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零二章 清零(四)
    隆武堡和斘册听后面『露』惊讶之『色』,想不到杜觇表面懒散放『荡』不羁,却在暗里做足功夫,着力为隆家铲除后患,看来首座这个宝座由杜觇来坐是相当正确的。

    “斯朗润,好久不见了,很可惜,咱们会面只有你看得见我,而我还是依然见不到你,可以说是永久不见了,你现在就说一句话吧,以便让大家知道你的存在。”隆武堡说道。

    “隆武堡,你作为一个间谍,失去使命感,没有了做人的宗旨,真可悲!”

    一个有很重痰音的人说出这话来,凭声音传来的方向判断,应该就在侍卫中间传来的,而且不太象斯朗润的声音,或许是久未说话的原因吧。

    “嗯,虽然你的喉咙有点问题,但是我确定你就是斯朗润,至于你说我没有使命感,没有做人宗旨,我不敢苟同,我虽然是培菜会职员,为美国从事间谍活动,同时又是大国间谍,但是我的使命感就是为我们隆家崛起,我的做人宗旨就是呵护支持隆家子孙,我想你还是遵照我们首座的吩咐,将你隐形后的事说一说吧。”

    到此时,大贡和淮涣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隐形人,而且这些隐形人都与自己息息相关,甚至是自己儿子,此刻佢们的心情非常复杂,尤其是淮涣,对于杜觇的冷漠特别寒心,现在,这个唯一心所靠依的血脉,骤然散于无形,她的心是空『荡』『荡』和恍恍惚惚的。

    这时,又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凭声辨别,是古青冈开口说的话:

    “我总算明白了我为何变不回真身,原来都是隆武堡你这个叛徒搞的鬼,好吧,就让我来说说我们隐形后的事吧。就如我到兴城楼找到隆武堡时所说的一样,我们与培菜会组织已失去联系,当时还暗暗庆幸能找到隆武堡,只不过斯朗润留了个心眼,不让隆武堡知道他也和我一起,后来证明斯朗润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因为隆武堡利用机关把我困锁在椅上,等隆武堡离开后,斯朗润找到遥控器把开关打开,救了我出来。

    脱身后,我曾想潜伏原地手刃隆武堡,但是斯朗润阻止了我,说杀死隆武堡一个人挽救不了培菜会,隆武堡也可能有各种武器防备,现在唯有继续联系组织,如果联系不上,可以潜回美国直接找到与培菜会有关联的重要人物,再商量研究对策。

    但是,当我们逐步联系一些人的时候,这些人很快就与我们失去了联系,这肯定是朱生幡的补缺堵漏行动导致的,也就是说,这些人都已经变傻或遭到了灭口,因此,我们不想连累更多的人,唯有另辟它途。

    于是,我们几经波折,找到机会单独见到了大国总事,向他阐述了国际形势,赞赏他集权就是为了更好地放权的施政理念,建议他认清形势,配合对鼎明集团和隆家进行打击。但是他对我们所说只是泛泛点应,连我们为何是隐形身也不多问,由此我们惊觉他可能也被隆家用『药』物控制了,所以便匆匆告辞离开。

    离开后,我们又回到兴城楼,意图在那里窥探隆武堡的动静,以便制定新策击败隆家。谁知从那以后完全没有了他的踪影,相反,我们发现有二男一女经常出现在兴城楼,而且行踪神秘。

    我们好奇心大增,便在佢们之间偷听佢们的谈话,不听则已,听后令我们大吃一惊,佢们也是在这里刺探隆武堡的情况!

    经过进一步的偷听了解情况,我们知道二个男的分别叫陶坊川和劳昌松,女的叫黄哿漾,是陶坊川的妻子,佢们也曾经在兴城楼被隆武堡控制,并被带到这里囚禁,这里原来叫勐明公司吧?据说现在被你们改称为隆宇宙的吧?”

    “这里不是鼎明集团吗?为什么变成了勐明公司?而且又改成了隆宇宙,为什么老是改名字?”大贡连忙『插』嘴道。

    “这里原来叫勐明公司,而不是鼎明集团,鼎明集团在北笼山,这里是太井山,二山相邻并接,而且鼎明集团所属的鼎明基地也改为隆天下了。”隆武堡笑道。

    “我明明是从鼎明集团进来的,现在却变成了勐明公司,难道这二个地方可以直接通行?”大贡不解地问。

    “有这种情况?你是怎么来的?来这里有什么目的?”隆武堡问道。

    大贡听到对方如此问话,已明白鼎明集团与勐明公司的关系,便联想到多年前肖涯几次莫名其妙地『迷』失在鼎明公司的事。

    据肖涯描述,他曾几次误入鼎明公司里面,有一次他是从水路出来的,差点被淹死;有一次从山上离开,虽然身体没有大碍,却历尽千辛万苦;还有一次是醉酒误入其中,最后被朱遂贮送出来。

    里面的种种玄幻神秘表明,朱生幡所属的鼎明公司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和机关,肖涯描述的猫狗飞虫,与大贡偷听到飞总何殊谈话的内容惊人吻合,里面的飞禽走畜是一种新型的高科技产品,尤其是那些昆虫类产品,用途广泛,而鼎明集团和隆家已经将其应用到非法领域,比如隐形案的发生,绝有可能就是他们所为!

    另一方面,大贡从中也了解到杜觇已变成了这里的首座,控制着这几个地方,现在也印证了他们的说法:杜觇成了这里的主人,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

    现在隆武堡质问大贡如何进入这里的,表明他可能不知道有那么的一条通道!大贡感觉自己可能已说错了话,他并不想告诉隆武堡太多,便连忙掩饰道:

    “我们是来找儿子杜觇的,或许我们胡撞『乱』走弄错二个地方的名字了,这样瞎『摸』『乱』窜都可以找到我们的儿子,真好运。”

    “谁带你们来的,快说!”隆武堡不依不饶的说。

    “算了吧,二人怎么来到这里的不重要,还是让古青冈说完吧。”杜觇开口道。

    隆武堡虽然很想追查大贡的来历和来时的线路,无奈身为首座的杜觇不追究,只好不再作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