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零七章 清零(九)
    何殊摇摇头,对众人说:

    “我最后一次声明,大家赶紧跟我走,否则后果自受!”

    何殊说完,悄然离去。朱生幡见状,连忙跟着追了出去。

    大贡皱皱眉,立刻扯着淮涣往外走,淮涣呼天叫地的打滚着不愿走,并大叫道:

    “杜觇现在是昏『迷』状态,如果不救他,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刚才你也看到了,这个人的肚子不是透明的,根本不是杜觇,我们快离开吧。”大贡说道。

    “不,他就是杜觇,他的肚子不同了,这证明他恢复了正常,而声音不变,这证实他是真真正正的杜觇,是我的儿子!”

    大贡此时已不管淮涣的叫喊,使尽全身力气把她拖出大厅,并呼喊着何殊带佢们出去,还好,何殊和朱生幡就在前面不远处。

    斯朗润和古青冈醒后不久便悄悄溜出大厅,并寻路提前逃走了,没有看到斘册被杀的场面。

    大厅里只剩下茫然无觉的力本,昏睡的侍卫、杜觇和肖微可,还有没有了气息的隆武堡和斘册。

    再说何殊领着众人辗转走出了多个隘口,朝着通往『妇』幼区的便径走去,这条便径没有卡口,无须验证,此刻他记挂着的是谿离和柔上,如果到了『妇』幼区找到谿离和柔上后,可以直接带她们上太井山,让所有人先行撤离。

    前方逐渐明亮,众人已经进入了『妇』幼区范围,为了避免人多目标大,何殊指挥众人进入一个地方叫佢们先行歇息后,便走了出去,他想自己去寻找谿离母女。

    没走几步,何殊好象被人拍了一下,他转头看时,已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何殊,现在首先要想办法控制这里,而不是解决儿女私情,你这样只会贻误时机!”

    原来,按照计划,飞总一直以隐形身跟随着何殊,并帮忙管理着狗器鱼器和莲花雾,配合何殊运用这些工具,刚才莲花雾和狗器的运用,都是飞总默契『操』控所致,现在,他已将这项工作交给后方人员处理,自己直接来找何殊。

    何殊听后,连忙拉着飞总闪进旁边一个房间,并小声道:

    “这里是你最熟悉的地方,你怎么忘了走廊处不能说话!”

    “好吧,咱们现在先到『操』控中心夺回控制权!”飞总说道。

    “这事不用你急,我们有狗器鱼器莲花雾已足够,原鼎明集团所有基地都是罪恶之源,只能得它毁灭!”

    “不能这样!父亲千辛万苦打造了鼎明集团,我们不能轻易让它没落倒闭,尤其是各个基地,绝对不能毁灭,否则,我朱族的雄起永无希望。”

    “朱族惹祸就是因为这些基地和无尽的欲壑,若想绝祸逃生,唯有摧毁所有基地,收起狂欲。”

    “现在谈论这些为时过早,我们还是想办法先控制这里,解救『妇』幼区朱族眷属。隆家现在还有很多骨干没有出现,佢们可能正在搜索着我们呢!既然你已经拿到了首符,那么打开首符了解现在形势,尽可能地利用首符控制现时局面,不让隆家有反制之力!如果你对这里的地形和首符『操』作不够熟悉的话,请把首符交给我吧,我会妥善地处理一切的。”飞总说。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找谿离和柔上,其它事还是押后再说。”何殊说。

    “没想到你依然是如此固执,大局还没控制住,却在这里牵扯儿女情长,杜觇是个暴魔,一旦让他反制,我们会死无葬身之地啊!”

    “放心吧,杜觇已被我改造过的莲花雾所『迷』,醒来后依然是浑浑噩噩,没有任何能力行为,要想恢复正常,除非吃了我的解『药』。”何殊说。

    “那么隆家其他人怎么处理?比如全劢……”

    飞总话还没说完,只听到一阵哈哈大笑声传来,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

    “等你的解『药』来救醒我,我岂不是成了你们的阶下囚?快快自缚受擒吧!哈哈哈……”

    原来是杜觇!

    这说话是从飞总和何殊所处的空间顶上传来,却见不到杜觇的人影,莫非他隐形了且有飞禽贴壁之功?

    飞总惊恐不已,连忙拉着何殊缩于一角,却听到何殊小声说道:

    “你是隐形身,离远一点,等一会我会再次使用莲花雾,不能照顾你那么多,记住还是按原来的部署,交代所有人妥善『操』控狗器鱼器,并找到陶坊川佢们见机行事!”

    这个房间与朱生幡等人所在的厅室仅一墙之隔,朱生幡此时也潜了出来,并且伏在窗边偷听了飞总和何殊的说话,他惊喜的是飞总能找到何殊来对付隆家,十分欣慰,而且是有备而来,并联合多人一起行动,飞总更是隐形身参与行动。但是,朱生幡也十分担忧何殊所说的要摧毁鼎明集团所属的几个基地,这样他的心血和希望将毁于自己人手中,甚是唏嘘。

    正在思忖间,却见到杜觇推门而进,进入了何殊和飞总所在的房间。

    按这个情形判断,杜觇没有见到朱生幡,这令朱生幡松了一口气。

    此时的何殊大感意外,甚至是大失所惊。杜觇此前吸入了莲花雾,在没有服用解『药』的情况下,居然精神抖擞出现在面前,没有半点『迷』糊的症状,难道他自己也有解『药』?另外,刚才杜觇人未到,而声音已绕梁而宣,就象广播一样,难道他有未为人知的深厚武功?

    不过,何殊还是镇定下来,因为他手中戴着首符,是隆家首座的标志,如果杜觇不服,也可以让他试试首符的威力,更何况何殊还有狗器护身。

    “刚才你的气概去哪里了?可笑啊!现在却在这里瑟瑟发抖,”杜觇看着何殊说道。

    何殊默然,为表示自己不是惊慌,他淡定地站起来,笑了笑说道:

    “不愧是隆家首座,可是作为隆家首座标志的宝物首符已落入他人之手,你这个首座还能当吗?”

    杜觇听后,轻蔑地笑了笑,说道:

    “首符的事令你『操』碎了心啦,难道你也想当我们隆家的首座?”

    话还没说完,朱生幡闻到一阵浓烈的花香飘来,他暗说“糟糕”!便迅速伏下地上,低头缓缓爬往刚才有冷风吹来的通道,还好,这里的空气没有异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