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零三章 清零(五)
    古青冈整整嗓音继续说道:

    “据三人的谈话得知,因机缘巧合,佢们历尽艰险才从隆天下逃了出来。陶坊川和劳昌松被隆武堡控制前,曾是隐形案新专案组的正副组长,当时处于风尖浪口的专案组因准备拘捕关键案犯朱遂贮,全部成员被朱生幡遥控电子蚊子器注『射』禅安『露』而变傻变疯,导致隐形案的线索到朱遂贮这里就中断了。

    万幸的是陶坊川和劳昌松已有准备,套上了胶膜逃过一劫,但他们不得不象同事一样装疯卖傻,避免朱生幡再次加害,在装疯卖傻的过程中,二人了解到新专案组所储存的资料全部被销毁,与之相关的人员变傻变疯,此案在世人中也隐了形。

    陶坊川根据国警部部长此前的提示,与劳昌松装疯办傻去兴城楼找隆武堡,想不到隆武堡是双重间谍,更是妄想掌握天下的人,用机关把二人控制住,从而成了隆家的囚徒。

    三人逃出来后,几经商议,想着通过其它途径捉拿隆武堡希望渺茫,弄不好可能会再次被隆武堡控制,来到兴城楼附近,乔装打扮,目的是刺探隆武堡是否从这里出入,并伺机趁其不备将其擒拿,因为陶坊川和劳昌松始终相信自己的功夫。

    这样,隆武堡成了我们共同的敌人,我和斯朗润细细商议,觉得联合陶坊川三人对付隆武堡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于是我们便开门见山地对陶坊川三人说明具体情况,向佢们寻找合作。

    陶坊川和劳昌松开始很惊讶我们也是隐形人,但是随着深入谈话,二人认可了我们的策略,二人毕竟是经验丰富的警员,对事物的判断和思考有一定的独持和深度,所以才相信我们。

    我们正式开始合作!考虑到隆武堡基本不会再来兴城楼,我们不得不另辟他径,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于是,我们将目光放在后山,这里曾是培菜会的秘密办公室,有着多个密室密洞,存放着禅安『露』、透清『液』和动物机器,还有各种电子设备和平台。

    经过慎密查探,我们了解到,原培菜会绝大多数的密室密洞均未被隆家发现。

    于是我们便进驻这些密室密洞,安置好后,便谨慎地刺探后山情况,发现了力本和培菜会三个技术员被关押在一个地方,我们利用隐形优势和昆器的干扰掩护,顺利地将他们转移到我们的地方,并叫技术员对力本的身体进行研究,以找出现形的方法。

    另外,黄哿漾、劳昌松和陶坊川更是去了后山厂房应聘做工人,目的就是偷盗那里的微侦,带回密洞研究组装测试,以用来侦探监测隆家,一旦发现目标人,立刻注『射』禅安『露』,并想办法控制目标人。

    可惜,我们盗得的动物机器还没有达到理想的数量,黄哿漾和陶坊川就被杜觇发现了,二人和劳昌松不得不逃跑潜回密洞。

    不过,我们还是利用原有的动物机器做了大量测试,并且优化反攻方案,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经过一段时间的测试,我们逐渐感觉到利用有限的动物机器难以歼灭隆家,不得不再苦思良策。

    有一次,斯朗润在和技术员交谈中受到了启发,想出了一个方法:利用黑客技术入侵隆家『操』控系统,在系统里另外设置一个『操』控权限帐号,并把它隐藏。

    这样,隆家『操』控系统里能看到的画面,我们也可以看到,我们更可以利用和『操』控隆家的动物机器!

    有了这个优势,击败隆家,还定福公司的清白,还隐形专案组的沉匿的真相指日可待。

    于是,我们密锣紧鼓地部署攻击计划。但是,正是我们入侵了隆家电脑系统,暴『露』了我们的踪迹,导致我们被抓。

    那是隆家的全劢根据我们采购食品的线索,进行网络巡查,没想到偶然发现了我们『操』控隆家电脑系统的帐户!但他并不作声『色』,而是通过我们『操』作记录查实我们的ip地址,从而定位到我们的实际地址,再运用扫描仪锁定我们的位置。而这些,我们却浑然不觉!

    在某个清晨,全劢出动各种动物机器携着电网,将还在睡梦中的我们抓住,并关押到隆宇宙特别囚室。

    后来我们才了解到,三个技术员、陶坊川、劳昌松和黄哿漾没有被抓,据我推断,是因为全劢实施抓捕计划时,将重点放在隐形人上,所以先控制了我、斯朗润和力本,而三个技术员、陶坊川、劳昌松和黄哿漾惊觉后,凭着对后山地形的熟悉逃脱了。”

    “还是全劢厉害,上次被你们逃脱了,这次看你怎么跑!”隆武堡大笑道。

    古青冈并没有回答隆武堡的话,现场一片沉默,隆武堡疑『惑』地看着侍卫身边空空的位置,似有所悟,连忙走上去『摸』一『摸』,还好,斯朗润和古青冈还在。

    “哈哈哈,隆武堡你这个老狐狸,你的动作太猥琐了,一点自信心都没有,也难怪,隆家首座之位也被篡夺了。”说话的正是斯朗润。

    “杜觇当上隆家的首座是天合之作,大势使然,在下绝对诚心悦服拥护,没有杜觇首座,就没有今天你斯朗润古青冈的阶下囚,首座的聪睿英明无人可及,掌舵天下当如百川归海,势之使然也。”隆武堡说道。

    “你这般奴颜媚骨,不应该是一个爷爷对孙子应有的姿态,太可笑了!”斯朗润继续哈哈大笑道。

    “首座不是你们能随便谈论的,如果再有犯禁,削手!”肖微可厉声道。

    这时,大贡大声说道:

    “你们说的事好象大部分与我无关,隆武堡、斯朗润和古青冈我也不认识,我想了解一下你们的情况。”

    “呵呵,其实大部分事情都与大贡你有关,今天的人员是有点象大杂烩,虽然大贡和淮涣我并没见过,不过我们对你们也了解过,就让古青冈说说我们与你们因缘吧。”斯朗润说道。

    大贡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