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二九九章 清零(一)
    事隔多年,大贡又回到央勐,心情异常复杂。朱生幡所在的鼎明集团就在眼前,在这里,大贡可能会亲身解开多年以来困『惑』着自己的谜团,也可能如愿地为过去的冤屈雪恨。但是,前面的不确定『性』太多了,何去何从,可能未必是大贡能左右的。

    想到这里,大贡心里不禁变得忐忑不安,他拍拍淮涣以示安慰,实际上也有为自己打气的意思。

    大贡和淮涣随着何殊左钻右拐,在微光下行进,经过换坐多轮电车,终于到达一个旷阔的大厅。何殊示意大贡和淮涣先呆在一个小室内等候,说杜觇很快就会来到这个厅里,说完便离开了。

    不一会,只听得一个洪亮的声音响声:

    “首座,有客到!”

    声音回『荡』着,可是并没有人回应,又听得那个嗓喉接着连叫了多遍“有客到”。

    “谁在此打扰首座休歇,大胆!”

    只见二个侍卫模样的人站在厅台上喝道。

    此时,大贡和淮涣所在的小室灯光大亮,侍卫见状,迅速跑过去喝问大贡和淮涣从何处来,所为何事,吓得淮涣连忙缩在大贡身旁。

    大贡正欲答语,却见到台上走出二个熟悉的面孔,还没等大贡仔细辨认来人是谁,淮涣已经冲了出去大声叫道:

    “杜觇,妈妈找你找得好苦啊!”

    原来前面站着的就是杜觇!而大贡也认出旁边那个女人就是肖微可,肖涯的女儿!

    二个待卫一把拉住淮涣,不让她靠近杜觇。杜觇冷冷的,也不说话。

    “杜觇儿啊!难道你不认得爸妈了?我和你爸来看望你了,你怎么不出声?”

    “不得在此胡闹捣『乱』,这样是冒犯了首座的尊严,当以重刑惩戒!”

    侍卫说完,便把淮涣拖着往外走。

    “慢着,放开她!”杜觇终于开口了。

    侍卫听后,转头看看杜觇,确认是他发出的命令,便把淮涣放开。

    淮涣连忙冲向杜觇,意欲抱抱杜觇,诉说分离的牵肠挂肚,但是又被侍卫拦住了。

    “都找座位坐吧,有什么事可以坐下来谈谈。”杜觇说道。

    淮涣听后非常纳闷,杜觇这样说话似乎非常没有人情味,难道他做了什么首领就恩情淡漠了?

    “杜觇,你现在还好吗?你现在任的是什么职位?”淮涣只有客套地问道。

    杜觇并没有回答淮涣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你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所为何事?”

    “杜觇,想不到你现在身处高位,连妈妈都不理不睬了,真的枉生了你这个儿子,淮涣,既然他不认我们,我们走吧。”

    大贡说完,便起来拉着淮涣往外走。

    “慢着,你们先坐下,我叫人送点茶果点心来,咱们再慢慢聊吧。”杜觇说道。

    侍卫听后,连忙设座,并指引大贡和淮涣坐下来。不一会,侍服便端上了水果茶点,放在桌上并示意大贡淮涣取食。大贡一边喝茶,一边思忖着:

    “飞总果然说得不错,杜觇这小子居然掌控了鼎明集团,不过他这样傲慢,对待亲妈都如此冷淡,亲情变成如此,那么对待其他人岂不是更加冷漠无情?甚至是冷血野『性』?”

    大贡在思忖间,杜觇开口了:

    “妈妈,你远道而来,辛苦了,我已叫人为你准备了一些现金,你带回去尽需而用吧,这里有诸多不便,你也不必久留,现在我派人送你出去,想你的时候,我自然会回去找你,你也不必挂念我。”

    说话间,侍服提着一个大箱,放在淮涣面前,并打开箱盖让淮涣看,只见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一捆捆钞票。

    淮涣低头翻着钞票细看,全部是美元,最起码有二百万,她淡笑一下,说道:

    “儿子,妈妈不懂用美金,妈妈只懂得母子同脉,没有冷漠如路人。久别相见,却只在高台上指手划脚,如同呼奴喝婢一样,更没有执手细叙,抚头细看的亲情,你太令我失望了!”

    淮涣说完,便呜咽地哭起来。

    “杜觇,你什么时候和肖微可在一起了?如果可能的话,就让我们为你办一场婚宴吧。”大贡说道。

    “不必了!”肖微可冷冷的说道。

    杜觇却一声不发,没有任何表示。肖微可的说话令大贡颇感意外,在他印象中,肖微可从小到大都是乖巧听话,对自己和淮涣更是尊重有加,现在她和杜觇都变得如此冷漠,这是为何?

    “大贡,咱们走吧,从此死了心,就当没有生过儿子。”

    淮涣说完,连忙站起来拉着大贡,便往外走。

    大贡不甘心,他来这里的目的是找到斘册,如今匆匆离去,何日才报仇雪耻!于是他止住淮涣,对杜觇说道:

    “据我所知,鼎明集团是朱生幡创办的,既然今天来到这里了,我想见见他叙叙旧,希望你看在父子一场的份上,能帮我引见引见,感激不尽。”

    “好吧,我现在就叫他来见你。”

    没想到杜觇如此爽快地答应了大贡的要求,大大出乎大贡的意外。

    没过多久,朱生幡便轻步而来,先向杜觇作个揖,并热情地走向大贡,给大贡来个大拥抱,然后说道:

    “久违了,老朋友!”

    看上去朱生幡瘦了不少,而且变得苍老,虽然是满脸笑容,却掩盖不了他的憔悴,更没有了以前的神采。

    淮涣看着这个闪耀大国的老总,与此时的气质形象似乎格格不入,再拿杜觇和肖微可现在的行为表现与以前的对比,差别太大了,不禁疑虑重重。

    “你有什么话要跟朱生幡说的,尽快说吧。”杜觇对大贡说道。

    大贡听后,便开始与朱生幡叙旧,寒暄客套一番后,便象顺便提及一样向朱生幡询问斘册的情况。

    朱生幡听后,只是简单地回答说斘册在鼎明集团工作很好,并没有再说具体情况。

    倒是杜觇听到大贡问起斘册后,似乎对这个话题比较有兴趣,并叫朱生幡详细将斘册的情况告知大贡。

    朱生幡疑『惑』不解,连忙走近杜觇,意欲向他请示该谈论斘册的什么内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