理另外的事,十分嫩手,便站出来,对杜觇说:

    “首座,这里作为隆家议事的地方,将太多外人带到这里可能不太适合,如果要盘问这些人,可以另设地方审讯的,而且现在还是先议重要的事,这些事押后再说吧。”

    “我想马上知道涵语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这就是重要的事,关乎隆家后继之人的大事,所以必须马上把岳轩叫到这里。”

    “是的,首座,我多嘴了。”隆武堡说完后便退到一边。

    隆武堡和斘册注服智圣剂后,虽然其智商经验不受影响,但是这种愚忠却大大限制了二人的能力,凡事以杜觇的意志为上,无条件服从杜觇,导致诸事不能尽其能,形同摆设,大大削弱了隆家实力。

    这时苏现也领着姚卓伦进来了。姚卓伦看看现场,感觉到气氛怪怪的,也不作声,径直找把椅子坐了下来。

    因为隆武堡站出来说话,朱缔沾还没去叫岳轩,见到姚卓伦来了,便说:

    “姚教授来了正好,他是医学专家,就让他帮忙鉴别涵语肚中的孩子是谁的吧。”

    姚卓伦听后笑了笑,暗暗自道:这是小儿科,却大师兴众的叫一班人来讨论,浪费时间!但是他没有将这个想法说出来,而是默然不作表态。

    杜觇似乎被姚卓伦的态度激怒了,感觉到他的权威被姚卓伦的沉默压低了不少,于是便大声说道:

    “姚卓伦,你究竟鉴别得了涵语肚中的孩子是谁的吗?”

    本来姚卓伦正在潜心攻解一个实验项,却硬是被苏现领来到这里,心里已经十分不舒服,听到杜觇这样说话,心里更有恼气,便说道:

    “孩子是谁的爹,问涵语最清楚,不用鉴别。”

    这句话虽然在理,但是杜觇认为姚卓伦是在驳斥他,根本没有尊重他这个首座,于是厉声喝道:

    “你他妈的一个不学无术的臭老狗,不懂得的事就直接说,还在这里故作高深,扮专家,快快给我滚!”

    话还没说完,姚卓伦身边有一道闪光掠过,众人大吃一惊,连忙察看究竟。

    “大家都坐回原位!”杜觇喝道。

    原来那道闪光是杜觇愤怒之际用启用首符『射』发的,他想吓唬姚卓伦一下,并尊显自己的权威。

    隆武堡见到杜觇如此躁动,不禁暗暗为姚卓伦担忧,想出来劝劝杜觇,却又怕激起杜觇的怒气,只得沉默不语。

    姚卓伦此时已恢复了正常神态,知道杜觇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年龄阶段,很容易不顾后果而鲁莽行事,为了免受伤害,姚卓伦便说出了一个方案:

    “如果问涵语本人没能弄清楚孩子是谁的,还有另外一个方法,就是用导管从涵语体内取羊水进行dna检测。”

    “好,就按这个方法处理!”杜觇说道。

    隆武堡听后暗暗叫苦,杜觇表面上雷厉风行,武断专横,但他不是快刀斩『乱』麻,不分重点,而是轻信别人,一件无关要紧的事也能让他折腾一番,这种处事方式是完全被别人牵着走,无任何节奏可言。

    隆武堡自我絮叨没有错,原本这是隆家的会议,隆武堡和斘册却是半途被叫来,令隆武堡『摸』不着北,这个过程中又陆续叫了其他人加进来,由原来分析飞总是如何逃走的和商议如何防范管理员的问题,到查问醒水,再到商议dna检测,『乱』糟糟的毫无章法,到最后只能解决涵语肚里的孩子所属问题,其余事关隆家管理和各基地稳定都被忽略了。

    隆武堡的顾虑还没有尽头,现在全劢又出来搞局了:

    “首座,就算取到羊水检测到dna,也有可能确定不了孩子是谁的。”

    “为什么?”

    “据培菜会收集力本的检测报告得知,透清『液』已致使他的基因突变。大国警署也曾对苏现的dna进行检测分析得知,他与妈妈蕉莞的dna也不相符!而我们都曾经使用过透清『液』,这个可能直接影响dna检测的准确『性』,甚至就如苏现和他妈妈的基因一样,是毫无关联的。”

    杜觇听后,又一阵的恼火,又想起了岳轩,便问岳轩为什么还没到现场。

    此时朱缔沾刚好把岳轩领进来,杜觇便大声说道:

    “岳轩,你还记得我吗?”

    岳轩惘然若失地望着杜觇,然后掉过头想离开,却被不觉被身边的椅子绊着,要不是朱缔沾手快扶着,差点跌倒在地。

    杜觇看着如木偶般的岳轩,不禁摇摇头,不过,一种喜悦也从杜觇心底冉然升起,此刻他已知道,涵语肚里的孩子不可能是岳轩的,也就是说,这孩子就是杜觇的!这不,斘册站出来间接证实这个事实:

    “我对这里的管理情况非常熟悉,按照记录,岳轩自从正式被我们隆家控制后,再也没有与涵语接触过,所以涵语肚子的孩子不可能是他的,更何况他处于这种颓靡神乏的状态,根本不可能会有男女之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