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一三章 清零(十五)
    淮涣此刻的心情非常复杂,她看着杜觇与大家对决,只是全心投入斗法中,根本不把她这个妈妈和大贡的安全放在心里,从而一种失望感涌上心头。另一方面,她想着杜觇毕竟是心头肉,万一出了什么事,自己绝对会悲痛万分,所以她又总在祈祷杜觇能安全无事,此时此刻的心态真矛盾。

    侍卫集合完毕,如同牛器一样,也分别向四方发射一道闪光,垂到地上,形成了一个新罩圈,只不过比刚才的罩圈小了很多。

    新罩圈立刻把旁边的猫器拖扯进去,紧接着吸进胸内辗压,倾刻报废。

    侍卫在杜觇的指挥下,迅速向逃出大圈的人方向移动,意图将所有人吸进圈内,予以击杀。

    牛器此时已停止射发闪光,大罩圈已消失。湖中的鱼器也停止喷水,意欲跳上岸来,牛器却不相让,排列在岸边阻止鱼器上岸。

    “谁说我们已经关闭了他们的操作系统?为何他们还有源源不绝的侍卫增援?牛器也正常地执行攻击和防守任务?”飞总问道。

    “还有,据我们此前侦探得知,隆家根本就没有这些牛器和人器,更没有造圈化力的功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劳昌松也提出疑问。

    陶坊川站起来,歪着头,作若有所思状,大家一齐望向陶坊川,都以为他能解释这个问题。

    奇怪的是,杜觇居然听到大家的谈话,并哈哈大笑地说道:

    “破坏隆宇宙的系统又如何!我们还有无数个系统呢!牛器人器和怪力圈都是我们的秘密武器,识趣的话,乖乖束手就擒,这样或许能捡回一条狗命,否则你们就会快人一步去投胎!”

    杜觇在这么远的距离,大家都能清晰地听见他的说话,就如杜觇拿着扩音器一样,这再令大家惊奇。

    陶坊川推断,这应该是通过电波传音的,具体就是通过侍卫发出的电流传递。

    新罩圈很快就移动逼近众人了,大家再无暇讨论,也没功夫回答杜觇的话,便四散逃走。这样,罩圈的移动顾此难以及彼,无法将全部人置于圈内。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排阵于湖边的牛器突然纷纷倒下,鱼器借势跳上岸,迅速调变成猫器,直扑杜觇。

    淮涣看在眼内,急在心里,连忙大呼叫杜觇小心。但是猫器已经逼近杜觇,并且一齐扑上他的身上撕咬抓打。淮涣大喊,想冲过去驱赶猫器,却被大贡拉住了。

    再看杜觇,好象不太在乎这些猫器的噬咬扯打,只稍稍拨扯个别猫器,并淡定地和肖微可走进了侍卫圈,霎时,猫器全部被吸进侍卫肚中,销声匿迹了,而留在外围的猫器也被吸了进去,同样销熔于侍卫肚内。

    侍卫得势不饶人,并吸取了刚才的教训,瞅定一个目标追赶,眼看罩圈的势力范围已抵及劳昌松了,斯朗润大声呼喊道:

    “何殊,快快启动此前你缴获杜觇的首符保护大家!”

    何殊听后,如梦初醒,马上按动左手的首符,倏地,蓝光启射,缓缓而出,似是流水,又如风抚春苗,又如仙女散花,一束束,一柱柱,组成一个圆椎,围罩着众人。

    此时,侍卫的罩圈与圆椎相触,顿时产生一阵急流,这阵急流变成上升变成一个巨大的圆柱,圆柱又象机器一样急速旋转直抵高空,蓝白的光照亮着上空,吸引大家抬头观看,还没有等大家反应过来时,地面一声巨响,掀起旁边的几丈高的湖水,那是上空旋转的圆柱骤然掉下来所致。

    此时,侍卫的罩圈闪光逐渐被首符的蓝光所吸,直到闪光消失。侍卫伫立不动,杜觇和肖微可也是,佢们似乎已经石化了。

    良久,杜觇轰然倒下,但看上去摔下时并没有什么份量,就象一团槁灰掉下去一样,紧接着肖微可和各个侍卫纷纷倒下,亦如尘粉剂末一样,只留下一阵阵烟灰。

    淮涣嘶声号呼地冲了上去,站在一堆堆灰粉中间,身子转着圈嚎哭着搜望地下,地下除了粉就是尘,还有那焦腐的味道,淮涣昏瘫倒在地下。

    大贡连忙走上去,扶起淮涣,按住她的人中,不久后她才慢慢地醒过来,并一把扑入大贡怀中大哭。

    首符的蓝光已消,众人默默地看着现场,没有一个人说话,似乎不想面对这苍凉的境地,不想为击溃隆家击毙杜觇而高兴,只因为现场有一个可怜的母亲。

    很久很久,陶坊川才开口说道:

    “隆家还有苏现、全劢和朱缔沾没有现身,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们!”

    陶坊川的说话将众人拉回到现实来,便马上聚近来商讨如何寻找隆家剩下的人。

    “不必找了,我们就在这里!”

    说话的正是全劢,他和苏现、朱缔沾微笑着悠悠而来,直到离众人有十米左右才停下来。

    众人不知道三人的意图,不觉一阵紧张,在意识上谨慎地防备着他们。倒是陶坊川镇定,他淡定地说道:

    “你们隆家的隆武堡、斘册和杜觇已经驾鹤仙登,这都是因为他们作孽太深所致,虽然你们也曾协助他们干了些不法勾当,但谅在你们不知情,且都是善良之人,如果能够协助我们清查原隆家控制的几个基地,主动提供和交出隆家所有资料,我们将对你从轻处理。”

    全劢笑了笑,轻轻甩着衣服,他身上的衣服居然伸出一张椅来,全劢并安然地坐在椅上。

    朱生幡知道这是杜觇年少时到鼎明集团展示的创意,当时接待他的也是全劢,由于当时鼎明集团将主要精力用在立皇上,未能大力开发生产杜觇的创意,想不到现在已被隆家率先制造享用。

    全劢在朱缔沾耳边低声说了些话,朱缔沾点头后站出来对大家说:

    “我们首座全劢说你们的官腔十足,听着就腻。”

    陶坊川等人听后面面相觑,想不到隆家又出现了一个新首座,看来其来头真是秘不可窥啊!

    缓了一阵后,劳昌松说:

    “既然你说全劢是隆家首座,那么他是否携有首符?据我所知,隆家首符现在已在我们手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