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章 你我师徒
    飞熊州虽然只是一个州城,但是城墙之内的面积极大,可算是罗列极广。

    在州城城内地域的东部,有着城内唯一的一座大山叠青山,山体并不高大,却是绿树环阴,高大的树木在山体上冲天而起。

    绿树中间一条青石铺成的道路直通一个宽阔的庭院,庭院朱红的大门足有九米之宽,门旁摆放着两个威武的不知名的怪兽雕像,正门之上一个硕大的匾额,上书三个古体大字---清风观。

    清风观会客厅。

    今天会客厅上方坐着一个人,衣着华贵,一抹淡定的微笑衬托他圆圆的脸庞说不出的和蔼可亲,正是飞熊州州长宰父及。

    此刻宰父及的右手边站立着一个人,却不是病学究伯求,这人生得十分高大,一身劲装包裹着像要炸开办的肌肉,但是此人脸『色』极为平静,仿佛胸腹极深,不会因外务而起波澜,只是嘴角一抹淡淡的微笑,还是透『露』出此人的强大自信,就连坐在宰父及对面的清风观观主萧图都不禁多看了此人几眼。

    “仙师,这就是我儿子宰父中兴,今日刚刚回到州城,中兴,还不快过来见过仙师。”宰父及微笑道。

    “宰父中兴拜见仙师,恳请仙师收我为徒。”宰父中兴手抱成拳,单膝下跪,一脸的诚恳。

    “贤侄请起。”萧图一边连忙搀扶一边继续道:“我观贤侄一身家传武学已达至境,应该到了后天至镜了吧。”

    “呵呵,仙师法眼,我儿的确把我家传武学五方破练到最高的第九层了,在往下,我家武学鄙陋却是再无法再突破了,还请仙师指导我儿让其再有成就,”宰父及轻笑着缓缓解释道。

    萧图微微一笑说道:“州府不用瞒我,贫道知道你宰父家传绝学五方破为十三层功法,突破十一层便可进入先天之境”

    宰父及听罢一脸苦荣道:“仙师不知,五方破是我宰父家传绝学不假,但是本州却只有九层心法,至于后四层心法只有皇室直系可以学习,像我这样的旁支最高也就只能学到第九层而已。”

    “原来如此,是贫道失礼了。”萧图点头道“那日贫道已答应收中兴为徒,今日就了了这段事吧,然而此事机密,不能在大殿开山门,行入门大礼,不如就在此行礼吧。”

    “兴儿,没听到么?还不快谢过你师父。”宰父及连忙吩咐道。

    “徒儿拜见师傅~!谢师傅教导~!”宰父中兴灵通剔透,闻言马上向萧图行三拜九叩大礼。

    礼毕,萧图点头道:“中兴你既然入我门墙,为师道号你需知道,为师乃海外散修青玉道长的第九个徒弟,道号霞飞,我师修为通天,倒是我丢了他老人家的门面,你那八个师伯都是结成金丹的海外仙人。”

    此话一出,让宰父及心中一惊,他原以为这个萧图不过是一个无门无派的道人,虽然修为达到先天中期,却不难杀死,但是有这许多背景可就不同了,金丹之境啊,那可是传说中的神仙之境。

    当朝国师就是金丹之境,据说其可以摄空飞行、日行千里,举手投足毁天灭地,被当今皇上尊为上仙。而大风帝国之所以可以远大于其他两大强国,就是因为国师的存在。

    八个国师级的人物还有一个远胜于他们的老怪物,这是什么概念,是他宰父及可以承担的么?或者这是大风帝国可以承受的么?宰父及心中此刻一片慌『乱』,飞速的思考着既定计划的细节。

    看到宰父及不断变换的脸『色』,萧图缓缓问道:“州府怎么了?”

    “哦,呵呵,没事,只是没想到仙师有如此多的仙友,只凭仙师师门一家就足以平定我崇龙大陆了,想到这些本州还是站不稳啊”宰辅及心中稍稍一定道。

    萧图很满意宰父及的变化,看着宰父及轻声笑了笑道:“呵呵,若如此的话,州府大人倒不必惊讶,我那些师兄们,都是求仙了道之人,一般不会离开山门,况且天地之间自有大道存在,一入金丹,世道无缘,仙人是不可以随便扰『乱』世间的,就连贫道我一旦步入金丹之境也是必须离开这里的。”

    “哦,原来如此。”听到这些,宰父及心中稍定,幸好有此定数,要不哪有我等王朝,同时心中亦决定七图之事一定不能留下活口,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让萧图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图看向宰父中兴道:“这些事情徒儿知道便是了,不可仗以横行,也不许向别人提起,”说着手里一晃,手中出现一把长枪,枪头处一片雪白“这是雪鲟枪,是为师取深海妖兽雪剑鲟的长额所制,雪剑鲟虽然只是一级妖兽,但是只有在至寒之地才有,而且速度奇快,不易捕捉,雪剑鲟体形不大,穷其所有也只有这枪头大小,至于枪身乃是百年铁木,此枪轻巧,攻击带有寒冰属『性』伤害,最适合冲锋陷阵,算是为师给你的见面礼吧。”

    “多谢师尊”宰父中兴面『露』喜『色』。

    的确,他应该高兴,一级妖兽虽然只相当于人类先天中期的修为,但是妖兽的先天属『性』却比普通的先天高手厉害的多,而且妖兽不同于普通兽类,通常都或多或少拥有智慧,相对来说也就很难对付多,所以这把枪对于宰父中兴来说的确珍贵。

    “这里有本功法,适合后天境界的人使用,足够你突破到先天之境了”看到宰父中兴接过长枪后萧图继续道。

    “多谢师尊~!”宰父中兴慌忙再次接了过来,心中却暗叫可惜,这本功法对于一般人来说或许是至宝,但是对于宰父家来说是绝对的鸡肋。

    宰父家家传绝学五方破的后四层功法并不是像宰父及说的那样,而是每个达到后天至境的宰父家的人都有资格学到,他宰父中兴半年前已经学到了第十层功法,对于此刻萧图的传授,宰父中兴原本希望是可以得到更高的修炼功法,此刻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不过想归想,宰父中兴的脸上的喜『色』却一点不少。

    “仙师”宰父及道“我儿年幼,功法粗浅,我希望仙师可以把中兴留在身边一段时间,有老仙师早晚教诲,补其不足”

    “这?”萧图虽然有些媚俗,但绝不是蠢人,心中不由的思量起留下宰父中兴的利弊,留下他,身边自然多了一个宰父及的眼线,但是却多了一个传声筒,另外把宰父中兴留在身边无疑就是多了一件护身符“好吧,虽然近期贫道准备开坛大事无暇教导,但是就让中兴在旁观摩吧”一番思量后萧图答应了。

    “多谢仙师”宰父及道“那我先带中兴回去收拾一下,就让他过来侍候”

    “好,贫道送州府”萧图说道。

    “不敢不敢。。”宰父及带着宰父中兴径直出了清风观,向州府方向去了。

    送走宰父及父子,萧图来到自己闭关的地方,屋内只有萧图自己,旁边的房间堆满了萧图收集的各类奇书,萧图不到金丹之境,无法使用道法袖里乾坤或者储物法器,也只能开个洞府,布置些法阵,储存物品。犹豫很久之后,萧图拿出一个小钟,轻轻敲了一下,钟声化作一阵常人无法听到的音波扩散开去,不一会,一个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屋内。

    “密兄,今次是最后一次求你办事”萧图看见来人恭敬的说道,来人面『色』有些发暗,身体隐在黑雾中,不时飘出的点点黑雾,让萧图一阵眩晕,这还是这位密兄无意的行为,要是专心对付萧图,萧图恐怕眨眼间就会消失。

    “你不用这么客气,当年你救我一命,我给你三个机会,这本来就是一个公平的交易”密兄说道,声音有些嘶哑。

    “多谢,此次请密兄在我开坛之时保护我,直到我回到清风观”萧图连忙说道。

    “好。”说完这句,密兄消失在密室里。密兄走后萧图心中稍定,近日萧图总是心神不宁,直到有了这位密兄的保证后萧图才有些心安,喃喃自语道:“希望是我神经紧张吧。”

    州府密室。

    “咳咳..据大人所说,我想萧图的话有问题”伯求那略带病态的话语响起。

    “什么问题”经过萧图一番动吓,宰父及此刻心情依然未稳定,一时还想不到。

    “有两点,第一点和我当初设想的,萧图既然愿意少主留下,就是顾及州大人,想要个护身符。咳咳..第二点就是明知道少爷别有用心,还钦赐宝物,更详细介绍自己师门,恐怕既有拉拢的意思又有借其师门打压大人的意思。咳咳..这两点都说明。。咳。。萧图的话不尽实,他惧怕大人对付他,这么看来要么他的师门来历是编撰的,要么其和师门之间有什么矛盾,咳咳。。以我之见,我们的计划可以进行。”听完宰父及的叙述后,伯求分析道。

    “关心则『乱』,细想的确应该如伯求所说,在我听到萧图的师门的时候有阵发呆,缓过神来看到萧图在轻轻微笑,想来就是感觉自己的目的达到得意的笑吧”宰父及定下心情仔细回想一会后继续道:“原计划不变,中兴!”

    “父亲?”宰父中兴连忙应道。

    “你去家中的藏宝园,把我那套火龙甲拿去吧,有了此甲在身,亮那萧图也伤不了你”宰父及吩咐道,宰父中兴可是他最喜爱的儿子,未来的家族继承人,决不能出半点错我。

    “是~!”听到宰父及的话,宰父中兴眼中一亮后,他知道火龙甲是父亲年轻时冲锋陷阵的宝甲,据说当年宰父家损失了五大先天高手和两万兵马在西部荒芜之地宰杀一条二级妖兽火蟒,从其身上得到大量鳞片,由帝国第一匠师尤庆亲自出手制成此甲,穿在身上刀枪不入,水火难侵。

    “父亲大人。”商量好一切后,宰父中兴向宰父及禀告道。

    “恩?!”

    “我去了,迟了恐怕萧图会起疑心,有消息我会联络九凤楼的凤姑”宰父中兴解释道。

    “好,去吧,行事一定要小心”宰父及道。

    “是~!”宰父中兴一声应允,便出去行动了。

    随着宰父中兴的离开,密室里有恢复了平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