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零五章 清零(七)
    “好,此前我已说过,今天大家可以畅所欲言,你也可以不例外,请讲吧,本座也想听听朱生幡的幽情佚事。”杜觇说。

    “朱生幡此前指责斘册『奸』『淫』良家『妇』女,尽做些『奸』狐盗狗之事,在我看来,这些指责完全也适合朱生幡本人,就在这里,一批批良家『妇』女成为朱生幡的玩物,就连儿子已怀孕的女人也不放过,凭着阴晦的动物机器和阴毒的『药』水,干着一件件龌龊的勾当,妄想统治全世界……”何殊气愤地说道。

    “你就说说朱生幡如何和儿子争女人的事吧,其它的不必说了,这些我都知道!”杜觇说道。

    “谿离与我相爱并已怀孕,却被朱生幡掳掠到这里,不听我解说她的情况,粗暴地抢夺我心上人,百般污辱我人格,这样的人沦为阶下囚是必然的,现在我只想问朱生幡,谿离和柔上现在在哪里?我想见她们。”何殊说道。

    “原来你是朱生幡的儿子,来得正好!来人,把他抓住!”隆武堡喝道。

    侍卫听后,蜂涌而上,一把何殊抓住,正想用铁链控制他时,却不知什么时候已有四个大狗把侍卫和何殊围住,并发出恶狠狠的吠声,从其意来看是要侍卫把何殊放开。

    隆武堡见状,拿出电枪向大狗『射』击,只听得“啾啾”声响,一道电流击中一个大狗,大狗立马倒下。

    与此同时,另二个大狗分路扑向隆武堡,隆武堡连忙调转枪头『射』去,另一个大狗又被击中倒地,但是隆武堡感觉大腿有撕裂的痛,手中的电枪同时掉在地上。

    此时,隆武堡正被扑来的其中一个狗撕咬着大腿,而且已倒在地上,大狗趁势一把锁住隆武堡咽喉,顿时,鲜血从其颈中『射』出来,隆武堡就此一命呜呼,一个身手敏捷,精明神干,身处高位的大美双重间谍就此死于狗牙之下。

    众侍卫见状,惊惶失『色』,放开何殊,四散逃跑而去。

    “如果武力能够解决所有问题,世界就简单得多了,或许最后只剩下地球。”何殊哈哈大笑道。

    “好,非常好!隆武堡死有余辜!”古青冈喝道。

    斘册不管众人的反应,迅速扳动电枪,对着剩下的二个大狗『射』击,咬死隆武堡的大狗被击中,倒地抽搐着。在何殊旁边的大狗连忙闪身直扑斘册,又被电枪击中倒地。

    与此同时,何殊把手指伸进嘴里一吹,马上有一阵沉沉的震动传来,震动强度且越来越大。

    众人大惊失『色』,循着震源望去,只见一个黑『色』的怪物意欲从何殊刚才进来那个门进来,但是门框很矮进不来,怪物正欲挥动爪臂劈门,却见门突然变高变宽,怪物的全身展现在众人面前,原来它是一个超级大狗,比人还高一截!

    “本来有话好好说是文明社会一个最基本的准则,没想到隆家居然如此崇尚武力,一条人命抵四条狗命,没拖没欠。刚才首座说要把我当作狗一样钳住,四个狗都死了,现在只剩下一个超狗在这里,请首座试一试你的狗钳吧。”何殊说道。

    超狗缓缓进场,众人纷纷远离躲避,刚才逃开的侍卫又聚集起来,手拿劈刀围住超狗,意欲阻止它前进,但是超狗并不怯场,一步步地『逼』近侍卫。

    斘册举起电枪,继续向超狗『射』击,超狗被几道强电连连击中,它虽然有点颤抖,但是依然若无其事地向侍卫『逼』进,这种电流或许就象用木条打在大象身上一样,并没伤到皮『毛』。

    侍卫见势知不妙,又四散避开。斘册见状,急叫道:

    “首座,请启动首符毙杀敌人吧!”

    “哈哈哈,对付区区一个野兽,使用高科技也无济于事,现在还要动用什么手段?”何殊大笑道。

    何殊刚说完,只见超狗微颤了一下,驻足不前,接着便轰然倒下,碰在地上的震声令人觉得整个厅就要倒塌了一样,众人或掩着耳,或抱着头,或远离超狗,场面甚为惶然。

    “斘册,你一把年纪了,却临场大『乱』,把自己最根本的优势都忘了,有愧啊!”杜觇说道。

    “昆器不愧为神器,绝杀对手于无声无息之间,可惜当年培菜会未能高度重视,却将重点放在接管鼎明基地,真正是本未倒置啊!”斯朗润叹息道。

    “今天的斘册真令人费解,连我的电枪也收缴,你解释一下自己的行为表现吧。”肖微可冷冷地说道。

    “好,我就直接说出来!我怀疑今天的杜觇不是我们的首座,为了验证真假,所以有请杜觇掀起上衣,让我们看看你的透明肚。”

    “如此放肆,就让我取你狗命吧!”

    肖微可说完,从腰中拿出一把刀,直奔斘册。

    当肖微可『逼』近斘册时,只见一只黑『色』的东西幽然出现在她的脚下,她想绕过去,耐何黑物也跟着移动,完全是有意挡着她的去路。

    肖微可怒了,举刀朝黑物劈去,只听得“呠”的一声,地面火星四溅,一阵金属的火味传来,却不见那个黑物。

    肖微可四下顾望寻找那黑物,却不见影踪,当她再次想『逼』近斘册时,黑物又幽然出现在她的脚下挡住她的去路。

    肖微可这次仔细一看,发现这个黑物分明就是一只特小的狗!便对斘册大喝道:

    “斘册你好大的胆子,居然私自遣使狗器在首座面前抗衡,如此大逆不道,当处以极刑!念在你与首座有血脉之缘,快快调遣狗器撤场,否则,就请首座直接对你施刑了!”

    肖微可正在说话间,只听得杜觇那边传来了“哎哟”的声音,她连忙调过头一看,只见另一个黑物一爪把杜觇的上衣撕破,并将上衣剥下来,杜觇上身『裸』『露』在众人面前。

    淮涣见状,急得大呼,并想上前驱赶黑物。

    “淮涣,别急,这个不是你的儿子,我猜的没错,这个根本不是杜觇,你们看,他肚子根本不是透明的!”斘册说道。

    淮涣和大贡听后仔细望着杜觇的肚子,怎么杜觇的现在肚子与正常人一样了?而不是此前上下身象是悬着的透明肚!佢们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懵懵呆呆地坐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