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一五章 清零(十七)
    “飞总,你刚才和机器人对峙的时候说,此前有人提示你找管理员配合你逃走,这事非常蹊跷,怀疑我们隆家内部有问题。你能有这个疑问,可以说你的头脑并不傻,绝对不比朱生幡差!现在我就坦白地告诉你吧,提示你去找那个管理员的是我!”全劢冷冷地说。

    “原来如此,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搞乱隆家管理,并趁势夺权当上隆家首座的吧?唉,权力真的是春药啊!它能使人抛却廉耻,丢弃亲情,不惜使用阴诈奸险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这个首座凭何服人?”飞总嘲讽道。

    全劢并不理会飞总的嘲讽,轻轻伸出了右手。众人以为他被飞总激恕了,想拿出武器实施攻击,都本能地昂起头,身子也不禁都动了动,意在防备全劢的袭击。

    看到了大家这个动作,全劢哈哈大笑,并顺手接过朱缔沾递来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并继续说道:

    “风筝因风飞上高空,我却不担心它不下来,如今飞总你还不是回来了么!而且还带来了一班同党,正好一举擒拿,再也没有漏网之鱼,再没有牵绊,隆家就可以集中精力统领世界,你说我故意放你出去这道棋高不高?”

    “为了篡夺杜觇的首座,却把说得那么高大上!也可以说你和杜觇没有差别,都是狂妄自大,都是凭空唬镇别人。”陶坊川不屑地说。

    “还有,你把醒水的来历说得那么玄乎,好象这是自己真真正正做实验得出的结果一样,你不觉得太夸张了吗?”劳昌松质疑道。

    “我不会唬人,只会用实力说话。同样,对于醒水的来历,我不会做无稽的猜测,而是实地取证化验检测。

    那时候涵语将醒水的情况告知我们后,我就马上开始了研究工作。将醒水化验分析后,根据其成份组成,从强化醒水的醒神功能方面着手研究,加入了几种微矿元素,做出了一种新产品叫醒沫。

    醒沫可以清除禅安露、正心水、屏航冰、透清液等在人体内所起的药效,也就是说,醒沫可以解除禅安露作用在人体上的傻疯性;可以使正心水失效,免使被监测到自己的地理位置和所思所想;可以终止屏航冰的作用,使人们回复正常的方向感;可以消除透清液的药力,使隐形人现形。

    能够取得这样的成果,当然离不开姚卓伦的主导,因为这项研究的工作量非常大,而我也要着手暗中调查隆家囚徒暴动的原因,所以苏现也一直参与醒沫的研发配制。

    隆家囚徒暴动对于我来说非常震动,我爷爷隆武堡和父亲斘册无暇顾及调查囚徒暴动,也未能尽善安排调查,所以我决定亲自调查。

    经过对众多疑点的艰难排查否定,调查工作进入了滞止不前的状况,我非常泄气,但是意想不到的是,爷爷发现了父亲斘册居然曾受控于朱族,于是我便将疑点放在父亲身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查实当时所有的囚徒都服用了透清液解药,这都是斘册干的,斘册因注服了智圣剂受控于飞总,他想给囚徒解除禅安露的药力,让囚徒恢复正常,进而可以让囚徒伺机逃走。

    但是斘册没有禅安露解药,手上只有透清液解药,他想着透清液是经过禅安露再加工制成的,解药应该相通,所以便将这些解药放进囚徒的饭菜中,没想到解药不是使囚徒恢复正常,而是导致佢们集体大暴动,且变得力大无穷,比斘册预想的效果还要好!

    幸得我们及时用禅安露将佢们控制,绝大部分的囚徒都安静地归回原位,只有极少数逃跑了。陶坊川,劳昌松,你们就是少数中的二个,不过,这次你还不是乖乖回来了!做囚徒是你们的本份啊!”

    “凭什么?就凭你的信口开河?”劳昌松半带嘲笑前带质问的说道。

    “一个道德沦丧,荒淫无度,内斗连连的几爷父子,却妄想统治全世界,真是天大的笑话!”陶坊川说。

    朱缔沾听后,似乎很气愤,他站了出来说道:

    “自古以来贤者得天下,全劢荣登隆家首座,这是众望所归,我们首座兢兢业业,宅心仁厚,与此前的杜觇相比,是凤凰之比雀鸦,润玉之比碎石,不可同日而语。

    全劢未登隆家首座前,历尽艰辛,受尽委屈,却无怨无悔,潜心钻研各种器械技术,静心研究化学药理剂方,意欲以天下为己任,以德震化万恶之人,以恩感化鄙诈之人,济贫导强,络民笼众。

    对于前任首座杜觇的逞强好斗,全劢都是据理力争,据实详析其弊端,奈何杜觇一意孤行,一错再错,损害隆家利益,有违隆家伦理。

    我虽然作为隆家一员,但我了解杜觇的脾性,不能向他直陈面诉,唯有暗中协助全劢,间接阻止杜觇的恶行,或设置障碍,使其恶行不能施展,这也是当初全劢求杜觇赦免我把我放出来的动机。”

    “你的谀词足可以让全劢升仙,更不惜踩低自己的兄弟杜觇来抬高全劢,凭此已知隆家人的卑鄙龌龊。”陶坊川嘲讽道。

    “此前的杜觇是怎么回事?现在的杜觇又怎么回事?”淮涣问道。

    全劢点点头,示意朱缔沾回答。朱缔沾便说:

    “此前的杜觇和肖微可都是机器人,而现在的是真真正正杜觇,旁边的涵语怀的是你的孙儿,恭喜你了。”

    “我能过去看看我的儿媳吗?”淮涣忐忑地问道。

    全劢示意朱缔沾低头,在他的耳边说了一些话,朱缔沾听后便说:

    “你们二个女人就离开这个范围吧,涵语,你带淮涣离开。”

    淮涣听后欢天喜地地奔了过去,大贡想拉住她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大喊:

    “不要过去,小心有诈!”

    “哎,以己心度人之腹,这证明你们都是奸诈之人,没有值得同情。好吧,淮涣,你可以回到那边,免得说我们会执你作人质,既然以德震化不了你们这班恶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全劢忿忿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