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一零章 清零(十二)
    “此话何意?”杜觇问。

    “难道你忘了当年的命案吗?对待仇人就要象你那样,用铲车将佢们辗杀精光!”

    杜觇听后,若有所思,似乎已明白了何殊所说,却不作答。

    何殊继续说:

    “在研发狗器的同时,我也对猫器进行研究测试,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着有朝一日在朱生幡面前威显,以回应他当年的对我的羞辱,让他知道,瘦小并不代表没有能力,相反,瘦小也会有无穷的力量!现在你也领略到猫器的厉害了吧?”

    因为现场太嘈了,大贡和淮涣也循声而来,佢们小心地伏在隐密处观看。

    听到何殊的描述后,大贡终于明白几年前石枫市发生的命案就是何殊所为,明白了狗场名狗离奇死亡的原因,也明白了辛玉筐被残的因由。

    “你这些狗器猫器都是小儿科,好戏还在后头呢!”杜觇淡定地说。

    话刚说完,只听得一阵“哞哞”的叫声打破了原有的沉静,紧接着只见一头水牛冲入现场,就象上格斗场一样。

    何殊十分意外,调整一下身姿再细细观察现场情况。只见领头的水牛后面还有一大群水牛紧跟着,看其气势是朝着猫器冲去。

    果然,各个水牛都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分别向各个猫器进击!与此同时,猫器又喷出强压水流,直『射』水牛的眼睛。

    但是水牛似乎没有受到喷水的影响,而是继续『逼』近猫器,而猫器的喷水压力似乎正在加大,『射』在水牛身上发出的声音都是“嗞嗞”的,就象一把钢钻一样直钻牛身,可想而知其压力有多大。

    但是,这样的水压仍然对水牛造成不了威胁,水牛继续向前进『逼』。

    由此,何殊和朱生幡判断这些水牛一样是机器牛!

    接着,猫器被水牛踩凹、踢飞,现场惨不忍睹,但所有猫器仍然坚持不停地『射』水。

    此时,只见几个水牛的二个牛角居然可以象剪刀那样交叉伸动着,意欲剪断连着猫器的水管,看来何殊和朱生幡此前的猜测是对的,这些水牛就是牛器!

    尽管牛角锋利,却剪不断那些水管。这时有牛用角尖刺水管,这一招果然凑效,经过连续刺轧,水管被戳穿了,水压骤然降低,『射』在水牛身上的水就象滴的一样,根本没能对牛器的电路造成威胁。

    这时,猫器纷纷自动脱开水管逃跑,水牛因身形硕大,未能拦截灵活的猫器。

    所有的猫器都跳入湖里,并潜入水下,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朱生幡看在眼内,已经知道这些猫器已经变成了鱼器。想不到当年鼎明基地研发的猫鱼两用器在这里得以应用,而且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最起码能将他和何殊从侍卫包围圈中解救出来。

    朱生幡也没想到何殊能开发出猫鱼两器高压『射』水的新功能,此前的狗器和莲花雾也是一绝,看来当初把这个儿子『逼』走是失策的,何殊还有什么秘密武器吗?

    “隐形人,你的猫器现在怎么样了?吹得那么厉害,现在却灰溜溜的逃走,就如你一样猥琐,也不敢让人见到真身!还有,何殊你知道什么叫好戏在后头了吧?”杜觇嘲笑道。

    飞总沉默着,现在的情况,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隆家研发出了这么多新的动物机器,而且是猫器鱼器的克星,现在何殊还有什么妙计吗?

    飞总和朱生幡不愧为父子同心,二人不但外貌体形长得相似,而且思考问题的思路几乎也一样,此刻都是指望着何殊有什么新方法和秘密武器。

    何殊看看眼前的情景,怎么也不相信局势逆转得那么快,飞总现在也没有声息了,原先约好陶坊川劳昌松等人一齐行动,至今还没有任何消息,看样子是独木难支了!

    何殊再看看身边的朱生幡,这个昔日意气风发,誉满大国,誓要光大明皇朱族的鼎明集团掌舵人,此刻为什么不是挺身而出拯救败局,而是畏畏然,惶惶若失,如若鸡落池塘呢?如果朱生幡能拿出当初辱骂自己的劲头和气魄来应付现在的局面,那还不失是个汉子,可惜!

    何殊想到这里,一阵怒火从心中燎起,多想把朱生幡骂个臭死。

    这时牛器向何殊和朱生幡『逼』近,杜觇也走近这边,轻藐地看着二人。

    “真想不到朱生幡你还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儿子,可惜还是斗不过我们隆家。何殊,乖乖的,带我去你训练测试狗器猫器的地方参观参观,我不会难为你的,你不是说朱生幡欠你很多吗?那我替你出口气,了结他的『性』命吧。”杜觇阴阳怪气地说道。

    杜觇话还没说完,二个侍卫已经赶到何殊和朱生幡身边,再次把二人绑了起来。但是在杜觇授意下,侍卫又把何殊放开了。

    “你没带我们去你的老巢也没关系,你也可以简单描述一下,指明一条路给我们也行。”杜觇对何殊说。

    “我的巢『穴』也没啥的,远远比不上这里的基地啊!既然已败在你们手下,要剐要杀,痛快点下手吧!不过,我不愿再当窝囊鬼,不愿与朱生幡这个无耻之徒一齐赴死,请把我拉远一点处决吧,免得朱生幡的血污秽了我的身。”

    何殊说完便恶狠狠地望着朱生幡。

    “看来你对朱生幡的恨已无法释怀,难怪鼎明集团如此不堪一击,原来是父子反目不相容。”杜觇说。

    “朱生幡欠别人的太多了!我也想讨回一个公道。”

    一个陌生的声音还没说完,只见『逼』近何殊和朱生幡的牛器被一道电光击中,全部都颤抖着不能前进。

    朱生幡定睛一看,一个好象曾经见过却又象是陌生的面孔正朝着他走来,这个人二只手各拿着一支电枪,大步而来,原来击中牛器的正是他!

    “朱总,别来无恙吧?估计你已经忘记了当年是如何指挥蚊器攻击我们的事了。”来人说道。

    “你……是谁?我真的记不起了。”

    “我叫劳昌松,是当年隐形专案组副组长,拜你的蚊器所赐,让我有了一段磨难的日子,不过,这段日子可能也是我此生的宝贵财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