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零四章 清零(六)
    古青冈听后,清清喉咙说道:

    “隆武堡、斯朗润和我古青冈都是培菜会职员,大贡和淮涣因为杜觇的杀人案而被关押,我们曾经协调相关部门把二人放出来,那是鼎明集团的朱遂贮要求的,因为他想和大贡一起去美国玩耍。我们为什么要满足朱遂贮的愿望呢?因为他是鼎明集团的骨干,同时也为我们服务。”

    “原来我陪朱遂贮去美国也是一个交易,那么你们培菜会、鼎明集团和隆家之间的恩恩怨怨与我又何干呢?”

    “一切皆因你的儿子是杜觇!”朱生幡说道。

    “朱生幡,你直呼首座的名字,大大的不敬!”隆武堡说。

    “我说过,今天大家可以畅所欲言,碎屑小节就不必计较了,朱生幡,你有什么尽管说吧。”杜觇说道。

    “隆武堡,你一直派些狐狗盗鸡暗中潜伏于我周围,虽然我对你不够了解,但是斯朗润说得不错,凭你有千灵万变,在大美双重间谍中游刃有余,最后还不是栽头翻筋,成为哈奴屁狗!还有斘册你这个魍魉畜***『淫』良家『妇』女,更是生出一堆『奸』狐盗狗,祸害世界,相信你会不得好死,死后永远不得重生。”朱生幡骂道。

    “你这样是对本座大不敬,该当何罪!”

    “你不是我们的首座!”朱生幡朗声对杜觇说道。

    “大胆!你竟然在首座面前如此放肆,来人!把他叉出去,以例规处罚!”隆武堡指着朱生幡说。

    “慢,我想听听朱生幡解释一下为何说杜觇不是我们的首座。”斘册说道。

    “刚才斘册请杜觇亮出肚皮让大家辨认是否真的是透明的,以证实他是否是隐形人,是否真的是斘册的儿子,可到现在杜觇还没有胆量亮肚,这证明他不是我们真正的首座。”朱生幡说道。

    “哈哈哈,枉你作为鼎明集团掌舵人,如此幼稚不经推敲的逻辑着实可笑,你还是与我们的囚徒为伍吧!刚才我已经说过,犯禁的要削手,留下你的手指,再过囚徒生活吧!”

    肖微可话未说完,只见一道闪光划过朱生幡手上,只听得“哎哟”的一声,朱生幡的左手鲜血直流,他连忙用右手抓紧受伤处,却发现手上的一个食指已断落在地,那是肖微可启动电枪向朱生幡的手『射』击所致。

    侍卫连忙冲上去,把朱生幡控制住,并架着将他固定在一个座位上,再也不能自由走动,就象大贡一样。朱生幡边挣扎边喊道:

    “你根本不是我们的首座,你根本不是!”

    这话说得斘册心里发痒,虽然朱生幡刚刚狠骂着他,但好象他并不介意,相反,现在他也想跟着朱生幡说出同样的话,但是他忍住了不说。

    这些日子里,斘册先后被注服了正心水和智圣剂,一种无形的力量把控着他的思想,他感知这是从飞总那里来的。

    后来隆武堡对斘册进行了去『药』处理,他便逐渐脱离了这种力量的控制,但总感觉到内心空『荡』『荡』的,那种敬仰和臣服于飞总的念头总挥之不去,以致隆家收服了隆宇宙后,斘册还想办法帮助飞总逃跑,后来不再回到隆宇宙这个环境后,他对飞总忠服的心才快速淡化,直到这种忠心的感觉消失。

    之后,斘册再次被注服智圣剂,又一种新的力量在他内心涌起,这次的力量是促使他信服忠诚于杜觇,与此同时旧有的力量似乎又在他心里萌芽,虽然再也不能主宰他忠于飞总,但是有时也弄得他心痒痒的,不知如何适应。

    也难怪,斘册除了注服了正心水和智圣剂外,还使用过透清『液』和莲花雾,可以说他的身体是各种『药』物的试验体,就象战场设于他的身体一样,多支军队在那里混战,不『乱』才怪呢!

    今天,斘册明显感觉杜觇在他心目中不再是德高望重,不再是令他忠心信服的人,直到现在朱生幡说出杜觇不是首座,斘册的也有同感,这种感觉令他不止一次地对自己说:不能把杜觇当作首座!

    于是,斘册趁肖微可不备,拿出电枪迅速『射』向她手中的电枪,那电枪掉落后,便说道:

    “肖微可,你没有在隆家发施号令的权利,更没有执行施刑奖罚的权利,所以现在收缴你的电枪,误伤你的手就不好意思了。侍卫,快把电枪捡起拿来给我交付械库修理保管。”

    侍卫早已上前将从肖微可手中掉落的电枪捡起,并交给斘册。肖微可也不阻止,只是『摸』『摸』自己手,并没有出声。

    朱生幡看着斘册不可思议的行为,令他想起此前斘册在美国找朱遂贮时突然发疯的行为,因此他怀疑透清『液』的副作用又要在斘册身上发作了。

    “斘册,你疯了吗?”隆武堡气愤地说道。

    “对,斘册就要疯了,那是透清『液』的副作用,这就是几多风流几多折堕啊!”朱生幡大笑道。

    “朱生幡,你也曾风流无限,如今作了阶下囚,你又何偿不是如此!”

    一个陌生的声音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众人惊诧四望,却寻不到说话的人,大家都以为又有隐形人光临了。

    “大家不用惊慌,我不是隐形人,我是堂堂正正的正常人,我也会堂堂正正的走进来。”

    话未说完,只见杜觇和肖微可旁边墙中突然开了一道门,一个身材矮小削瘦的人昂首挺胸踏步而出。

    原来他是何殊!大贡刚才完全沉浸于众人各说恩怨中,竟把何殊忘了,如今他高调亮相,又有什么恩怨情仇扯出来呢?

    “朱生幡,还认得我吧?”

    朱生幡望着何殊,内心复杂无比,这个儿子离开后,开始时他并不在意,但随着时光的流逝,鼎明集团的崛起,他渐生悔疚,他曾幻想过一千次何殊回归的情景,却没有想到自己成为阶下囚时他才出现,何殊突然出现于此,有何目的呢?

    “来人是谁?请自己介绍,否则,本座把你当作疯狗一样作钳颈处理!”杜觇厉声道。

    “哈哈哈,好吧,首座,我想向你斥诉朱生幡种种不端之行和种种虚仁假义,请同意。”何殊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