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章 生死离别
    繁华的地方总是鱼龙混杂,在这繁华的景象之下究竟躲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黑暗。还有有多少可怜的人为活着奔波呢?

    今天飞熊州的天气格外晴朗,万里无云,不时有阵微微的清风,风中还夹带着阵阵幽香。

    州城东南区域的一个破落的小院里,一个衣着简朴身影正在火炉旁忙碌着。

    火炉上的罐子里飘出阵阵草『药』的苦涩味道,那身影转过身来想要往罐子里加点水,原来是一个身材颀高的少年。

    看他的样子不过十七八岁,生得面如冠玉,唇若涂朱,只是脸型生得刚硬,眼中更是透着淡淡的哀愁,本来该是个翩翩公子,细品之下却有着和年龄不一样的老成。

    “老大~!老大~!”一个爽朗中透着懒洋洋的声音从破墙外响起,接着看到一个矫健的身影翻墙而入,那身影如灵猴般迅捷。

    “秦放~,你小声点,干娘刚刚睡下,你吵什么啊,小月呢?”少年微微皱眉道。

    “哦!”那灵猴般的身影站定后一扬笑脸,明眸皓齿,配上那那刚劲的脸庞倒有几分豪气,只是那懒洋洋的笑容配上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给人无尽的懒散的感觉,那表情却让人无论如何也生不下气来。

    看到少年的样子,颀高少年轻轻一叹道:“唉。。别闹了,老大不小的了还像个孩子。”

    “老大,你不知道啊,大场面啊,州主的大公子宰父中兴回城了,你猜猜他骑的什么回来的,天哪~!是三眼翼虎兽啊,娘啊,老子要是有那么一只,还不把前街小妞们都『迷』过来~!”秦放满眼的憧憬,嘴角不知觉流着口水,好像马上就要『迷』倒一片美女。

    “好了好了,知道了,小月呢?”颀高少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秦放明显还在回味刚才的见闻,漫不经心道:“月少去打猎了,那盛大的场面不打猎太浪费,估计很快就回来了,说不定今天还能吃顿大餐呢”

    “哦?你呢?怎么不去帮他?”颀高少年慢慢疑『惑』道。

    “别提了~!我今天去了清风观,想去为干娘求符水,那些道士太狗眼看人低了,我求了整整两个时辰,竟然半点都不给,太可恶了~!”秦放吐了口口水接着道“等我学了高深武功,一定好好教训这群杂『毛』~!”

    “秦少要教训谁啊?我一定帮你~!”一个一身破烂的小子走了进来,满脸的污垢掩藏不足那双灵动的双眼,一对清秀的眉『毛』,带出浓浓的书卷气息。

    “月少啊,怎么搞成这样了?不是失手掉沟里了吧,这样有损我们熊州双侠的名声啊”秦放认真到。

    “答对了”书卷气少年一脸无奈答道:“可惜没奖~!”

    “怎么搞得啊,你的鼻子不是天生就比逆风犬还灵么,没闻到臭水沟?”秦放很意外,他知道书卷气少年从小鼻子就异于常人,只要想闻,无论多细微的气味都能闻到。简直超过了以气味追踪出名的逆风犬。

    “就是闻到了才跳的”书卷气少年答道。

    “为什么啊?!”秦放眼睛瞪的老大,一副不解的模样。

    “没想到沟变宽了白。”书卷气少年白了他一眼,一边清理身上一边说。

    “月少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听到书卷气少年的语气后秦放连忙转移话题道。

    “什么主意?”书卷气少年一愣道。

    “嘻嘻嘻,主意就是,咱们把屋里的地道挖到城外去~!”秦放一笑道。

    “为什么啊?”书卷气疑问道。

    “这样你在被人追的时候就能往城外跑了,也不用跳臭水沟躲了。而且将来我们成了大贼,惹来了官兵,就好跑了。”秦放得意道。

    “今天怎么改大贼了,昨天不是还要成大侠么?”书卷气少年诧异道。

    “你不懂,昨天的叫梦想,今天的叫现实~!放心,就算是贼,我们也一定会是劫富济贫的侠盗,你兄弟我怎么会把你往沟里带啊~!”秦放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了,别闹了,你们过来,我有事说”颀高少年沉稳中带着一丝威严说道。

    “老大?”“错哥?”秦放和月少对望一眼,异口同声道“什么事?”

    “走,到小屋谈”说完颀高少年领着两人向小屋走去。

    进屋后,颀高少年郑重的关上门窗,确定周围无人后颀高少年慢慢的盘膝就地坐下。

    秦放两人感觉有些不对,平时三人虽然有些秘密,但都没有这么郑重,不约而同的收起平时的嬉皮笑脸来学祈高少年样坐下。

    “呼~!”看着两人询问的双眼,颀高少年先轻轻呼出一口气才认真道:“秦放~!南流月~!,今天我要你们答应我金不错一件事情。”

    秦放和南流月闻言一震,这位大哥自相识以来从来没有这么郑重的说过事情。

    “大哥,您有什么事?”秦放也不敢再开玩笑。

    “我被城主军师选中要作棋子进入清风观,做一件机密事情,此去恐怕九死一生,纵使侥幸成功,估计事后等待我们的也不会是军师许下的荣华富贵,而且明天这个时候我就要去清风观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颀高少年道。

    “大哥~!”“错哥~!”秦放和南流月一震心急,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别说话,听我说,这件事原是极为机密的,是绝对不许向外透『露』的,就是你们也不行,所以今天你们知道的事情,明天就要忘记,我要你们答应我的事情就是要好好照顾干娘,还有就是无论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给我报仇,也不许到清风观来,秦放你比流月年长一岁,我走后你要照顾好流月和干娘”金不错慢慢嘱咐道。

    “大哥你不要去~!我们逃吧,逃到飞熊州以外的地方,”秦放急道。

    “晚了,城主府伯军师何等聪明啊,选中我们同时,我们就被迫服下了慢(『性』) 毒 『药』,逃走不光是死,还会连累干娘”金不错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要不我去求钱老大吧,让他帮忙出面求情,怎么说他爹也是海狼帮一帮之主,我和秦少和他的关系很不错。”南流月连忙说道。

    “没用的,帮派之人岂会和州府过不去?钱帮主?他是不会为了儿子的朋友而得罪州府大人的。”金不错摇头道。

    “可是,总不能让我们眼睁睁看着错哥你去送死啊~!”南流月焦急道。

    “不用担心,说不定事情并不像我分析的这么悲惨,或许事后我还能换到一官半职,也好过我们兄弟现在这样”金不错一笑道。

    虽然金不错这么说,但是两人知道,以金不错的沉稳和心智几乎不可能出现判断失误,这样说只不过是为了宽慰两人。

    “可是。。”两人无奈道再次分辨道,只是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衣裙摩挲声音打断了几人的对话,声音很轻也很慢。

    “应该是干娘醒了,不能让她知道这件事,如果这段时间干娘问起我,就说我给龙头帮忙去了,短时间回不来”嘱咐完两人,金不错话锋一转再次说道:“好了,别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药』快熬好了,今天轮到小月去给干娘喂『药』,小放也去帮忙吧,都快去,一会『药』该凉了。”说完把两人推出小屋。

    秦放和南流月出来后正好看到他们的干娘颤颤巍巍挪动着身体,想要给自己倒『药』,两人慌忙上前扶住。

    “娘,您怎么起来了,这里有我们就行了”南流月急忙道。

    “娘没事,老躺着也不舒服,出来活动活动,放心,娘自己能行”三人的干娘声音苍白中带着一丝无力。

    “不行不行,快进去,『药』还是我们来倒,您赶快进去休息”秦放也很紧张干娘的身体,说罢两人不由分说的一左一右把兰姑搀扶进屋。

    进屋时两人不自觉的瞥了一眼角落的小屋,脸上多了一份担忧,幸好他们的干娘兰姑没有察觉,还以为他们二人是为了自己的病情担心,虽然平时俩人都是些小混混,没少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但是却都是至情至孝之人,面对这个变故,二人难免为金不错担心。

    两个人一直在屋里等到兰姑把『药』喝完,又沉沉的睡去,才慢慢退了出来。等他们回到小屋时,发现金不错已经走了,想来是怕二人伤心或者不愿接受分离的场面偷偷的走了,望着空『荡』『荡』的屋子,二人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

    “该把这个给错哥的。”南流月一边『摸』着一个黄『色』的护符一边说到,秦放看了一眼南流月手中的东西,明白此刻南流月此刻的想法,那个护身符是娘做的,也不知道娘从哪弄了一个画满符的布,做了那个护符,因为只有一个,三人为了它还争了一段呢,后来还是娘做主把它给了年龄最小的南流月。看来南流月想把娘的祝福留给大哥。

    “月少?”

    “嗯?!”

    “我们是不是很没用,那点功夫连做打手都没人要?大哥的事情我们一点也帮不上。”看着南流月手中的护符秦放慢慢的说道。

    “是啊~!我们学的那点劈风刀法,名字威风的很,可你我都知道,那不过是下三流的功夫罢了,碰上一个,不,碰上半个高手,别说劈风了,挨劈还差不多。”南流月也是一阵感慨。

    “哎,这种大路边上的功夫确实不顶用,枉我在学会的时候还高兴了一把,现在到用的时候却一点也不顶用。我们要好好想想了。”秦放颓然道。

    “秦少说吧,你想怎么办?”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南流月很了解秦放。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想出去闯『荡』闯『荡』,等娘好了我就走,我要学会绝世武功保护你们。”秦放一认真定道。

    “秦少,老实说我们又想到一起了。雄州双侠怎么能分开啊~!等把娘安顿好,我们一起去。”南流月一脸的坚定道。

    “月少,你说我们也去清风观怎么样,听说当了道士不但能学到高深武功,还有不错的供奉啊”秦放问道。

    “别做梦了,你说去就去?,别忘了今天谁在清风观门口求了两个时辰,还被人哄出来了,再说金哥说了不许我们去”听到清风观南流月不自觉就想到今天发生的事,语气也不太好。

    “是我不好~!别提了,想起来就有气,啊~!今天我不去抓『药』了,你去吧,我怕看到朱老头那可恶的样子就控制不住自己,把气撒到他头上。”秦放说道。

    “我去、我去,秦大少爷您就消消气吧”说完,南流月一个倒翻,风一般跑出去了。

    “我要睡觉~!”秦放一声怪叫,倒头就睡~!

    不远处的的阴影中,听着两人的对话,金不错轻叹一声,径直向城主府奔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