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章 七图之祸
    这里是崇龙大陆最南部,大风帝国的南部四州中的飞熊州.

    大风帝国是崇龙大陆三大帝国之一、疆域之广远大于同为三大帝国的星帝国和锦丘帝国,而飞熊州更是大风帝国的南部重镇,南临破荒海、是大风帝国的航运中心。

    整个飞熊州,车来舟往、店铺林立,街道纵贯相连,人头交相涌动,正是一派繁华景象。

    飞熊州州府宰父及大人今天很高兴,因为再过十天就是他五十岁大寿的寿辰了,他已经得到消息,圣上会在他五十寿诞之日敕封他为太师,便作为一州之长,权倾一方的重臣,能获封太师这一荣耀,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而且宰父及大人的高兴还不仅来源于如此,就在月前,他接到了爱子宰父中兴,在刚刚结束的帝国郎考中夺得第三好消息,使得一项老成持重的他也会在无意间便流『露』出满意的微笑。

    此刻宰父及站在州府内高达数十丈的登高楼上,闭上眼睛,迎着剌剌作响的劲风,心中豪迈之情,无限激『荡』。

    自从成就一方大员之后,宰父及就十分喜欢这种身在高处的感觉,这种一切尽在掌握,万物皆在眼底的感觉,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他极为满足。

    不过贵为一州之尊他,此时身后护卫却显得有些单薄,仅仅站着三个劲装大汉和一个脸『色』蜡黄的书生而已,而且四人都是默然无语,仿佛不存在一般,只有宰父及尽在情舒展心情。

    但是仅看宰父及放松的状态便可知到,此四人不但是他的心腹之人,还可让他完全放心,否则就算作为一方大员,宰父及是不会把如此空门『露』在人前的。

    “禀告州主,萧天师来访~!”就在一切仿佛静止时,旗令兵突然来报道。

    “哦?!让他稍等片刻~!”本来心情不错的宰父及闻言微微皱眉,微一点头后便示意旗令兵退下。

    “萧天师,萧图,这个时候他过来做什么?”宰父及仿佛自言自语道。

    “咳、咳..应该是为了开坛讲法之事。”书生模样的人连忙上前应道,只是说话间便不自觉的『露』出一脸痛苦,仿佛每说一个字都要费劲全身力气。

    “伯求,你说我是不是该立刻把他给…”宰父及面『色』不变,但是口气转寒道。

    “州主,此事关系重大、实在不适合在此地谈论。”病书生模样的人连忙阻止道。

    “好吧,你跟我去看看吧,三卫不用去了,我不想萧图知道的太多。”宰父及略一沉思后点头道。

    “是!”三个劲装大汉同时低声应道。

    州府大殿内。仆役们忙的不可开交,十天天后可就是他们老爷的寿宴,听说刚刚获封皇城都尉的大公子宰父中兴也会回来,老爷位高权重,来贺的朝中官员必然不少,这么重要的事情必须需提前做好一切准备,毕竟这种大事是绝不能出差错的。所以每一个仆役都在紧张高兴的忙碌着。

    在忙碌中都谁没有注意到一个员外模样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样貌和善,嘴角常年挂着不经意的自信,鬓角虽然有些斑白但却修剪的极得体,不禁如此,此人虽然走的不快,但是却极为认真的审视着周围的备置。他的身后紧紧跟着一个黄衣书生,书生满脸病容,显的弱不禁风。

    这两个不紧不慢的踱着碎步满意的四处品评忙碌的杂役的人,正是飞熊州州主宰父及和他的首席军师“病学究”伯求。

    二人看罢满意的忙碌情景,便转过正殿,向待客厅走去。刚入厅,便看到一个身材高瘦的道人背对着门、仰头欣赏客厅内的书画。

    “呵呵,萧仙师,本州来迟了~!”宰父及笑的很是亲切,就像多年不见的老友见面。

    听到声音,那道人慌忙转过身来,却是连忙一揖后,笑道:“岂敢岂敢啊,倒是本道叨扰州府了”。

    “不知仙师今日有何要事,以至于深夜造访本州啊?”看着萧图的紧张的样子,宰父及心中一亨,面上却脸『色』不变道。

    “哦,这是贫道的不周了,只是不日就是州府寿辰,贫道虽然身无长物,但也应该尽些心意,更何况州府大寿,举国皆庆,贫道又岂敢不来啊。”萧图一脸笑容说道,说着手中一晃,却是变出来一个金碧辉煌的小盒,盒上紫气围绕,一眼望去便知不是凡物。

    “这是?”宰父及故意疑『惑』道。

    “呵呵,此物乃是承天『露』,是贫道前些日出海在海外偶得的,确有添寿之效,希望州府笑纳。”萧图此刻脸上一脸谄笑,哪有仙师风范。

    “哦,呵呵,仙师如此厚赐,不知何以为报啊?”宰父及笑的也很开怀,笑罢不等萧图开口接着道:“除开坛这件事,其他但有所求,本州一概答应”。

    此话一出,让萧图脸上笑容顿时一滞,不由的一脸苦容求道:“州府大人,开坛乃我家祖师给贫道批的命数,如果我在今年底之前无法开坛的话,就会『性』命不保啊,求州府大人成全,救贫道一命啊~!”

    “此事虽非大事,然当今圣皇笃信大国师的天一道,仙师虽有道法,但与国师非一门之徒,不是我不愿帮你,只是大国师怪罪下来,本州也无法承担啊。”宰父及摇头道。

    “州府大人,贫道开坛只为躲灾而已,开坛之后一切信众捐献供奉皆归州府所有,但求州府救我~!”萧图脸『色』再变道。

    “这。。”宰父及迟疑着道。

    “咳…咳.大人,萧仙师之事乃人之常情,而且仙师只为救命而已,想来大国师也不会怪罪的。”伯求接口道。

    “哦!?”宰父及心理一顿不解,但是多年的信任还是让他点头道:“伯求认为此这事可行?被国师怪罪下来如何处理呢?”

    伯求抚了抚起伏不定的胸口,先向宰父及一躬,然后面向萧图说道:“仙师,我有三件事情需要请仙师答应,若仙师应允,则开坛之事应无大碍。”

    “先生请讲。”听到事有转机,萧图连忙应道。

    “第一,请仙师把开坛地点设在离我州城二百里之外,这二么,虽然仙师着急,但是开坛一事也必须在五十日后方可进行,咳..咳。。至于这第三吗,确是最为重要的。。请仙师秘密收我主大公子为徒并赐予传承信物。。此三件事若成,我有法可使国师不佳怪罪我家大人。”伯求慢声道。

    话语刚毕,萧图脸上便一阵古怪,犹豫片刻才长叹一口道:“这三件事贫道答应了,伯先生好算计啊~!”

    “咳咳。仙师误会了,咳咳..此三点虽有点私心,但都为仙师谋划啊~!”伯求顿了顿后接着说道:“这第一点乃是为了蒙蔽上听,纵使帝都有人知道了,我家大人也可宣称海外仙师不知就里,下不为例。咳咳。。第二么,因为不日便是我大人五十大寿,而又恰蒙少主显宗,到时必然是百官来贺,人多眼杂,开坛这种兹事重大之事,还是避过这个风头吧。咳咳..至于这三么。。我希望只有我家大人、仙师、少主及老臣知道,必要时仙师可以少主师尊的身份示人,对帝都宣称是开门收徒。咳咳。。有此三点,可保万无一失啊。”

    宰父及听罢心中一番思量,对萧图说道:“仙师以为伯求之意如何呢?”

    听罢伯求的解释,萧图脸『色』稍缓的同意道:“州府大人,此事我已答应过了。就按伯先生意思办吧。”

    看到事情解决,三人相视一笑,接着又把话题岔道寿宴之上,自然都是满脸喜『色』,言谈甚欢。

    不多时萧图看目的达到,对着宰父及一躬道:“州府大人,开坛在之事贫道观中需还有些准备,就不长留了,告辞、告辞。”

    “如此的话,本州也不强留了,老夫寿宴还请仙师早到啊,伯求,替我送送仙师。”宰父及一脸诚恳道。

    “自然、自然~!”萧图连忙应道。

    “仙师请~!”伯求上前邀道。

    萧图连忙回礼,和伯求一起向外走去。

    “哼~!”看着伯求陪着萧图漫步向府门方向慢慢远去,原本一脸和气的宰父及面『色』一冷,轻哼一声后,转身走向后园走去。

    州府后园一间偏房内,站立其中的宰父及突然向一面墙急指点去,一阵眼花缭『乱』的指法后,只听波~!的一声弹出一个暗格。格内三个按钮,萧图向左边的一按,中间地面便缓缓向下沉去,不久就出现一个黝黑的洞口。

    待入口停稳,宰父及便疾步迈入,待走过一个岔路后,宰父及走入了通道左面一间房间里。房间里面灯火明亮和暗道中的昏暗形成明显的对比,此刻屋内有三个劲装大汉依然在此垂首等候。

    “豹卫,你去把伯求带来。”宰父及慢慢道。

    “是~!”下首的劲装大汉应到,然后一阵晃动,身形便离开房间。

    看到豹卫离开,宰父及满意的点点头说对其余两人道“都坐吧。”

    另两名大汉默默坐下,*三卫为亲兄弟,若有人仔细看过三人,必然惊讶,当年被锦丘帝国刀圣燕落斩杀的龚家三雄,此刻竟然都好好的活着。

    三人正是在那一次事件中为宰父及所救,从此甘心留在宰父及身边受其重用,成为其手下三卫,此时三兄弟武功都达到先天之境,虎卫更是达到先天中期,是宰父及手中的王牌。

    要知道,这种修为可是极了不起的,人在出生时便吸入后天浊气,污染了胎息之体,只能逐渐练武强身,普通人苦练十载可进入后天初期,其中有优秀者有机会再进一步,进入后天中期,而绝大部分人的成就都止于后天中期。

    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才能到达后天后期,此时已经可算是高手了,已经是相当不易了,但是要想百尺竿头再进一步,进入先天之境,那就可算难比登天了,首先要本身绝代天资,其次要有一种可以修炼到先天之境的功法,有了这些还要靠个人的机缘和感悟。

    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超越先天这个门槛,而一旦超过,则修为便可以远超其辈,成为世间有数的高手,三卫无疑就是这种高手。

    果然,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豹卫便带着一脸病态的伯求来到房中,速度可谓极快。

    “都坐吧~,这里不是外面,不用拘束。”看到人员到齐宰父及微笑道。

    伯求和豹卫连忙躬身应允,毕竟再无拘束,宰父及都是他们的主人。

    “为什么?”等到伯求和豹卫慢慢坐下后,宰父及发问了,没有面向谁,因为他知道伯求会解释一切。

    “咳咳..大人,自吾皇遵照大国师意思,要求各地查询通天七图以来,各地虽都勤加寻找但无有用心,咳..咳..唯大人深明其意入朝见驾,得知吾皇欲得七图以制国师,从而避开明路秘密暗查,最近更得知七图之一可能落在萧图手中,所以用开坛之事限制其动向,伺机夺取,咳..咳..然萧图此人虽然看似昏庸,但实则却是却心细如发,竟将那宝图藏的不落痕一丝迹,致使我方几次暗寻都查询不到。是剩下杀人夺宝一途。只是先不说那萧图修为已然到了先天中期,动手后被其逃出的可能『性』极大。单是在城中动手一事便需要仔细斟酌,毕竟萧图的影响不小,一旦动他,必定会引起其道观及信众的愤起反抗,甚至激发一方民变。咳咳..虽非大事,但经此一番打斗后,七图之事必然无法隐藏,一旦被国师听闻的话,定然坏了圣上的大事。其次么,纵然我们杀了萧图,那七图依旧是无迹可寻,得不偿失。不若以开坛之事为引,引他上钩,一是在其开坛之日调其远离便于我方搜索其道观,二是以护卫为名监视其动向,这期间可让虎卫混在其中,以应万变。咳..咳..若城中收索无果的话,待其收坛回州时再由虎卫出其不意将其擒住,慢慢审讯,同时对外可宣称萧图闭关或云游去了闭塞天听。至于第三点让少主拜其为师么,不过漫其心同时借机探听七图去向的意思罢了,而且以少主之智,必然可以深得其心,为此后动作做好准备。”伯求颔首解释道。

    “那现在我们需要做什么?”宰父及听了伯求的解释心中依然有了计划,却仍旧不动声『色』的问道。

    伯求自然知道自己的主子的心理,继续解释分析道:“我们可分三步走,第一步要少主急速回来,早日进入萧图身边,以便策应。第二步则是让符鸠带领府中的三营中的鹰营加多在城外两百里内的地方监视势力,提前寻找到萧图的开坛之地,并及早探明萧图回归的必经之路,以方便我方事后拦截。咳咳..与此同时,让三营中的狼营多抓城中的小混混到州府大牢,待我亲自*,趁萧图开坛用人之际,或蒙或混融入萧图的清风观,萧图对于这些人必不防备,到时可以成为奇兵。最后让三营中的熊营准备好雷火车,必要的时候。。咳。咳..把到场的人全杀了吧…”

    “雷火车?是不是动静太大了?”宰父及眉间微微一皱向伯求道。

    “咳咳..大人不必担心,根据属下的演算,近日将有天外流石飞入我境,此正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啊。咳咳.。”伯求连忙应道。

    “呵呵,伯求果然深得我心,深得我心啊~!”宰父及脸上一阵狠笑后接着道:“计划就按伯求所说吧,另外再调府外三营的鬼火营在周边捕杀漏网之鱼,再命熊营的指挥使车保带雷火弹三百颗预埋于萧图开坛之处。做最坏的打算吧。。为皇家牺牲,也算州民的荣幸。”

    “是~!”众人齐声应到。

    “伯求陪我一会,三卫去做准备吧”

    “是~!”三卫应罢便闪出了密室去做安排,因为他们深知宰父及那种行事雷厉风行的作风。

    待三卫走后宰父及深思一会才慢慢说道:“伯求,你说我们是不是该备上火灵箭,以防突变呢?”

    此言一出让同样心狠的伯求心中一惊,火灵箭是大风帝国皇室密制的杀手锏,每支耗费巨大不说,单是制作工艺就无比坚难苛刻,此次任务皇帝宰父累英钦赐三支火灵箭以备突变。

    但是此箭威力巨大,一经使用,中箭之人自然难免一死,周围三丈之内也立成死地,宰父及此番话意思已然明了,为防萧图有最后手段逃脱以致消息走漏,必要时是要牺牲虎卫了。

    虽说是为了帝国的利益,但是毕竟和虎卫相交二十多年了,如此舍弃,不禁让风伯求感到心中一片苍凉。

    “伯求,你不想回答么?怪我太无情是吧?唉~!身在皇家。。很多事都无法控制,牺牲,是难免的。”宰父及一脸倦『色』的叹了口气后接着道:“三卫和我虽有高下之分,但这些年情同手足,我也。。”

    “大人..咳咳。。下属明白。。”伯求打断宰父及的话说继续思考道:“不过大人,火灵箭威力虽然巨大,但是其使用者也非常高,必须有先天修为才能使用,州府之中,除了三卫,只有大人您和狼营的指挥使墨树了。三卫自不能用,而墨树则需要指挥狼营,如此算来,动手的必然是大人您自己。这?!”

    “唉~~!是啊。。”宰父及闭上眼睛。。长叹一声便不再说话,而密室周围则陷入了死般的沉静。。良久,宰父及才叹声道:“你去准备吧~!让我静静。”

    “是~!”伯求恭敬的应了一声便慢慢退出了州府密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