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侠岚开始 > 第307章 手刃挚爱
    “额啊啊啊啊——!!!”

    “喝啊啊啊啊——!!!”

    刀剑相交,南宫问宇与辗迟奋声嘶吼,皆有一斩之下取其『性』命之意,赤『色』的火焰与紫『色』的火焰冲天而起,互相灼烧焚化着对方。

    “南宫问宇!!!”

    靠着拼上穹奇留在体内的剩余全部零力,辗迟在力量上一瞬间压过南宫问宇。

    “噗!”

    血肉被利器切割的声音霎时于南宫问宇身上响起。

    “锵!”

    “啪!”

    『极光剑』伴随着一只血『液』飞溅的右手臂落在地上。

    “哈哈哈,干的不赖吗侠岚辗迟!”血染衣装,脸『色』极为苍白的南宫问宇大笑着说道,仿佛被斩断掉的手臂不是他的手一般。

    要不是幼年长期同魔兽厮杀的直觉感觉到了危险使自果断己断臂求生,那么自己被辗迟斩落的就不是自己的一只手臂了,而是自己的躯体。

    “不过……你还能发出同样的攻击吗。”用仅剩的左臂点『穴』止血,止住了右肩切口的血『液』直流后,南宫问宇玩味的说道。

    辗迟身上的零力,南宫问宇再熟悉不过了,那是过去差点要了祖越命的穹奇零力。

    曾经被穹奇附身过的辗迟,体内的零藏留下了大量穹奇零力,这点南宫问宇是毋庸置疑的确认。

    穹奇的零力,辗迟可以拥有但不能快速恢复,可谓是用一点少一点。

    以辗迟刚才发出的零力攻击携带的穹奇零力,南宫问宇估计那就是辗迟目前的全部穹奇零力了。

    “主人你没事吧!”见自家主人被辗迟斩断了一条手臂,天弃着急的跑上前问道。

    “死不了。天弃,给我变身魔兵,辗迟既然能砍掉我一只手,我也应该更加认真的葬送他才行。”南宫问宇说道。

    “是!”天弃从命道。

    一阵灰暗包裹的十『色』光芒下,天弃变作了魔兵天弃刃。

    用剩余的左手接住落下的天弃刃后,南宫问宇一步步走向辗迟。

    “可恶!”

    耗尽零力的辗迟咬着牙将力量之源换成元炁,然后重新站起持刀面对南宫问宇。

    “锵!”

    “噗!噗!”

    “啊啊啊!!!”

    魔兵天弃与辗迟的大刀碰撞后,南宫问宇轻松将其从辗迟手里挑飞,接着往辗迟胸膛上砍了一刀,接着迅速又绕到辗迟身后给他的背部也来了一刀。

    “啪!”

    连续让魔兵天弃砍了两刀,身负重伤的辗迟无力地跪倒了在地。

    “嘭!”

    “噗!”

    对此南宫问宇毫不留情的直接一脚狠狠的踹过去,踹的辗迟吐血仰天倒地。

    “啪!”

    “额啊!!!”

    南宫问宇走上前使劲一脚踩在了辗迟身上。

    “怎么,你不行了吗?继续站起来反抗我啊!站起来让我瞧瞧你所谓的永不放弃精神啊!”南宫问宇叫喊道。

    南宫问宇寻求的是刻骨铭心的心痛,直接杀死辗迟等人带来心痛远不如慢慢虐杀致死带来的强。

    “放……放过辰月……求求你……放过辰月!”自知自己难逃一死,辗迟不由断断续续的讲话,祈求南宫问宇能放过辰月。

    “……死到临头了还在担心别人,你可真有闲心。”南宫问宇下意识嘲讽道。

    让他变成眼前这副模样的人,不就是你们吗,现在死到临头又要劝自己收手,多么讽刺。

    “再见了侠岚辗迟……”

    “噗!”

    反手倒握刀柄,南宫问宇红着眼睛将魔兵天弃『插』入了辗迟的心脏,终止了辗迟的生命……

    “……放过……辰……月……”伴随最后的遗言,辗迟的瞳孔失去了最后的生机。

    “再见了……侠岚祖越……”

    “滴答!”

    辗迟被南宫问宇手刃的那一刻,泪水从南宫问宇的眼角滑落,滴在了辗迟的遗体上。

    讽刺,真讽刺,明明心痛的要死却仍然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自己实在是太可笑,太虚伪了。

    “辗迟——!!!”

    辰月撕心裂肺的惊惧叫喊突然从不远处传来。

    “你不该回来的辰月,你白白浪费了辗迟拼了命为你和千钧争取的逃亡时间。”南宫问宇带着一丝无奈的悲哀,淡淡说道。

    如果刚才辰月趁着他和辗迟血拼的时候带着千钧的遗体逃离,说不定还有一丝从南宫问宇手上活命的机会,但是看来命运注定让南宫问宇(祖越)杀死他过去的同伴与爱人了。

    “为什么……为什么祖越你如心狠手辣!我们这些同伴过去的相识在现在的你眼中究竟算是什么!”看着祖越将天弃刃『插』入辗迟心脏,辗迟死不瞑目的场景,辰月的心悲痛到七零八碎无法再复原。

    因为过度在意同伴,在同千钧的遗体被一起遭到南宫问宇与辗迟对砍造成的爆炸气浪震飞后,辰月并未就此听辗迟的话,立即带着千钧的遗体撤离孝阳岗,而是安顿好千钧的遗体后主动靠近辗迟与南宫问宇的交战处。

    “我心狠手辣……哼哼,无毒不丈夫,敢拦我道的人通通去死,尤其是你们这群辜负祖越对你们信任的侠岚!”南宫问宇流着眼泪,充满怨念的说道。

    由于南宫问宇一生经历的缘故,祖越格外珍惜与辰月、辗迟等人的情义,但爱有多深恨有多深,当辰月、辗迟等人为了履行侠岚职责而要强行带自己返回玖宫岭,祖越(南宫问宇)突然再次见识到什么叫做规矩大过情义,对别人的情感是多么一文不值。

    “祖越当初为了保护你们免受穹奇伤害连自己『性』命都不要了!现在你们为了一个随时都能修复的盛炁之地来和祖越翻脸!那么以前身为祖越的我拼了命的所作所为又算什么!不值得!太不值得了!!!”南宫问宇冲着辰月讲话时罕见的情绪失控了。

    “噗!”

    “嗯——!!!”

    把天弃刃从辗迟的尸身上拔出,南宫问宇发动『移形换影』刹那来到辰月身前,立即刺出了刀锋带着辗迟残余血『液』的天弃刃贯穿了辰月的心脏。

    “就请你们都像过去的我一样,全部去死一回吧!”贯穿辰月心脏的那一刻,南宫问宇无比平静的说道,先前脸上的情绪失控尽数消失……

    “滴答!”

    “滴答!”

    两滴泪水从南宫问宇与辰月的脸上流了下,互相滴落在对方的身上,只不过不同的是,南宫问宇此刻眼中滴落的泪水,是鲜红的血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