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九六章 狡兔奸狐(四)
    杜觇笑了,十分高兴,便叫全劢、苏现、嫣儿和涵语留下来,其余的人马上散去。

    众人散去后,杜觇便吩咐苏现将涵语带到『妇』幼区,分派人手好生看护涵语。

    安排好涵语的事后,全劢凑近杜觇耳边,轻声说道:

    “父亲此前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呆在隆宇宙,受到飞总的『操』控,回归隆家后,爷爷对他进行悉心调理,并去除智圣剂『药』力的影响,没想到回到这里时却依然对飞总忠心耿耿,还差点破坏了隆家的部署。现在飞总逃跑了,这是否与父亲斘册有关?是不是其『药』力还没有去除?”

    杜觇被全劢这样一说,刚刚的喜意又被冲淡了,一阵的不爽,然后不耐烦地对全劢说:

    “这事就交给你调查处理吧。”

    杜觇说完,便走了。

    虽然说杜觇在众人面前处理隆家事务总是毫无章法,但是他并不是那种毫无思考力的傻子,事后也会总结得失,尤其在今天,每个人的提法总会扯出一大堆碎务,总要找人来讯问作证,令他特别烦躁,在他心目中,首座的工作事务没有那么冗繁,而是指点江山的潇洒,描策设谋的笃定。

    在以往,爷爷隆武堡主持隆家会议时,都没出现过这种混『乱』的情况,都能抓住重点集中力量研讨处理方案。

    思考至此,杜觇终于明白今天会议混『乱』所在:那都是朱缔沾和全劢的导向有问题!

    静下心来后,杜觇决定将全劢和朱缔沾排除在外,独自会见隆武堡和斘册,征询二人对于飞总逃跑的看法和需要采取的策略。

    隆武堡和斘册很快就来到杜觇跟前,毕恭毕敬的站着。

    杜觇十分随和地请二人坐下,并亲自为二人泡茶递水,令二人受宠若惊,连忙拿过茶具帮忙泡茶。

    杜觇也不客套,直接将叫二人分析飞总逃走的原因和需要采用的应对措施。隆武堡并不谦让,朗声说道:

    “飞总的逃跑与陶坊川黄哿漾似乎是如出一辙,首座你此前曾在隆江山发现佢们的踪影,可惜未能进一步追查佢们的下落,种种迹象表明,这些都与隐形人斯朗润和古青冈有关,二人极有可能与飞总和陶坊川夫『妇』已经联袂合作共同对付我们隆家了,甚至劳昌松也在其中。”

    “对于隐形人,目前来说我们只能运用设备来防范,没能做得到主动出击,因为佢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也没办法找到佢们的栖身窝点,真恼人!”杜觇说道。

    “我们就要从寻找隐形人的栖身窝点做起,此前全劢曾经给出一个方案,我认为可行『性』较高,也就是从食物供给链和水源电源供应的渠道查找。”斘册说道。

    “这个好象已经探讨过了,除非斯朗润等人就在隆江山,这个方案才有可行『性』,否则,这是大海捞针。”杜觇说道。

    “我认为斯朗润等人呆在隆江山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要对隆江山作全面搜查后再作打算。”隆武堡说。

    杜觇停下来,沉思了很久后,便说:

    “具体如何搜查你们是否做过详细规划?”

    杜觇现在如此谦虚向隆武堡和斘册请教,令二人大觉意外,也十分感动。于是二人便尽自己所想,竭自己所能,在全劢此前提过的方案基础上,作完善修正,供杜觇参考决策。

    提到全劢,隆武堡忍不住问为何不把他叫来一齐商议。

    杜觇听后板起脸孔,不哼声。隆武堡知道自己多嘴,连忙说:

    “首座英明,首座的安排自有高明精妙之处,在下多嘴了。”

    杜觇笑了笑,非常受用,也不说什么,便打发二人走了。

    从商讨全劢的方案过程中,杜觇再次感受到全劢的聪明,由此一种不安从心底升起:以全劢的聪明,万一他对首座的位置有非分之想,我能控制得了吗?我该如何控制他?

    思虑过后,杜觇决定以最简单的方法处理全劢,就是给他注服智圣剂,从心智着控制他,以免却他有异心。

    另外,他认为干脆也将朱缔沾一齐用智圣剂控制,免却有什么意外。

    基于苏现的表现一直都是忠诚恳挚,一直都是团和隆家,杜觇决定不使用智圣剂控制他,以免智圣剂匡限了他的才智,这也是从隆武堡和斘册注服了智圣剂前后的差异得出的经验。

    虽然苏现把飞总放出来去找管理员,导致飞总逃跑,但是从直觉着来,苏现不可能与飞总有勾当,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解决隐形人侵扰隆家的问题,从他为表清白欲撞墙而死的气概来看,绝对是不用智圣剂控制也能尽忠尽职的好兄弟。

    思考决定完毕,杜觇便启动首符,调集若干尊昆器,自主进入『药』剂库装注智圣剂,再定位全劢和朱缔沾所在位置,飞赴目标地,顺利地给二人注『射』了智圣剂。

    完事后,杜觇决定安下心来好好睡一觉,明天再对全劢和朱缔沾观察一番,看看智圣剂是否在二人身上起作用,若然成功,则可以向他们分派任务,以调查斯朗润等一班隐形人的居所或去向,彻底解决悬在隆家心头的大患。

    一觉醒来,杜觇倍觉精神,正想召唤全劢和朱缔沾,以察试二人注服了智圣剂的效果,没想到二人今天却破天荒地来请见。杜觇不禁笑了笑,暗暗感叹道:智圣剂致人忠诚可谓一绝啊!

    全劢和朱缔沾毕直恭敬地站着,齐声说:

    “首座早安!在下来给首座请安,首座有什么吩咐和安排尽管说,在下万死不辞。”

    “你们都是隆家骨干,凡事都要有自己主见,对于隆家的事务,你们择实而行就行了,何须在这里嚷扰本座呢!”

    “在下擅扰首座,该死该死!不过在下还有另一件事禀报,请首座饶恕在下的烦扰。”全劢说道。

    “说吧。”

    “日前,在下通过昆器执行巡查工作的过程中,录得一故人的影像,这位故人与首座曾有耳鬓厮磨的接触,不知该不该请她与首座聚聚旧呢?”

    “谁呀?”

    “这么多年了,可能首座也不大记得起和认得她了,还是先给她的录像视频给首座观览一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