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三一九章 清零(二一)
    众人很快就到了一个大堂,便一齐坐下,劳昌松坐在全劢身旁继续扣着他。陶坊川也挨在旁边,夹着全劢而坐,他也示意朱缔沾坐在旁边,朱缔沾依其意坐下来。

    大贡十分留意万空大师的表情和举动,想起这个曾经的密友肖涯,现在变成了一个出家人,不禁感慨万千。

    早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时,肖涯神奇出现和神奇避过壮男的袭击,已令大贡惊讶不已,现在他又在关键时刻出现,将众人从危难中安渡过来,让大贡体验到佛法无边的神奇。

    大贡相信,肖涯是真真正正的佛者,是前世修到的佛缘。

    不过,刚才了无大师提到,肖涯这次来到这里是为了肖微可,具体是怎么回事呢?于是大贡便向万空大师询问肖微可的情况。

    万空大师只微微点头,并不回答。倒是苏现站起来帮忙解答:

    “肖微可并没有告知她奶奶就突然离开来到这里的,她奶奶也即是万空大师的妈妈,对于肖微可的失踪忧心如焚,哭泪成河,有个好心邻居将寻找肖微可的消息发到朋友圈,其内容也提及父亲肖涯远去不归,所以大量网友连续多日帮忙转发,恰巧有一位大国信徒慕名追随了无大师学习参禅修行,与万空大师相识,并与他谈起肖微可的事,由此万空大师才知道女儿已失踪的事。”

    “那么肖微可现在在哪里呢?万空大师找到她了吗?”淮涣问道。

    苏现回答道:

    “肖微可就在这里,等一下她会过来的。”

    正在说话间,只见二个僧人伴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只见那女子柔眉朗目,细步盈姿,徐徐而来。淮涣和大贡早已认出她就是肖微可,便齐声向她打招呼,然后问起万空大师是如何来到这里找肖微可的。

    “还是让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大家吧,”苏现说道,“昔日爷爷隆武堡曾在闲暇时叫我和朱缔沾、全劢到各处游访散心,那时恰巧在盛堂遇到了肖微可,我们相认后,全劢邀请肖微可到隆天下玩一玩,肖微可同意了,并请了假跟随我们到隆天下。

    回到隆天下后,我们并没有将此事告诉爷爷,而是另辟一室让肖微可住下来。

    没想到的是,不久后全劢将肖微可骗上了床,叫我和朱缔沾不要声张,并把她长期留在隆天下,并造了一个与肖微可一模一样的机器人,运赴盛堂应付她上班的单位。

    杜觇夺得首符当上了隆家首座后,全劢便精心策划了一场美人戏,他拿着肖微可美轮美奂的视频给杜觇看,引诱杜觇到盛堂将装扮成肖微可的机器人带回到隆世界,操控肖微可机器人在冲凉时诱骗杜觇脱开首符,从而控制了隆家,将杜觇囚禁,并利用机器人代替杜觇,自己在幕后操控隆家全局……”

    “你这奸诈的东西,老子跟你拚……”

    杜觇怒声叫着,正想扑向全劢,涵语却紧拉着他,他回头一看,倏地缩了回来,看来杜觇非常在乎涵语腹中子。

    苏现见杜觇再没有过激行为,便继续说:

    “由于杜觇杀了朱遂贮——朱缔沾的养父,奸了阳展媚——朱缔沾的妈妈,后来更是在集体屠杀中杀死了阳展媚,朱缔沾对杜觇恨之入骨,从而加入到全劢阵营,一直在暗中协助全劢管控隆家。

    之后我建议全劢允许肖微可自由走动,因为肖微可毕竟是我的亲妹妹,我也想与她经常聚一聚。全劢却未置可否。

    后来朱缔沾偷偷告诉我,肖微可也被注射了智圣剂,我不禁悲从心涌,经过一段时间的踌躇,我决定一有机会便与肖微可的奶奶联系,并策划着如何把肖微可送回去。

    终于在某一天,我瞅空驾驶L7大鹏找到了肖微可奶奶,将一份关于肖微可所在何处的资料交给她,然后急忙赶了回来,没想到万空大师这么快就赶到这里,并解除了所有纷争,真的是皇天有眼啊!”

    看见苏现停下来后,陪同肖微可来到这里其中一个僧人说:

    “让我说说后来的事吧。万空大师知道肖微可失踪的消息后,黯然流泪,将自己关在一个静室里三天不出,了无大师知悉后,建议他回家看看,最重要的是安慰下老母亲,万空大师应允了。

    刚好了无大师要到辛复县参加一项六祖慧能的禅讲活动,辛复县离盛堂较近,所以了无大师偕万空大师和我俩参加完禅讲活动后真奔盛堂,见到了万空大师的老母亲。

    万空大师的母亲将苏现留下的资料交予大家,我们才知道肖微可到了央勐特区太井山一个隐密地方,我们依据资料来到了太井山脚,却不知道如何前进,只好按资料提示的在一个山坳驿亭中歇息。

    没多久苏现就来找我们,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告知我们,并引导我们进入隆宇宙这里,找到肖微可,并让她服用醒沫恢复正常。

    当时全劢和朱缔沾正在操控台上忙于应付你们,并且急呼苏现到场,苏现只好对我们交代一番,并交给我们一个管理员身份的通行卡,便赶往全劢身边。

    我们根据苏现的指引提示,顺利到达妇幼区,远远就窥见你们在较劲。

    于是,了无大师和万空大师根据法经索引,用炼法大咒,抚熨众心,合心归一,诸恶尽去,才得以控制局面。”

    “原来是你这个叛徒,枉我轻信你是兄弟且老实贤良!”

    全劢说完,便一脚将前面的桌子踩推向苏现,不过力度有限,没砸到苏现。

    劳昌松连忙站起来,把全劢的手与脚并在一起紧紧扣住,使他动弹不得,他只好大声叫道:

    “微可,这些和尚专门念些咒语来迷控人,不可上当!快快按照我此前交代你的去做,这样才能解救自己,解救我们隆家,因为你已是隆家的人。”

    肖微可并不理会全劢所说,默默走近万空大师旁边,轻声说道:

    “父亲,全劢与我已是同枕人,女儿在此求父亲放过他,此后我们会退隐乡里生活,再也不过问此前的恩恩怨怨。恳请父亲同意,也好偿补父亲从小就没有陪护在为女身边的遗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